007

图为今年3月,在图博爆发的抗暴运动。

历史上,可能没有哪一次大会,会这样牵动境内外博巴(藏人)的心。这首先是因为历史上,博巴从来没有这么长久地被分隔。对于十多万流亡博巴而言,喜玛拉雅山麓的这边是故乡图博;对于近六百万境内博巴而言,喜玛拉雅山麓的那边也有一个图博,虽然很小,却包容着图博的灵魂。这个月中,在山那边,在达兰萨拉——图博流亡政府所在地,将举行世界博巴代表大会,讨论未来图博的走向,这显然是一个划时代的举措。而在9月初,尊者达赖喇嘛已经宣布,图博问题要由图博人民来解决,图博未来要由图博人民来决定。

身为境内博巴,虽然在强权压制下,不可能像境外博巴畅所欲言,但也希望传达出挣脱恐惧的心声。综合境内几位现代知识分子的意见,认为尊者的决定恰到好处,虽然看似不得已,却是在为未来做更多的准备。未来不管选择走哪条路,都不可能一成不变;不是非此即彼,也不是非彼即此,而是有此有彼,或彼或此,甚至非彼非此……反而使得种种道路都有了交叉、重复的可能。目前,正如尊者所说,以往的和解与退让已经证明是失败的,因此不是博巴愿意不愿意,而是已经不可能在原来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安多某寺院大概有十多个僧人,年纪二、三十岁不等,在今年3月以来爆发的抗暴事件中,都被抓过,被毒打过,有的僧人至今手腕上还留有被军警用铁丝捆绑的伤痕。他们说,尽管博巴历经不幸,生活在没有自由的痛苦中,但作为佛门弟子,还是要遵从尊者倡导的中间道路,以非暴力的方式去争取博巴的权利,无论未来多么艰难,仍然应该继续走和平理性的中间道路。

也有比较激烈的观点认为,最早尊者走让赞(独立)之路,后来逐渐转变,尤其在邓小平承诺“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之后,尊者向全世界宣布放弃让赞,要求的是在中国宪法框架内的高度自治,然而近三十年过去,没有任何进展。既然如此,在如今这个历史关头,就应该重新回到让赞之路。虽然仍需要世界的支持,但最重要的是博巴自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任何民族追求独立都要付出鲜血和生命,我们虽然不愿意流血,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不能幸免的,所以境内外博巴都须团结起来,为这个目标做好牺牲的准备。

有研究中国的西方学人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图博,未来看起来都相当惨淡。但有年轻博巴反驳说,这其实忽视了中共在貌似强大之下隐藏的诸多危机,也忽视了博巴和图博文化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图博问题并不是尊者一个人的问题,也并非有一天,尊者圆寂就会带走博巴和图博文化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尊者会乘愿再来,博巴也会在浓缩佛教精神的图博文化这一精神支柱下继续奋斗。不管怎样,博巴追求自由之路虽然艰辛无比,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惨淡;即使越来越惨淡,我们博巴也会愈挫愈勇。

最消极的观点是,认为无论走哪条路,中间道路也好,让赞之路也好,看似都是摆在眼前的选择,却都是死项选择,因为在中国的掌控之下都难以走下去,只得顺其自然。

2008-11-4,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