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江泽民最后一次以国家主席的身份访问美国,在途中被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告上美国法庭。自那以后,起诉江泽民的案件就接连不断。今年3月,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穷追未受惩罚者”和瑞士法轮功协会在日内瓦宣布将在瑞士起诉江泽民。今年8月,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比利时联邦法院正式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起诉江泽民。德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等国的法轮功学员也准备对江泽民提出起诉。最近,世界各地一百多个团体更筹组了全球公审江泽民联盟。现在我们可以说,起诉江泽民已经成为一桩具有广泛国际影响的人权活动。

不要低估这场起诉江泽民的活动,尽管在眼下我们还未必能把江泽民本人直接送上法庭,但是它表达了人类良心和道义的呼声。作为镇压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已经被牢牢地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有人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确实不对,不过从总体上看,在江泽民主政期间,中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有显着提高,中国的综合国力也有大幅增长,两相比较,江泽民还是功大于过。

不对,完全不对。且不说伴随着经济增长而出现的极其严重的贫富悬殊与社会不公,且不说江泽民犯下的其他罪恶,单单是他镇压法轮功,就已经使他成为历史罪人。希特勒统治时期,德国也一度在经济上取得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进展,但是,难道我们就可以原谅他对犹太人的迫害吗?更重要的是,既然你明明知道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你为什么不反对不抗议?今天我们讲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我们是在讲历史,但是我们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们是在讲现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现在进行时”。我们不仅仅是在对江泽民进行历史的定位,我们也是在对自己进行历史的定位。摆在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面前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当江泽民在残酷地迫害法轮功时,我们作出了什么反应?是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还是背过脸去,沈默不语,抑或是助纣为虐,帮闲帮凶?

我知道,在现今中国大陆,公开抗议是有风险的。我要说的是,就算你不能公开站出来表示反对,你也不应该一味沈默,更不应该随声附和。最起码的,你应该在其他场合说出你的反对意见,譬如在家庭里,在饭桌上,在朋友间的私下交谈中,等等。如果我们做不到勇敢,至少我们必须保持正直。抗争需要勇气,不过,勇气不足也可以抗争。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真正的舆论往往不是产生于媒体或会议,而是产生于家庭,产生于饭桌,产生于朋友的私下交谈。一旦这种私下的舆论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它便会喷涌而出,和原先就公开于地面上的异议者的声音汇合,突破专制的禁锢。在人类争取自由的历史上,有哪一次胜利不是这样赢来的呢?

2003年10月

《法轮功现象》(香港新利东2005年12月出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