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先生的道德文章万人景仰,其中有一点是很少被人提及但又非常重要的,那就是他对法轮功的大力支持。刘宾雁本人并非法轮功修炼者。在老一辈非法轮功的知识分子中,刘宾雁最早挺身而出,为法轮功仗义直言。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早在2000年春,刘宾雁就写下文章“法轮功在文革式迫害中表现了史无前例的勇气”。文章指出:“在共和国历史上过去的30多年来,人们一直通过炼气功来增进健康(气功是一种对练习者非实体能量或气的运动)。有些气功锻练团体被允许成为合法组织,显示出中共并未将它们视为威胁。但是当一些气功组织变得人数庞大而且领导人显得非常有魅力的时候,它们就会被解散。然而像法轮功这样的群体,在短短的几年可以获得几千万的追随者,实在是一个罕见的事物。”

刘宾雁分析了法轮功为什么深受欢迎的原因,一是其治病健身的功效,尤其在国有企业雇员的公费医疗被取消的情况下,人民大大增加了对另外一种健康保障的需求。二是人们对道德与信仰的追求,在社会信仰真空以及缺乏共同的价值标准从而导致道德沦丧的情况下,法轮功以其宗教特性,包括它所推崇的“真善忍”原则表现出巨大的吸引力。

刘宾雁本人并不信仰宗教,但是他非常懂得宗教和科学分别属于不同的两个领域,不能以科学的名义否定宗教。因此,中国政府给法轮功扣上“伪科学”和“反科学”的罪名下令取缔就是完全错误的,是决不可以接受的。刘宾雁正确地指出,法轮功成员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破坏性的狂热,他们的行为是平和,理性和建设性的。中共将法轮功称为邪教的这种抹黑手法是非常荒谬的。

刘宾雁说,最初,当他看到中共使用文革式的迫害手段,动用全部的精神和肉体的武器用来镇压法轮功时,一度也以为法轮功会被迅速地压垮,就像过去各种其他民间力量和社会组织被压垮一样,但是法轮功与众不同,法轮功没有屈服,没有被压垮。这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刘宾雁高度评价说,法轮功“成为中共独裁50年来第一个无法征服的社会组织”。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必将产生一系列社会和政治影响。

两年后,刘宾雁再度撰文声援法轮功。首先,刘宾雁热情地称颂法轮功在高压下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抗争精神。其次,刘宾雁对两年多来,国内没有一个知识分子公开表示抗议和谴责提出严肃的批评,指出,这是“我们整个中国的一个耻辱”。最后,刘宾雁还写道,中共镇压法轮功已是骑虎难下。刘宾雁正告中共当局,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对法轮功的政策,一概按宪法办事,承认错误,赔偿损失,对一切正当的宗教或者是非宗教的集会结社,不再干扰,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这个方案头一个反对的肯定就是江泽民,因而,那怕就是为了给法轮功平反,江泽民也必须下台。”

老一辈知识分子(除开那些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之外),要么受儒家思想影响,“不语怪力乱神”,对超自然的信仰往往不屑一顾,不面对,不研究,不理解;要么受马列毛影响,把宗教视为精神鸦片,纵然不是把各种信仰当成危险的毒草,起码也是看作迷信、落后、愚昧而嗤之以鼻。就连那些在思想解放运动和自由化运动中冲锋陷阵的人,也很少有人能认识到法轮功的正面价值。当法轮功遭到中共当局残酷镇压的时候,他们并不起来抗议,坚定地维护法轮功的权利,那恐怕不只是出于恐惧,那也和他们对法轮功本来就没有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的心理有关。但刘宾雁却不同。读刘宾雁谈法轮功的文章,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他的崇高品质:宽容,理解,心胸开阔,对基本人权的坚持,对他人信仰的尊重,对民间疾苦的敏感,对专制压迫的憎恨,对敢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与强权抗争的人们的同情与敬重。

今天,我们怀念刘宾雁,不要忘记,刘宾雁是老一辈知识分子中挺身而出为法轮功的信仰自由公开辩护的第一人。

2005年12月

《法轮功现象》(香港新利东2005年12月出版)

By editor

《胡平: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有12条评论
  1.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不民主,無法治。沒有民眾授權,沒有合法主權,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非法非法偽政權,從來不是合法主權國家,就應該被推翻。
    合法主權國家,公權力分置,才有三權分立,立法(議會),執法(政府),司法(法院)。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並非現代主權國家,“黨是領導一切的”,“‘公’‘檢’‘法’一家人”,禁止民眾選擇的所謂共產黨“政府”不是執法機構,而是奴役壓迫民眾的犯罪集團。犯罪團伙沒有資格稅收,搶劫民眾的贓款不能稱為稅收,被剝奪一切政治權利,不能自由生活的民眾更是沒有義務認可犯罪團伙搶劫罪行。各色制服的黨衛軍,褐衫隊成員,只是武裝起來的暴徒,從來不是執法者(警察)。漢娜.阿倫特所言流氓“政府”就是如此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只是犯罪集團,不是政府。同理,沒有民眾授權,並非民眾選擇,叫做所謂“人大代表”的演員,戲子,臭婊子不是合法議員,沒有資格代表民眾。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不是立法機構,所謂“人民‘法院’”不是司法機構,不獨立,不公正,不是法院。政法委希姆萊書記管轄下叫做“人民法官”的傀儡,不是法官。
    “公務員”“檢察官”“律師”“解放軍”……循名責實,分辨真偽,未必需要大智慧,但必須具備常識,才有分辨,思考能力。

  2. 無可奈何,於無形而有形,以無為而有為,以至於直白而言,已然降了一擋;不厭其煩,屢屢直白而言,降了幾擋呢?即便層次擋位只是心理感覺,自我要求,並非真實存在,但別讓不才太過為難。只是既然不理解,當然也就無所謂為難与不為難,幫助与不幫助,隨意吧,聽天由命吧。
    什麽是命呢?無從着力,不能改變。

  3. 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但“歸去來兮”四個字是什麽意思?在哪一邊是“去”,在哪一邊是“來”呢?如何才能“歸去來兮”,無所牽絆,一無所係,自由自在呢?不才不知道。
    破額山前碧玉流,騷人遙駐木蘭舟;
    東風無限瀟湘意,慾採蘋花不自由。——柳宗元
    穆勒先生所著,嚴複先生所繙譯《論自由》,嚴複先生前言中對“自然”,“自在”,“自由”論述更爲準確,柳宗元的《酬曹侍御過象县見寄》不才第一次讀到也是在嚴複先生所繙譯《論自由》中,而後才是《柳宗元集》。哦,柳宗元為何遭貶呢?《与太学诸生喜诣阙留阳城司業書》這個才學第一的小鮮肉,居然以助教身份,公開支持學生運動,要求皇上收回成命,朝廷更改章程。

  4. 提醒同道中人,不才條件特殊,不在共匪狗屁“司法”框架之內,所以有恃無恐,同道中人不要与不才比較,引用不才言論,照著不才所說去做,卻是安全的,幾乎沒有風險。將狗屁“罪名”(應該是抗拒反人類的榮耀)讓給不才,由不才承擔狗屁“司法”後果。既然是虛擬網絡思想交流,信息流通,暗殺不才並無影響,毫無效果。斷掉不才網絡,与給不才頒獎類似,只是共匪狗腿子給自己找麻煩。即,“沉潛以克剛,高明以克柔”,不才謹小慎微,保持孤獨狀態,共匪反人類犯罪集團毫無辦法,不才站起來,就是已然獲得勝利。
    其實,不才厭惡任何名利,罪名榮耀尚且毫無意義,“罪”名榮耀當然同樣累贅冗餘。只是朋友們不理解,致使不才不得已,只能點明直白而言。
    說得更深層次些,真正的旅行者只是帶上相機,留下相片,但在人生旅途中,連相機都不用帶,留下任何記憶都屬多餘,本就未曾來過,哪裡需要記憶?(其實如此文辭不才完全可以不說,反正發出來也沒幾個人能看得懂。既然說了等於沒有說,那不才枉費精神,敲鍵盤做什麼呢?猶豫一下,既然敲打出來了,那還是發出吧)
    ——修正,補充

  5. 提醒同道中人,不才條件特殊,不在共匪狗屁“司法”框架之內,所以有恃無恐,同道中人跟在不要与不才比較,引用不才言論,照著不才所說去做,卻是安全的,幾乎沒有風險。將狗屁狗屁“罪名”(應該是抗拒反人類的榮耀)讓給不才,由不才承擔狗屁“司法”後果。既然是虛擬網絡思想交流,信息流通,暗殺不才並無影響,毫無效果。斷掉不才網絡,与給不才頒獎類似,只是共匪狗腿子給自己找麻煩。即,“沉潛以克剛,高明以克柔”,不才謹小慎微,保持孤獨狀態,共匪反人類犯罪集團毫無辦法,不才站起來,就是已然獲得勝利。

  6. 曾在論壇上,一個“朋友”表示支持不才努力,這個“朋友”可以搭順風車,享受自由生活。不才看到了,卻一改常態,忽略如此留言存在;不予答覆,輕視其存在。
    每年三八婦女節,演員,戲子,臭婊子們在人民大飯廳聚餐大聚會,街邊都會一群老頭老太太爲了一桶食用油站街。不才從不主動與之招呼,連最基本的禮節都予以忽略,視之若無物,冷著眼睛過去。倘若被動說話,解釋說明之後,“沒有辦法呀……”不才不等其說完,強忍怒氣,予以打斷——你不想辦法,怎麽會有辦法?
    是的,站起身的人類才懂得“不自由,毋寧死!”從而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寧死不屈,跪在地上的奴婢,牛馬,豬狗,蒼蠅,臭蟲,蚊子,蟑螂……不學無術,不知道義所在,以至於患得患失,畏頭畏尾,當然沒有勇氣站起做人。對牛彈琴,並不智慧,人類与非人類沒有共同語言,人類与反人類只有敵對抗衡。

  7. 敢於站起來了,做到“非暴力,不合作”了,等待時機成熟,共匪偽政權經濟徹底崩潰,民眾普遍覺悟認清“‘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非法偽政權,就該被顛覆,共匪偽政府就該被推翻,而後民眾聚集抗議,示威,只要共匪反人類犯罪組織膽敢動武,必然引發民眾暴力革命,軍隊武裝起義。
    倘若認知不清,方向不明,目的含混,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爲國家,認可共匪偽政府爲執法機構,跪在地上“公車上書”,甘為奴婢,不知以豬狗為恥,那還怎麽做,還做什麼呢?
    表達些傷人的直白言語:避免狗屁閃電罪,墊付罪,沒有條件公開表達真實話,但起碼可以做到保持沉默,拒絕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爲中國,爲祖國,滿口胡柴,不學無術,丟人現眼。倘若不明是非,不知道義,那就是無知;倘若妄圖積非成是,知過補鈣,那就是無恥了。無知無恥,憑什麼要求不才放棄人格尊嚴,予以尊重呢?當然,如此言語並非針對劉賓鴈先生与胡平先生,而是每一個稀裡糊塗的“民主人士”“維權人士”。不才後學,但是欺負一個是欺負人,修理一群,還能是欺負人嗎?

  8. 補充:
    怎樣才是站起來?在法西斯槍口刺刀下,拒行納粹禮;共匪法西斯屠刀下,不認可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刻意忽略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嘲弄譏笑謾罵並非民眾選擇的共匪匪酋。
    怎樣才是“非暴力,不合作”?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即使孤獨一人,即使面臨死亡,依舊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寧死不屈,“捨得一身剮,能把皇上拉下馬。”唾棄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以各式各樣的方式方法抵制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處處打擊叫做共產黨的犯罪集團,攻擊共匪大大小小黑社會頭目。
    故而,認可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認可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團結在以妖孽惡魔爲領導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只能跪著的奴婢,牛馬,豬狗,蒼蠅,臭蟲,蚊子,蟑螂……不屬於人類。

  9. 記不得在哪裡看過一篇文章,講述訓象的故事——同樣是拴住象腳,大象被草繩拴住卻不掙扎。小象被鐵鏈拴住,即使已然皮破流血依舊掙扎,爭取自由,直到放棄努力,不再爭取,長成大象。
    記不得在哪裡看過一部電影,講述捕猩猩的情節——在主角被綁在椅子上,封住嘴,面臨死亡威脅,終於明白籠中猩猩喪失的是自由希望。
    不才沒有惡意,但在自由民主抗爭中,絕非任何一個組織,幾個組織所能完成,而是每一個淪陷區民眾都能明白真偽,有所覺悟,以至於由不合作而唾棄抵制,由唾棄抵制而奮起抗爭。“寧為雞口,無為牛後”,先知先覺提攜後進民眾,正是諸位前輩之人應爲之責。倘若自己尚且思想不自由,無知不能,未有認知高度,喪失希望,懼怕爭取,不敢顛覆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不敢推翻禁止民眾選擇的共產黨非法偽政府,依舊僅僅限於是“聲援”,“口號”,“六四”狀態,毫無長進,那這片淪陷了土地,還有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的未來嗎?
    補充:不要覺得不才不懂尊老,不懂尊重前輩,有自由所以平等,自由思想,獨立人格,不才与任何人平等,不存在年歲,成就,學歷,財產,身高,長相……種種區別。

  10. 與其表示支持抗暴維權,不如一起唾棄阻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
    當然,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紅色納粹佔據區,中國人保持沉默拒絕舉手行納粹禮,拒絕“團結在以希特勒爲領導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都已是“違‘法’犯罪”,表示支持自由法國戴高樂將軍,當然更是“違‘法’犯罪”表現,倘若唾棄第三帝國,抵制納粹偽政府,嘲弄希特勒缺雞巴少蛋的閹黨匪酋,當然更是立刻被拉到大街上“鎮反”的“壞分子”。
    拒服偽朔,是一個中國文人應有的骨氣,請劉賓鴈先生与胡平先生使用正體字記錄文辭,表達思想。如此而為沒有任何風險,且舉手之勞,並不麻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