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昆明与云南作别,其实是应该和凌波微步、六脉神剑的小段及表妹作别。近三年的逗留,我在蓝天白云间穿行,吃过一些野菜山果,喝了很多包谷酒,认识有趣好玩儿的朋友,写下诗文爱恨情仇……生命的意义在于积淀,养育子孙。

我谢,诚诚恳恳的谢,谢过所有。

此刻,我脑子里出现得更多一些的却是小李飞刀。他面前的桌子上散落着很多酒碗,他的左手正捏着一只酒碗,下颌微含,眼白带点血色。

我说,这时和这样的李寻欢不宜作青年的导师,他的多情和沉静,一点都不快意恩仇,人头成为人头而不是西瓜鱼肉韭菜,心底深处的快感就沉睡如墨。

这时,他没有刀,至少你没有看见刀,只有酒和胸中块垒,或者说他只有酒和没有胸中块垒。快哉!此刻他应该是人类及个体最好的朋友。你直需过去和坐下,喊或者说:来几碗酒!

2017年4月28日,旅途中

image1

image2

image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