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3 先锋女作家 黄雯

网络制造

网络制造

网络时代方便了两性间的交往,让一切都变得快捷,同时也炮制出畸形的“怪胎”,这是长期面对网络的男人、女人不曾预料到的,此“怪胎”的现象来源于时常发生的网友聚会,一旦发觉,我避之不及。

说起网友见面,本人被朋友带着饶有兴趣参加过几次,发觉十分的无趣。好多人见面后相互不认识,于是询问对方的网名,你看我,我看你,极为尴尬。有不少熟一点的网友,见了面后又没大没小,腻腻歪歪,很暧昧的模样,彼此你送我礼物,我送你东西的。一旦某个人过生日,网上论坛上跟上一大堆的帖子假模假式的祝贺个不停,每次聚会完后都会回到论坛上大谈聚会后的总结。聚会上的男的不太像男人,女的都象扭捏作态着小老太婆,一派阴气过盛而导致的阳萎局面。

也是怪了,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那些个聚会中的男网友们,都感到同志们处在被阉割的状态,那“玩意儿”是不是搁在家里忘记带出了门。而那些个女网友们,却个个骚得够呛,聚会中闹得最凶,眼神不是迷离状就是索取状,个个看起来就像在家里被性饥渴折磨的快疯掉似的,跑到这聚会中来释放怨气,排泄糜烂味的。无奈这些男网民个个不争气,瞧见女网民“饥渴”状却束手无策,只能暧昧着壁上观,在网络上意淫惯了,真到了聚会反倒“无能为力”了。

这状况一直让我奇怪,让我对网络的畸形功能产生可笑的怀疑,那便是长期处在网络世界的男人和女人最终的变形产物:阉割的男人和性饥渴的女人。

这是叫我反感网友聚会的根本原因,觉得他们相互间厮混即没意义,也没效率,还不如以此打个广告,让一些个正常性功能的男人跑到这个集体中,揪出一个女网民,带回家后操到她满意为止。然后让出售“伟哥”的厂商们,大加推销来救助这些个被“阉割”的男网友们,以便恢复其正常性功能。我想我这个提议,对一个讲究高效率、高投入、高产出的团体来说,是很有服务意识的。这是一项发明,其目的是让人群健康、净化、高质量的存在。

可惜的是不会有人听我的,网民们只能三天两头的聚呀聚呀的,尽是些无用功。我除了捂着鼻子快速离开这些团体之外,再无其他对策了。(文:黄雯)

黄雯

黄雯-微信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