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3

image圣观法师(资料图片)

被武汉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近四个月的圣观法师,目前仍被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看守所,其代理律师周三及周四多次试图会见当事人,但均遭警方以各种理由推诿。其弟子果实法师星期六对本台表示,她首次接到办案公安告知,可为圣观法师聘请律师,当律师提出会见申请,却被以“需要以特快专递方式邮寄委托书”而拒绝,令人匪夷所思。

六四25周年前夕,曾公开评论中国时局的圣观法师在武汉市香格里拉酒店弘法时,被公安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至今已近四个月,由于当局禁止律师会见,外界无从得知圣观的近况。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法师星期三(9月10日)接到一位余姓警察的电话,称可以为圣观法师请律师,却又阻止律师到看守所见当事人。她星期六告诉本台:“9月10日上午9点35分,我的师父在里面的生活状况,他一概不回答,就告诉我可以给我师父请律师。与此同时,我们原计划请的律师中午到的武汉,让我们困惑的就是,当局放话让我请律师,但是我预先请好的律师,刚在我和公安的通话中,已经赶到武汉,却明确了拒绝我们”。

四个月来,一直为师父重获自由而奔波的果实法师说,当局拒绝的理由是手续不齐全:“说没有亲属证明,甚至说没有我师父任何的通知书,我们觉得很矛盾。律师争取让圣观法师直接签署委托书,还是遭到拒绝。看守所把责任推给侦办单位,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到公安局问,又推给检察院,我们到检察院问,又说是手续不齐全。在周旋过程中达成的方法是用特快专递的方式,把委托书寄到看守所,等圣观法师签字”。

记者周六多次致电武汉公安余姓警官,但无人接听。

53岁的圣观法师本名徐志强,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41岁出家。八九民运时,他任职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因参与六四,被羁押约一年;2006年在江西宜春市化成寺担任住持,曾因揭露寺庙体制的经济漏洞、为六四亡魂举办法会,遭两百多名公安逐出寺院。今年5月17日,在香格里拉酒店弘法时与七名信众被警察带走。7月下旬,其弟子果实法师赴台湾寻求宗教界和社运界人士的声援及支持。

现旅居台湾的佛教界人士泽仁扎西堪布,对当局阻止律师会见圣观法师,周六对记者表示:“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不管涉及什么样的罪名,都拥有委托律师辩护的权利。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权利。我们在外面的人对他(圣观法师)的沟通及关心,唯一的渠道是律师。这对圣观法师非常重要,对法律的公正性也非常重要,是构成国家法制的很重要部分,作为律师去见法师,是一个很基本的法律程序”。

果实法师说,她在8月3日获悉师父在看守所内,骨关节炎旧病复发,病情严重,还听到师父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消息,对此发出呼吁:“没有得到宗教信仰罪起码的待遇,我在这里要发出呼吁,希望大家持续关注我师父,因为好不容易请到律师,而律师到了,不让见面,为什么他们(当局)对我们要这么刁难,到底还要把我师父羁押到什么时候,也没有起诉,而且他们没有拿得出什么证据”。

与圣观法师同时被刑事拘留的黄芳梅居士已在6月被检察院批捕,8月18日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其余多人已经获释。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马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