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国籍 | 张心馨

以前 地球长着绿发
睁着蓝眼
有棕色的皮肤
似乎
是个外国人
现在 地球头上飘黑烟
翻着白眼
有黄色的皮肤
好像
是个中国人

并排 | 春树

下午无聊
终于把朋友
一年前送我的诗集
读完了
忧伤悲伤
数次出现
做爱的次数也不少
大师像原野里的兔子洞
到处都是
我甚至还在诗里看到了我自己的名字
还有一个
我曾经好过的人的名字
谁让我们都是诗人呢

朝鲜夜晚 | 春树

在平壤最后一天的夜里
晚饭游过泳后
我和团里的杭州男孩
相约
偷偷溜出去散步看月亮
在桥上
刚呆了两秒钟
就有几束手电筒的光
远远射来
也许还夹杂着警告的口号
吓得我们
掉头就走
边走我边说
好冷
他脱下外套披给我
在平壤电影院门口
壮丽的石柱下面
我们拥抱
惊魂未定
他说:一会儿跟我睡吧?
我让我们同屋去别的房间
这真是血色浪漫
我说,你不要命了?
你以为我是谁?
四周一片漆黑
没有人看到这一对男女
只有羊角岛国际酒店还亮着灯光

世界如湖泊般平静 | 盛兴

群山巍巍倒映在湖面上
城市的楼群倒映在湖面上
鸽子与野鸟倒映在湖面上
飞的和不飞的
街道与花园倒映在湖面上
吵架的小夫妻倒映在湖面上
这生活吵吵闹闹的多么静谧
一个拿着刀追着砍的人倒映在湖面上
阿弥陀佛
拥堵的车辆倒映在湖面上
不久将会疏通,只需静心等待
只有救护车浮出湖面
它拉着响笛拐上人行道
救人要紧

国庆节恰逢家庭战争 | 盛兴

女人哭泣着夺门而出
孩子缩在墙角
酒瓶子倒在地上发出无休止的颤音
电视里正在播放阅兵仪式
刺刀军靴咣咣走出镜头
装甲车履带碾过开出镜头
战斗机喷出彩烟飞出镜头
最后,是国家元首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
他说
我已派出陆海空三军人民子弟兵
去解决你这毫无秩序的家庭生活

学电的 | 简天平

她是一班的学习委员
毕业后我们又成了供电局的同事
某年开重要会议期间她
拉错了一个闸
漆黑了一整条街
恰巧领导的车队正通过
作为反面教材
失去了晋升机会

上个月她病逝
才四十多岁
是我们班里走得最早的那个
很后悔
该鼓励她辞职的
那样
她或许已经开了
一家美甲店

婚姻 | 简天平

拿起被挤歪的牙膏
打开盖子
从底部小心向上推
牙膏的身体又像新买时那样
饱满整齐
这是我结婚二十年来
每次刷牙前必做的功课
只是年轻时
那些总想改变别人的力气
没了

大昭寺前的两个藏族孩子 | 大友

剪刀石头布
三局两胜
谁输谁买冰棒
输了的一个耍赖
另一个追赶他
跑了几圈
两个孩子
突然停下来
双手举过过头顶
对着金身佛
匍匐
跪拜

吃过人心 | 大友

和父亲一样
都是抗美援朝老兵
不同的是
父亲吃雪吃炒面
他吃过人心

钱壮人胆 | 刘傲夫

文学杂志编辑
薪水少得可怜
在金融机构的
妻子面前
自信心从来不足
幸好他还
兼职电影编剧
一年有一两次
工资外的
万元收入
每当收到
汇款的那晚
也是这名编辑
胆子最大的夜晚
他会主动要求妻子
过性生活

2017-04-29 磨铁读诗会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磨铁读诗会-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