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33)

原创 2017-11-06 老虎庙 知无知

《中国人“王看堂”的人生小传》

1

“怕媳妇”还是“爱媳妇”不好那么界定。在人家来说也许就是真怕,在王来说就只是因为爱了,因为爱而忍让,因为爱就百般呵护,因此就看似怕了。这样的观察结果很悲哀不是?
王有大名,却知道的人不多,总是被人叫成王看堂。这个“王看堂”听起来怎么也像是个绰号。为什么?不知道。因为王是二十年前以支援偏远城市工业的名义从南方某地调来本厂的,来时还有一人,那人现已过世,而把那绰号带过来的也惟有那人一个。他是说话说秃噜嘴,失口叫了他王看堂。后来那名儿就传了开来。现在若是要说得清那绰号的就只王自己了,可是他不说,以至于王看堂的老婆也不知晓,因为王的老婆是王看堂来北方以后才认识结婚的……
王是真爱媳妇的。爱到了什么程度呢?老婆对他说:“都二十年老夫妻了,你还这样腻歪,真叫人受不了了。”王的老婆所说腻歪是指王看堂没白没黑地老围着自己,卿卿我我,很是磨唧。王老婆说:“真想有点刺激才好……”王警觉了,问:“什么意思?”王老婆回说:“再喜欢这么着的女人也经不住你这个样儿的折腾,人家耳朵眼儿里都生出茧子来了。”
听出来没有,王老婆的意思是嫌王看堂的爱法太多在嘴上。其实这也不对,王看堂的爱,行动更甚。如果说人家的男人爱是爱在家事全包,做饭、洗衣、拉煤气、修电器,总叫老婆闲着。而这些在王看堂看来其实不足,王看堂的爱自有一套理念——老婆是用来看的,放在那儿,搁着,赏着,老是守着,就算是爱。
王的老婆也和所有做老婆的一样闹过离婚,但是最终不离。也和所有的老婆一样,闹离是为有作嗲的权力,是为拿男人一把,也有为了家庭经济的财权,有的则只是耍耍嘴皮子,图个痛快。王老婆闹离的原由不明,但在外人来看,无论是谁闹离也不该轮她王老婆闹离,王看堂对她多好啊。
王看堂家庭遵循的是男女不平等原则,不是女的不平,而是男,是王看堂。对这个,王看堂的感受是:爽!王说:“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看堂说得是,我的老婆不我爱,谁爱?
王看堂的爱老婆,尽人皆知!

2

王看堂的工种是行车工。行车,就是那种在车间里上空沿着两墙固定轨道往复行走的吊车。没去过工厂的人把那车就叫吊车、起重机。王看堂的工作是每日里几百次把五百来斤重的钢锭子,按地面上工人的指挥,吊起,到炉前,又准确搁置在入炉前的轨道上。上下距离二十余米,王看堂可以准确无误完成那活儿。在技术大比武时,王可以把一根筷子吊起,垂直放入地上的酒瓶子里,是厂里有了名的“准星标兵”。工人则不然,把王看堂的高技术叫了“操星”,说是远距离飞标,“一操一个准儿!”每每听这话,王看堂脸色就变,并不翻脸,只转身离去,阴沉下脸,看情形比骂人一顿更渗。
工人们对王看堂并不造次,把他作了车间里的白领技术员们同等对待,虽然王的文化只在初小水平,做工人之前还在乡下池塘养鱼,去集市上卖鱼,最后也不过数钱时用上点文化,再有喜欢读几本老唐诗,嘴里就常诌几句自己改过的唐诗罢了。“两只老鼠叫啁啾,一行行车过车间……”就是他的杰作。但王有威严,且自天然,这个和工人不同,好象他是干部下放,迟早有大事情等着他。他那威严来自他的沉默寡言。不是说沉默者以示博学,以示尊严,以示不欲么?深藏不露的沉默,就是打击敌人的最佳利器。你只要沉默,定然叫人心怯,叫人胆颤心虚。
但凡你对任何事物不有了解,无言以对,你不妨沉默,对于你的深浅便谁也不知,谁也不晓。王看堂便是。
王看堂的不沉默是表现在家里,只给老婆一人施展。到那时,门一闭,王看堂就只是撒了欢儿地面对老婆一人了。
王看堂的沉默是有了名儿的,王看堂的“怕”老婆更是有名儿,这让王的老婆也在人前挣足了面子,沉默寡言的男人不花心,围着老婆打转儿的人才让人羡慕,王看堂独占了其中两项,你说王老婆还闹离婚是真是假?
工人们却不这样看。说“蔫儿驴咥大活儿。”“会叫的狗不咬人,一旦咬人咬死人。”
对此谗言,王老婆不屑一理。

3

王看堂和王老婆相恩相爱二十年,儿女绕膝,金玉满堂,日子升腾。在厂里,工作上是劳动模范,技术标兵。论人缘,虽说话少,朋友不多,但绝无树敌。每年厂里派工人代表到市里开会,但凡大会小会,就叫王去。厂长说叫王去最合适,大家都忙忙的,王去应付最是安全,不说话不要紧,那还不出事情呢。只要王看堂像栽着个桩子样儿地坐到到会上,大功就算告成。
王看堂算是厂里的人尖儿了,此话暂放不表。

4

春天,厂子的事情像这个季节一样活泛,人事也每每在此时频繁更迭。
从南方调来个副厂长,专抓生产。在全厂职工见面会上,新厂长夸夸其谈,底下的工人爱听不听。厂长就说:“要想把生产搞上去,基本群众是我们的根本依赖,基本群众里的尖子又是我们前进的加力炮,我想认识认识咱厂的劳模都有谁。不妨站起来看看。”
工人们见厂长说得新鲜,就都来劲,“王看堂,站起来!王看堂,站起来……”地吼。
“对,站起来叫看看……”新厂长又一煽火儿,王看堂就半推半就地从远地的一个角落里弯起身来,头却扭到一边,不往上看。“哎呀,是你呀,王看堂呀王看堂,到底是个人物,换了个厂子,人气照旺,二十年不见了,人物还就是个人物!”厂长的话里听不出热冷,叫全厂的工人更听不明白。原来王看堂腿还够粗,厂长都认识!看来蔫人真的不好小看哩。
第二天,有工人来找王看堂。手里提着礼盒儿,求王看堂去厂长面前通融事理。
第三天,来的工人更多,把王看堂的屋子挤得立不下半只脚……
第四天,王老婆就说了:你又不是厂长,你张狂个啥?叫走,一个也不让进!
真到第五天上,直到半晌午也没个人毛儿进门。王老婆觉着蹊跷,就去街上看。街上人倒不少,却没有像要来王家的。不过又都站远了看王家的门。“俺家门里又没有栓狗,俺家老王又不吃人,你们是咋了怪怪地看?”王老婆还真的不习惯了刚刚有些摸样的门庭若市变换了门庭冷落。
“谁敢去?你家可不就是栓着条狗么?可不就是老王要吃人么?”街对面的人如是说,还说是专吃女人。却叫王老婆听听不见,猜猜不透都在说甚。好不容易挨过了漫漫长夜,第二天,王老婆急忙去厂里找要好的姐妹杏儿打探。杏儿见了王老婆就先叹气,叹得那气分明是替人喊冤气。这可就让王老婆揪心不已。“说了,说了也让我心安、心死,心甘,不管是发生了啥事情……莫不是俺家老王,他……有啥事儿?”
王老婆是女人,女人料它事料不准,料想点感情事儿绝不马虎。可不是么,老王是有事了,而且是历史问题,并非现行,按说该是长期隐藏的什么什么分子呢!杏儿爬王老婆耳旁如是一番嚼动……

5

若不是二十年前,王看堂那夜里从行车走出去,到了车间顶上的晾台,若不是那晾台怎么就与车间女澡堂连得那么的紧,若不是“天”上工作的工人都是在那屋顶上歇息,若不是从那澡堂子天窗冒出的氤氲蒸汽,蒸汽里又夹杂着女人们尖利快活地欢声笑语,若不是那澡堂子距离行车工老王歇息的厂房顶上就不过咫尺之遥……唉,还要怪王的性别若不是男人,而是个女人心,他能憋不住就鬼使神差地偷摸过去,去到那天窗上向下,向女澡堂子里窥视……
王是被同班的女行车工们从身后给揪住的,整个一个现行。那时候他正在把自己整个的身子努力探进那只狭窄的天窗里,窗子里一股股的蒸汽缭绕得他眉眼上全挂上了水汽。他拼命地想躲过那汽的干扰,一边还憋着呼吸,生怕那下面白花花的一骨碌一骨碌的肉身们但有一个抬起头来……他不敢想去想了,只有怕,却又无法压制那起自內腑,充斥大脑的欲。他就于那窗的进退两难间,在那外面的黑夜和澡堂子里的光辉两界做着人间最是朴素的阴阳梦幻……
这思想在后来的厂保卫科审讯中做过记录:
—— 你为什么要看女澡堂子?
—— 我是不想来着,却还是看了,控制不了了。
—— 你都看见了什么?看见了谁,就把被看见的女人名字报个名单过来。
—— ……
—— 报呀,我们要找对证!
——妈呀,饶我,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只看见水蒸汽,还有……就是百花花的肉……不,不知道都是谁……
保卫科的人很失望,审又没审出个奸污犯,放又放不下不甘心,有的说都是工友,就饶他一回罢,留个情面好叫他活人。有的工人则说要是看了俺老婆,叫俺老婆又咋人前头去走?再说保不准儿也看了你老婆……保卫科的人争执不休,几近打架。
王的偷看女澡堂事件被闹得满城风雨,后来就有人统计出那夜女澡堂子里大约被窥的女人名单;为此无数个工人回家里审问自己的媳妇是否那夜也在澡堂;也有那夜有不在现场明证的女人得意地在人前炫耀;更有年轻的女工二天上班从车间走过,就有十八双贼眼揣摩着那女身,窃窃私语“有她”、“她没在”、“少不了这个,她正上夜班”;最老的俩女工则早早去了王的父母家里大闹,要求贞操赔偿费,说是自己一辈子还未曾被其它男人看过身子,要看也是俺自己的男人专看……

杏儿的舌头就此爬在王老婆的耳旁如是一番嚼动,从此改变人间乾坤。

6

王看堂的早年过失对王的老婆实在是个沉重打击!难怪人们不再来她家托情办事,难怪人们说自己家是栓了那么一条吃人的狼。她也为此查证过自己丈夫的历史,先是杏儿告诉她说,杏又说是在车间澡堂洗澡的时候听来一耳朵,澡堂洗澡的多了,就都说是轧钢车间传得最热闹,轧钢车间的段长是个老头段长,老头段长说是听工会主席说的,工会主席说是妇联的干部都在议论,妇联的干部说这事不好再传,要查根子你去厂办,王老婆去了厂办,问一个小秘书,小秘书用手指在嘴上一嘘:可不敢再做打探,打探得那么清楚有你什么好?又说生产调度是最早知道的,生产调度又怎么知道的呢?原来生产调度和总务厂长是相好,说是他说的,后来总务厂长就说到此为止,那话的确是我说的,我又怎么知道的呢,还用问吗?你想想,再想想……
王老婆最终想明白了,肯定是那南方新来的生产厂长带来了历史事件。王老婆犹豫再三,没有再作追问,独自郁郁不乐地返回家去。那夜她和老王同床异梦,她想明白的是:为什么王不叫了大名,却叫了“王看堂”。她也想明白了老王为甚对她如此之好……,她想得更明白的是为什么老王要千里迢迢舍弃南方来到北方,可是——他现在该怎么办呢?难道叫他真的要做第二次人生迁徙么?若是不想那么着,只有一个,那就是从此闭口,让事件淡忘它。王老婆就想:这是就就从我做起……

7

明白人看得出来,中国人都有一个一生见也见不着的东西,叫做“档案”。从小时候起,老师就教导大家说,不要在你的档案里落下污点。后来我们就一生里为此小心谨慎。我们的一生旅程就是一个随时激活档案的过程。人非圣贤,岂能无过,老王的失误就在于他生活在这样的土地上,他又极不小心地激活了那个污点。
“王看堂”的名称将继续伴随老王,从虚拟变为现实,从实在又变回虚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必将搅扰他一生!
再说回来:王看堂对老婆百依百顺唯命是从亦步亦趋以至叫老婆痛感腻味的爱或说是“怕”最终换回了老婆的为他名誉的守口如瓶,王看堂总算是有了老婆的回报!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