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塑造得俗不可耐

《南方航空》杂志上
有人写了一篇关于当代诗人的文章
其中一小段提到了我

“为了不被饿死
沈浩波穿上西装
也做了书商
赚钱养活自己
然后写诗”

但我不穿西装
“然后”这个词
用得俗透了

“有钱了
沈浩波换了一家又一家咖啡馆
会着客
泡着妞
写着诗”

这一段写得讨厌
诗人
有钱
泡妞
真他妈恶心

灵隐寺的五百罗汉

那么多张
男人的脸
定会遇到
我的熟人

在其中一尊
罗汉面前
我驻足良久
几个月前
死在狱中的故人
他的脸
长在这尊罗汉身上

笑着
看我
仿佛他的死
是一个玩笑
也确实像一个玩笑
他当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的馆长
把馆藏的名画
临摹
换出
卖掉
这事儿他干了10年
偷了125张名画
价值1亿多元人民币

有钱之后
他对一个男诗人说:
“我们好傻
把青春都献给了文学
你看赚钱多容易
多好的事情”
他想了想又说:
“但是你要,好好写诗
需要钱,就找我”

夜晚的老舍公园

路灯下樱花繁盛
一簇簇如同烛台
公园里静寂无人
老高说前几年格外热闹
晚上八九点钟
站满下岗女工
只要付30块钱
就可以挑一个
去她租的房子过夜
第二天早上
她还给你做早饭
像妻子一样
炸油条和煮鸡蛋
老舍的铜像
在一棵高大的悬铃木下
铜像旁边
是他三部著作的铜雕
其中一部
是骆驼祥子

2017-04-29 磨铁读诗会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磨铁读诗会-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