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粹中,个体往往是不单独存在的,个体价值存在于个体对于集体的归宿中,而这个集体就是作为一个道德、权力、正义源泉人民意象。个体的他者,变成了他们,成为敌人。在这种己方人员从个体融入集体,泯灭为集体的一份子过程中,完成了对于个体的行动指导指南

一、前言

民粹主义在当今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也是一个现代性的话题,古代也并不一定没有类似的这种社会思潮,但是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来说,民粹主义是现代的。在各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我们都可以找到他的影子。

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历史以来就是一个民粹主义很严重的国家,包括现在也是这样。人人都在说民粹主义,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但是民粹主义究竟是什么?它的特征是什么?它的危害是什么?往往更多的人是语焉不详,自己想不明白,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意义就在于我们去想清楚,去说明白。

至于上一篇文章的下半部分,也只能是等到下一次我再写了。

二、民粹主义的背景

民粹主义,发源于一种社会情绪,这样的情绪往往会一直在人类

社会中存在,但民粹主义真正成为一个政治运动,往往跟它所处的外在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民粹主义普遍会存在两种很典型的外在环境:一是比较严重的社会危机;二是国民普遍性不满。一些涉及到大规模群体的政治思潮,往往都起源于这样的一个背景。危机和不满往往是很多政治变革的起源,民粹主义在这一点上面和这些政治变革没有什么两样。

民粹主义,往往是作为一种社会分裂对立的产物而存在,这种对立可以往往简单、同一的区分两个二分的对立面:一个是民众,一个是精英(这里的精英只是从世俗层面上使用)。这样的社会,往往会存在很大的社会分化,这里的社会分化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认定:一个是政治分化,即认为政府不代表民众,政府只是精英的一个阴谋;第二个就是阶层分化,经济收入的差距鸿沟,社会阶层的固定,使得所谓精英和人民,在外在的物质上就显示出了巨大的差距,而这样的差距就使得这种二分对立社会观往往就存在天然的情感趋同性。

民粹主义本身是不稳定的,具有多重特征,民粹主义也从来没有形成过自己独特的政治系统理论,往往更多时候处在不断的变迁之中,伴随着其他社会政治意识形态而存在。

三、民粹的意象

1、“人民”意象

人民在民粹中,是一个核心的意象。民粹往往以某一部分的群体

为一个中心,以这个中心的某些特征,形成人民的外延,这就使得民粹中的人民,往往具备着一种封闭性。你比如对于贫民而言,地主就不是“人民”;对于本国人而言,移民就不是“人民”。

在民粹主义中,人民被道德化、单一化、封闭化、同一化,并形成一个至高的意象。这个意象往往会是道德的源泉,也是公平的源泉,是正义的源泉。民粹对于人民的界定,往往并不是从谁是人民开始,而是首先认定谁不是人民,通过对人民对立面的排斥完成对于人民的认定。人民意象作为理论力量源泉,也作为现实力量源泉,这就使得民粹主义具备很大的乌托邦思想

2、“集体”神话

在民粹中,个体往往是不单独存在的,个体价值存在于个体对于集体的归宿中,而这个集体就是作为一个道德、权力、正义源泉人民意象。个体的他者,变成了他们,成为敌人。在这种己方人员从个体融入集体,泯灭为集体的一份子过程中,完成了对于个体的行动指导指南。

同时,对于非人民群体认定排斥,个体他者的甲乙丙丁,幻化成为人民意象的敌人,这种甲乙丙丁在民粹主义的这种幻化中抹杀了差异性,而以一个人民对立面的模糊性而存在,这个时候他们就以一个整体站在道德、力量、正义的对立面。而这种模糊性的敌对整体和道德化、同一化、正义化的人民意象,就成为民粹主义在二元对立社会论中的敌我双方组成元素。

简单化、阴谋论、对立二分化、人民意象化、意象至高性、非人

民模糊化,这些往往就构成民粹主义比较重要的特征。简单化,模糊化,这种对于群体差异性选择性标准的态度,使得人民和非人民呈现出很多不理性的特征。而对立二元化,则是把整个社会群体看成是一种善和一种恶的对抗,现行机制往往是模糊化的“非人民”构建的一个阴谋。

通过首先否定什么不是人民,来定义什么是人民,这就完成民粹对于自身的集体意象的建设,敌我区分、善恶区分,从而就把道德、正义、力量源泉赋予了“人民”这个意象。

四、民粹的反叛

民粹首先是起源于一种社会的普遍性愤懑,所以对于精英的阴谋论,对于政客、官僚、体制的深度不信任,则容易通过对这种对于现状的反叛而产生。民粹主义倾向于否定代议制民主,否定法制自由,否定程序正义,同时由于社会危机和普遍愤懑,投之于简单化、单一化、道德化、正义化的人民意象。比如我们常见的—“资产阶级的虚假民主,社会主义的真正民主” ,这就是我们常见的一种极富民粹主义色彩说法,可以自己感受一下。

民粹主义更加倾向于对现有的直接反叛,这就使得民粹体现出民主体制外的暴力与民主体制内的反程序。在没有代议制的情况下,民粹往往体现出暴力、极端的特征,比如19世纪俄罗斯的民粹主义就演变成为了恐怖主义—“凡是有利于俄罗斯的,就将有利于沙皇,

只有把俄罗斯毁掉,才能够最终毁掉沙皇”;而在有代议制情况下的民粹,则会体现出他们反程序的特征,比如查韦斯就通过公投,认定自己的总统任期是终身。

民粹一直在倡导的是与民众的直接连接,而这种直接连接,往往就使得他们视法律限制、权利制衡、代议民主成为一种精英的阴谋,而所谓精英者,则天然是和人民意象对立的。民粹主义反对程序正义、法制下的自由、选举政治,因为认定这些具有太多的政客色彩。所以民粹往往呈现出一种反政治的特点,但民粹对于现实的反叛,又使得它又不得不成为政治,最终民粹就成为对于自己背叛的一种新的反叛,成为一种反政治的政治。

一旦民粹成为一种反政治的现实政治,它就需要形成自己的组织,而这样的现实组织和动员,往往使得民粹更加需要一个具备人民意象的特征的一个个人魅力型领导人,即民粹中的克里斯玛型领导(参见马克斯·韦伯的定义)。克里斯玛可能来自民粹,也可以是民粹臆想的一个“非人民”阴谋的敌人,比如俄罗斯村社民粹主义就把这个人定义成一个好沙皇;中国底层百姓就定义成一个人民大救星。

这样的一个克里斯玛型领导人,他组织了民粹,也成为人民意象在现实政治上的一个意象投射体和终极执行者,使得这个克里斯玛型领导人成为了人民意象的现实具体实体。这就又一次呈现这样的一种悖论,民粹反对集权,主张人民至高,但是自己最后也成为克里斯玛型领导人的极权。民粹主义一直简单化政治,一直摒弃代议制民主,认为这种民主是精英的阴谋,而主张直接民主,但这种超脱于其他人

的克里斯玛型领导人,同时也集中了人民的道德权力和现实正义权力,则使得这种直接性民主很容易最后成为克里斯玛型领导人一个人的民主。民粹主义的反政治,最后也变成了民粹主义自己的终极政治。

同时民粹主义把人民意象的过多力量集中在克里斯玛型领导人身上,往往就造成克里斯玛型领导人之间的权力争斗,而这种争斗就容易变成民粹队伍的分裂。反对法制、程序正义,就使得民粹显示出更加容易被人操控的特征,这也就呈现出民粹的易变特征。

五、无所不在的“民粹主义”

1、民粹的起源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民粹应该只是一种存留于前民主时代国家,或者一些不发达地区才会有的现象,但是并非这样,民粹主义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也存在,只是情况严重与否的问题。民粹主义一直以来,仅仅是作为一种多变的意识形态存在,它并没有一个系统的理论形式,甚至你往往都很难准确的定义它,并没有从一而终的政治主张。在这一点上,民粹主义更像是一个寄生病毒,除非有其他的政治宿主,否则它往往很少独立的存在。

关于民粹主义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我个人的观点是:—“民粹主义起源于卢梭,起源于法国大革命。”但是它又不是一种对于卢梭、法国大革命政治观点的简单重复,而是吸取了其中对于“单一人民意象”的讴歌,把它道德化权力化正义化。将这种“单一人民意象”

抬高到超越一切的至高程度,往往是所有民粹主义的特征,同时也融合了一些政治乌托邦的浪漫主义。

2、民粹的成型—俄罗斯

民粹主义真正成为一种现实的政治思潮,还是要从俄罗斯开始。在1812年反对拿破仑法国战争中,一些俄国贵族军官参加了国外的远征,一直到1815年打到法国巴黎,这个时候他们发现敌人所宣扬的理念,竟然是在俄罗斯最为缺少的。回国后,他们成立秘密的组织,试图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去实现法国大革命的这些理念。1816年,第一个秘密革命团体——救国协会(后改称祖国忠诚子弟协会)成立;1818年,成立了新的秘密团体——幸福协会;1821年,在图利钦成立了以P.I.佩斯捷利上校为首的南方协会,在圣彼得堡成立了以N.M.穆拉维约夫上校为首的北方协会。1825年11月19日(俄历的十二月),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突然去世,十二月党人决定提前在尼古拉一世继位之日,由S.P.特鲁别茨科伊公爵领导起义,最终起义失败。十二月党人在俄罗斯历史上的影响很大,自十二月党人之后,俄罗斯暴力推翻沙皇层出不穷,而且越发的走向底层,同时形成对对于俄罗斯农村、俄罗斯农民的一种道德化、正义化、力量化的崇拜,认定这才是俄罗斯的未来。

在俄罗斯民粹主义的发展中,还有两个关键人物是赫尔岑和车尔尼雪夫斯基。其中赫尔岑对俄罗斯民粹主义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一下这些方面:—“对自由民主的不信任;对于俄罗斯农民的忠诚和讴歌;对于革命组织献身的理念····”。1874年俄罗斯民粹派发起了一场“到

人民中去”的运动—“主张青年学生从城市到农村中去,那里才是真正的俄罗斯”,很多希冀俄罗斯能够有一个更好前途的青年学生去了,但是他们下去之后,很快就发现了问题:“1、他们讴歌的俄罗斯农民对于民粹派的主张兴趣不大;2、政府开始镇压民粹派,往往是通过俄罗斯农民的帮助”。理想上的冲突和现实的处境,使得俄罗斯民粹派很快从一种浪漫主义运动很快的转向成为了一种恐怖主义运动。最终成立了一个“土地与自由”组织,致力于恐怖斗争,刺杀政治人物,认定只有坚决毁掉俄罗斯,才可能毁掉沙皇,让俄罗斯从中得到新生。而最后从这个组织中分裂出来的“人民意志”组织,在1881年杀死了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而新沙皇即位之后,运动领袖被逮捕、审判、处死,这也代表着纯粹的民粹主义运动,在俄罗斯告一个段落,但民粹主义对于整个俄罗斯政治思潮的转向,起到了极端重要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共产主义在俄罗斯上台的先声。

3、民主下的民粹主义—美国

民粹主义也并不全都是在不发达国家存在,在成熟的发达国家中,也曾经涌现过很多具备民粹主义特征的政党。

美国比较经典的一个民粹主义政党就是人民党,美国虽是两党制,但是历史上也存在过其他政党,也曾有个人独立竞选人竞选总统。1892年,美国人民党在奥马哈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人民党的成立和美国内战之后分化增加,社会的对立也存在很大的关系,从人民党的竞选宣言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政治主张:—“国家的政治、道德、法律都处在堕落的边缘,政府完全成为了一个腐化的场所,而公共舆

论对于这一切沉默不语,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只产生了两个阶层:流浪汉和百万富翁,而人民就是流浪汉”。当然最后人民党的总统竞选也没有获得什么成功,但从宣言来说,已经是具备了大部分的民粹主义的色彩了。

美国的民粹派往往呈现出地域性、特殊阶层性等特征,比如在1876年至1884年成立的美钞党(greenback party),曾经获得过1878年全国大选14%的选票。同时期还在南方州存在着德克萨斯联盟,要求废除原有的信用贷款制度,也曾经在南方州竞选中获得很大部分的支持。美国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民粹主义政治团体和政党,限于篇幅在这里我就不一一列举出来。

另外还有一些加入民主党、共和党的民粹主义者,比较典型的就是路易斯安娜州的休伊·朗,以及阿拉巴马州的华莱士。后者可能很多人都比较熟悉,美国历史上有名的联邦出动国民警卫队保护黑人孩子上前种族隔离学校,就是因为华莱士,而华莱士最主要的选民就来自于阿拉巴马的乡村白人。

4、民主下的民粹主义—欧洲、拉美

南美洲也是一个民粹主义泛滥的国度,大家比较熟悉的民粹主义就是“庇隆主义”,也就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中艾薇塔的老公始作俑的。其他比较典型的包括已故委内瑞拉总统的查韦斯。

在欧洲,也有一些比较典型的民粹主义政党。比如欧洲的极右翼政党往往就是民粹主义,他们着力于塑造底层民族共同体,敌视外来移民和其他人种,比如02年法国大选中差点当上总统的“国民阵线”的勒庞就是其中之一。其他欧洲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就不一一举例了,坚持本民族纯化,反对外来移民的极右翼,多半就是民粹主义政党。

六、作为依附的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很少作为单一政治主张而独立存在,在现有的西方代议制民主中,也经常可以看到有民粹主义的影子。在一定程度上,民粹主义其实是人类很难避免的,民粹主义能够造成多大的危害,往往取决它能够有多大的空间。

民粹主义倡导集体主义,因为塑造人民意象本身,就不能够是个人主义,而往往很多极权主义中,就隐藏民粹主义的影子,比如法西斯主义、列宁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极权主义的“人民”概念,往往也是通过“非人民”的确认来树立的,我们可以经常看到极权主义国家最常见的一个罪名就是“人民公敌”,“反革命”也是同理,他们通过对于共同体的排除来完成共同体的打造。

民粹主义作为其他独立极权政治意识形态的的伴生物,他们往往参与了政治极权主义。但从独立意识形态而言,作为一种由人类情感出发的朴素意识形态,很难说民粹主义先天性就是罪恶的,但是往往也因为这种朴素,这种情感,以及和其他极权意识形态的结合,造成极端严重的后果

七、民粹主义何解?

民粹主义很难说是像其他极权主义一样,成为人类的癌症。其实所有的极权主义刚出现的时候,往往都是迷人的,而不会像它之后展示的那样恐怖。民粹主义更像是人类的感冒,如果国家“政治体质”好,那么这种感冒并不会造成多大的问题;如果“政治体质”不好,则是小感冒也会大致命。真正能够抑制民粹主义伤害的,还是现有自由主义的主流政治意识形态。

1、法制

法制是抑制民粹主义危害最大的武器,民粹主义往往都呈现出“反法制”的特征,认可单一人民意象的至高性,而最终把这种人民意象的现实意志又投射到一个克里斯玛型领袖身上,这就注定了民粹本身的易变性和无契约性。本质上来说,民粹主义是一种人治,这种人治发展好的时候,往往会造就民粹主义的蓬勃发展;发展的不好的时候,就成为专断独权的灾难,而后者居多。

2、消极自由

消极自由是现代自由主义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也就是个人权利的“自留地”,免于干涉自我自主的权利。所有的民粹主义基本上都呈现出集体主义的特征,个人只有融入到这个集体中,才能够体现他的真正意义,就正如现今中国语境中要求你融入“民主人士”的集体中一样,不然你就是自甘奴、五毛、圣奴隶。而这样的融入,往往就意味着个人消极自由的放弃,没有了个人消极自由,就不会有个人自由,个人往往就会任由集体主义强权蹂躏。

3、程序正义(广义)

程序正义本质上也是法制的一部分,但我这里的程序正义,还包括权力的分权和制约。在民粹主义的权力观中,只有“人民意象”才是最高的权力体,由于“人民权力”的至高性、正义性、道德性,就使得不可能还存在对于“人民权力”的制约,人民权力本身也不可能被分割。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样的单一人民意象往往就成为了一个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怪物,但是人民意象在现实权力中,往往只能够作为一种理论意象而存在,它缺乏在现实政治中的实体性。

而这样的一个缺陷,则会通过人民意象对于民粹主义中克里斯玛型领导人的投射,集中到一个克里斯玛型领导人,或者相类似的一个领导群体上。而这最后,往往就会造成一个出自于人民意象,最终成为民众本身敌人的新极权。

4、代议制民主

民粹主义,包括西欧民主国家中的民粹主义,往往都会呈现出一种反代议制民主的倾向,而倾向于直接民主。因为民粹主义的权力正当性,权力源泉必须投诸于单一、直接的人民意象,一旦利用代议制,往往这样的单一、直接、道德的人民意象就会受到破坏,就会通过代议制这个程序,展示出人民中存在的分歧,以及破坏原有人民的道德同一性的浪漫主义。

同时,由于民粹主义中人民意象的至高性,就使得离这个意象越近,越容易获得权力的道德正当性,也越能够激发参与者的热情,完成民粹主义本身反政治的任务。如果通过代议制,那么民粹主义本身

的反政治、反体制,精英阴谋论,往往就会得不到意象的满足,它会重新的陷入政治,陷入体制,陷入精英的阴谋,这种情况下的民粹主义,往往就在完成对于自身的自杀,而代议制民主就是那把匕首。

5、社会融合

以上这些,都是从机制上来谈论我们应该怎么避免民粹主义的伤害,我在开篇时说过,民粹主义是产生于危机,产生于普遍性不满的背景。只要有这样的土壤,民粹主义就会存在,因此解决这样的问题,才能够从真正的避免民粹主义的伤害,这就和所有的极权主义都是通过危机而产生迷人的面孔获取权力一样。

民粹主义往往产生于一种二元对立的社会物质现实和世界观,我们可以看到,越是阶层分化严重,固化严重的国度,往往越具备民粹主义的土壤。所以加强社会阶层的融合、中间阶层最大化、阶层流动性加强,才能够消解民粹主义的土壤,而俄罗斯、中国、拉丁美洲民粹主义往往产生严重后果,和这样的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

八、后记

民粹主义是一个大家都在谈论的话题,但是很多人其实并不太清楚民粹主义是什么,是不是只要含有“人民”字样的就是民粹主义呢?未必。

民粹主义这种人类思潮,原本发端于人类对于平等的渴望,对于弱者的怜悯,对于未来的希冀,所以藉由一些社会危机和普遍性愤
  
社会情绪,民粹主义往往就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兴起。在一定程度上,只要这样的外在条件存在,人类就不可能禁绝民粹主义,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民粹主义的出发点正义。

但民粹主义呈现出来的种种特征,对于克里斯玛型领导人的刚需,同时人类近代历史上的种种极权,往往都表现出了民粹主义的特征,这就是阿伦特《极权主义起源》中的流氓者和知识者对于现实的愤怒和背离。而民粹往往最终把这种单一人民意象落实到了一个克里斯玛型领导人身上,呈现出极度背离人类理性的现实,这也就是民粹主义结果的悲剧。

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并不一样,极权主义往往是利用民粹主义,极权主义的诸多极端特征,往往使得他们不可能在现代法制民主政治体制中存活。而民粹主义则往往因为民主社会本身存在的种种危机,要么会以民粹主义政党的形式在民主社会中存在,要么就是以民粹主义个人的形式在民主政党中存在。

民粹主义是人类无法避免的感冒,但是我们做好文章后提到的这些元素的话,我们就可以让这个感冒不至于致命,这就是我写这个文章的意义。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