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家驹的天空永远高烧……

Share on Google+

黄家驹“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海阔天空】

如果说世间真有绝唱,无论对黄家驹还是他的Beyond乐队都是,一个冥冥中等待的结局或暗示。结局就在九三年的六月,当他唱完这首《海阔天空》便在同年同月的最后一天随鹤仙逝。

在他死后的一次演唱会上,当黄家强的泪音重唱此歌,全场齐唱所有人失声痛哭——我相信这世界一切皆会假,唯独观众的眼泪真实。

相比一个主义的仙逝一晚上便被人遗忘,尽管我们的主义控生们曾热血沸腾的指天为誓山呼万岁万万岁——然这首《海阔天空》被世人续唱了二十年并且,仍在续。

但Beyond的兄弟们的确不喜欢他们生活的那个主义,就像过往的文艺英雄们都拒绝并批判甚至彻底否定他的年代和他赖以生存的所谓世情和叽叽呱呱的所谓成功就是艺术的妥协或曰妥协的艺术——如果我们的世界还有幸存的文艺英雄的话,哪怕这是一个养不活俗世英雄的年代,哪怕这个年代一贫如洗。

“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一个主义穷其所有都没做到的,一支乐队甚至一个逝去的音乐人做到了——因此我从不怀疑上帝的公正,就像本人同样坚信上帝的讽刺是伟大的,尽管老人家时不时送个喷嚏或打个哈欠。

直感觉每次聆听《海阔天空》都是绝唱直到家驹的最后一次,直感觉这首歌开始如低沉的水缓缓流淌既而渐入佳境最后竟发觉整个世界都在燃烧——家驹的天空永远高烧。

2017-04-04美兰湖之晨

阅读次数:3,0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