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129我的朋友
你把人生走入一个无理数
进入无限的虚无,而从不循环

像一条亘古的蛇
把天空星星的秩序引入混乱
从此,流浪在地上生根
故乡,就隐藏于那墨黑的幽暗

这一条蛇
像十亿个欲望,千万座火山
钻入华夏女人的肚腹
怀孕出谎言的后代

雨,像圣灵降临
肉体的土壤若没有
来自天空的浇灌
那么,就只有死
甚至,死也是肮脏的
死也无法完全的腐烂

就只能像漂流的木头
行走的肉,让活着也成为
一种生命无法承受的严重的负担

当古蛇从大地上腾空而起
成为龙,成为图腾的时候
神州,就被束缚上了人所无法挣脱的锁链
我们不能在神的心意里航行了
从此,在肉体的欢愉里
陷入无限的深渊

没有人点燃自己的头发
把自己变成火把
如果没有恩典之光
黑暗将永远是黑暗

若凤凰涅槃
是基督在现象里或梦中
对神州大地的一次预表或显现
就让我们从此不在地上用肚腹爬行了吧
让我们首先乘着神鸟在灵里真正飞跃起来

让人生的无理数
因着恩典不再无理
让光,牵引着我们走在像π一样
寄居的风景里,歌唱未来
平安,而平安

注:写在受洗四周年纪念日,另外也送给我的诗人朋友曾德旷。
愿德旷兄的生命被光照,走出人生的困境。此诗灵感来自德旷的诗歌。

2017年6月1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