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阿信 阿信微言

李欣恒、孟思丽

我所在的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连续两周为在巴基斯坦被IS杀害的中国90后基督徒李欣恒、孟思丽姊妹祷告。昨天王怡牧师在讲道时引用现任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的话:“一个没有殉教士的教会,就是没有耶稣在他们中间同在的教会”。

王怡说:李欣恒弟兄是中国90后基督徒学习的榜样,因为他们听了主耶稣的道,就去行了。

李欣恒弟兄24岁,孟思丽姊妹26岁,都处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从我看到的资料,在李弟兄出去宣教之后,他的妈妈还在念叨儿子出去宣教了会不会谈恋爱。

我看到孟思丽姊妹的一张照片,她就像我们教会一个普通、爱美的姊妹一样,身穿白色的T恤(上面印有黑色的外文)、留着齐肩的长发、两只漆黑眼睛,纯净里还带着一丝调皮;鼻子大大的,嘴唇微微翘起……

如果在我们秋雨之福教会,他们就是普普通通的弟兄姊妹。王怡牧师说,他们也许要接受牧师的婚姻辅导,也许会参加神学培训;但这也是我们教会不配有的弟兄姊妹,因为他们听了主耶稣的道,就去行了,他们把房子建在磐石上。不像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把耶稣的道留在口上。

李欣恒、孟思丽两人遇害之后,媒体、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批评。不管这些评论如何刺耳,在基督教宣教史上其实都屡见不鲜。我这里从一个基督教传教史研究者的角度,和各位讨论,也为李欣恒、孟思丽两位殉教士申辩。

一、他们的行为是深思熟虑,还是被人“忽悠”?

这两个人,李欣恒24岁,孟思丽26岁,从有些世人的角度看,他们的确是涉世未深,被人洗脑和“忽悠”,鲁莽行事,不仅白白丢了性命,还给自己的国家带来了麻烦。

但从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孟思丽姊妹的微信个性签名是:“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取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是足矣。”可见她非常清楚她的行为有多么危险,也心甘情愿做出牺牲。

从宣教史的角度去看,他们去往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宣教,那是巴基斯坦最为动荡、敌视基督教的地区之一。行前,他们不可能不认真预备、深思熟虑、权衡风险。差遣他们的韩国教会也不可能不预先仔细地告诉他们风险。

中国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要差派英国的年轻人去往当时还没有对外开放的中国内地传福音。他总是对那些来申请的年轻人详细说明可能面临的风险,告诉他们:

自私自利,喜欢安逸的男女,决不能替基督争取中国。凡不准备劳苦,克己,并忍受许多挫折的人,对于我们的工作,不会有多大的帮助。总而言之,我们所需要的男女同工,乃是时时刻刻,在一切事上以耶稣,中国,及灵魂为第一的人,就是自己的生命也只可看为次要的。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女子,越多越好。他们的价值远在精金之上。

那是1860年代的中国,一个封闭落后、极端敌视外国人的中国,戴德生不仅要把许多的英国男青年,而且还要把英国很多的妙龄少女,送往中国内地。这在很多人眼里无疑是诱骗无知少年,引人入歧途,领人送命。

当时有报纸评论说:“戴德生先生不是骗子,就是疯子,但他不太像是神经失常的疯子。他和他的同人,若住在中国的疯人院,要比住在上海安全得多……”

李欣恒弟兄、孟思丽姊妹,他们深思熟虑的行为被人看为轻率,被忽悠;他们放弃安逸、舒适的生活被人看为鲁莽;他们摆上年轻的生命,被人讥讽,看为“麻烦”;然而这是他们该得的报偿,因为在他们以前的宣教士,人们也是这样对待他们的。

二、他们是一时冲动,还是勤勉、合格的宣教士?

从两人殉道之后,他们服务的巴基斯坦的朋友的叙述来看,他们是勤勉、合格的宣教士。

他们去往巴基斯坦的语言学校,为了更好地给当地人传福音,认真学习乌尔都语,去当地人家中和他们的孩子玩耍,一起看电影、聊天,教他们汉语,这些都是宣教士的日常生活。他们不单传福音,还践行圣经中“好撒玛利亚人”的传统,做让邻居和社区都喜欢的好事。他们被IS绑架时,有当地人因为保护他们被打伤,说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敌视他们,也有许多人因着他们的行为喜欢他们。

他们和那些来中国传福音的外国传教士一样,都是耶稣合格的工人。

三、他们是去“宗教骚扰”,还是践行宗教和信仰自由?

环球时报说:“按照当地人的理解,他们的行为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最多只能说他们的行为在部分当地人眼里形成”宗教骚扰“,在另一部分人眼里则明显不是。不严格逻辑,以偏概全是环球时报的一惯作风。

在我看来,他们践行的其实是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当然包括传福音的自由。基督教是普世宗教,《马太福音》里记载,主耶稣复活后,命令他的门徒说:“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耶稣还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失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中国很多人,其中也有我的一些好友,他们不喜欢基督教的这种主动精神,觉得受到“侵略”和“冒犯”,乐意谈论“不被传教、不被骚扰的自由”,觉得受到“侵略”和“骚扰”,因为他们不明白和中国传统不同。

中国文化乃民族和地域文化,而基督教是普世价值,真正的天下一家。而且他们并不真正明白和喜欢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不知道没有传教的自由,信仰自由其实无从谈起。

没有信仰自由,就没有健全的民间社会。他们所喜欢的自由、民主其实就没有坚实的根基。

而且,即使从中国传统来看,李欣恒、孟思丽两位年轻人的行为也符合孔子所说“仁”的传统:“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他们同样符合王阳明先生“知行合一”的教导。他们信仰基督教,耶稣告诉他们“凡听了我的话就去行的,就好像一个聪明人,把房子建在磐石上”。

他们听了,就去行。而不像许多的中国人言行相隔万里。因此王怡称赞说他们是中国基督徒学习的榜样,诚哉斯言!

四、差遣他们的韩国教会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李欣恒、孟思丽两位年轻的生命殉道,给他们的家人、朋友带来伤痛,给这个世界带来了“麻烦”,作为差遣他们的韩国教会,受到批评,这也是他们该得的。如果这些批评,有助于改进安全措施,我认为非常好。

但是,从宣教史的眼光来看,他们对两位宣教士的被杀没有一点责任,心里也不需要有负担。因为真正差遣李欣恒弟兄、孟思丽姊妹去巴基斯坦宣教的不是韩国教会,而是上帝。

真正要对两人宣教士的死负全责的,是上帝本人。

容许我再讲一讲中国内地会成立的故事。在建立中国内地会前夕,有一段时间,戴德生知道神要使用他建立一个差会,带领一帮年轻男女,传福音给中国内地。但他顽强地抵挡这个呼召,因为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听到一群杀人如麻的中国暴徒呐喊厮杀的声音,看到一个英国青年被拖出衙门,双手反绑,衣服撕裂,竹鞭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他身上,他眼中流露的恐惧、哀恸,放佛在对那个欺骗他,使他沦落此地,被神遗弃,与神的爱隔绝的人控诉。

我又看到一个来自米兰市的妇人痛哭流涕地把她的孩子埋葬在中国一个偏远地区的坟墓里。

我又看到一些做丈夫的,因饥饿困乏而面黄肌瘦、唉哼痛苦,绞着手呻吟道:

“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哦,为什么戴德生要欺骗我们?”……

这个压力比山还大,催逼他像约拿那样逃避神的呼召。直到有一天在柏来顿海边。神启示他:

如果神赐给我一批人到中国内地去,而他们也真的去了,即使他们将来都饿死,也不过直接上天堂而已。假使只有一个中国人因他们的工作而得救,不也值得吗?

如果我顺服主,责任当然在祂,而不在我!

孟思丽姊妹的微信签名是:“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来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是足矣!”她和戴德生牧师同感一灵,得到同样的呼召,到未得之地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殉道士,没有做出顶天动地的成绩,很快就会变得默默无名。但在天上,她是主耶稣最心爱的孩子,因为和李欣恒弟兄一样,他们是真的相信耶稣,真的相信神是全能的,真的相信“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已经赐给我了”。

因此他们虽然在青春妙龄殉道,但他们其实已得着永远的生命、奖赏和冠冕,在天上。

愿上帝亲自安慰李欣恒弟兄、孟思丽姊妹的家人,抚平他们的伤害,释放他们教会牧者的压力,让他们刚强壮胆,继续他们的天路历程。愿神藉着李欣恒弟兄、孟思丽姊妹的榜样,激励中国教会!

“义人虽七次跌倒,也必站起。

阿信,2017年6月19日

阿信微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