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由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导致了严重的社会不公,普通民众几乎没能享受到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好处,他们创造的财富绝大部分都让既得利益集团掠夺走,社会阶层迅速分化,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怨不断加深,官民冲突此起彼伏。在官民日益对立的严重政治生态下,为了维护权贵利益集团的利益,中国形成了一个强化控制社会高度打压民权的“维护稳定”体制,“稳定压倒一切,一切都要给维稳让路”。维稳体制的主要特点是以全体公民作为假想敌,对一切可能危害到一党专政统治的思想、言论、信息、事实进行监控、封锁和压制。

北京奥运后,当局全面强化和滥用以恫吓威胁和暴力镇压为主要手段的维稳措施。2009年12月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纲领性文件《零八宪章》的发布和2010年10月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都激起了强烈的反响,当局动用大量社会资源和力量对中国民间社会进行打压,用严重侵犯人权的政治高压手段来迫使民众退却和失语。

对于至今尚未获得言论自由(包括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的中国人而言,互联网是目前争取言论自由、表达自由的最主要战场。而随着Twitter、微博等网络新媒体的出现,更对极权构成了尖锐的挑战,为中国的公民运动提供了最重要的平台。为此当局采用了以下手段监控网络、限制言论传播:一、强化网络监控的最主要工具—-臭名昭著的“国家防火墙(GFW)”,封锁屏蔽境外关于人权、自由、民主的言论信息。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网络新媒体在中国都是被禁止访问的。二、实施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控制制度,强迫网络媒体进行自我审查,以处罚、查禁、关闭、取缔措施惩罚那些违反控制规定者,2010年初Google的退出中国市场就是典型的例子。三、雇用大量的网络警察和网络评论员(五毛)监控网络,审查言论,以“网络实名制”恐吓、阻止网民的自由言论,甚至拘捕、监禁和平表达观点的众多网络作家。

人权状况的严重恶化在2011年2月份开始发生的“中国茉莉花革命”事件中达到了极致,当局害怕北非茉莉花革命浪潮席卷到中国,在全国各地开展了残酷的镇压维稳措施,成百上千作家、记者、律师被监视、软禁、拘留、绑架、失踪、逮捕。这是自1989年64事件以后对中国知识分子最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全国陷入红色恐怖中。更为严重的是,被秘密拘押人士普遍受到了自1976年结束文革以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对知识分子使用暴力手段对待的恶劣行径,包括殴打、不准睡眠、洗脑和恐吓威胁等酷刑手段,使精神和肉体遭受双重折磨。我本人也遭受到连续数天日夜审讯不允许睡眠的酷刑对待,迫使我承认自己所发表的文章是在“犯罪”。

在这种消弥不同声音、打压公民自由的维稳体制下,中国的法治状况不断恶化。2012年3月份全国人大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以其秘密逮捕和长期法外拘禁条款,全面扩大警察滥用公共权力范围,公然赤裸裸践踏和剥夺公民个人权利和自由,标志着中国法治的大倒退和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可以预见的是,一个更加恐怖而血腥的时代即将来临。

——————————————

野渡——本名吴伟,自由撰稿人和编辑,独立中文笔会网络工作委员会协调人兼网站管理员。(更多信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