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口号,但知识分子公开要求加上“同样的人权”,因为这个星球上人人共享的”同一个梦想”不应该是别的,恰恰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规定的、中国宪法所肯定的那些人人应有的普世人权。我和胡佳曾发表《奥运前的中国真相》,用真实的案例和数据,梳理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在表达自由、信仰自由、选举权、财产权、酷刑、死刑等方面,奥运前的人权记录的确乏善可陈。善良的人们希望政府抓住奥运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使中国朝着法治民主和开放的社会迈出一大步。

中国政府没有兑现当初申办成功时对国际社会的承诺,本来不需要大惊小怪。北京奥运只是一个事件,而不是一个里程碑;它对中国的政治和社会转型的影响不能被高估。有学者认为”北京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我觉得未必,非不为也,实不能也。从某些事件来看,政治法西斯化的迹象确实有所显露:官黑勾结、官匪勾结、秘密警察的发达、执法机构的黑帮化、酷刑的普遍、对付民间抗议不惜开枪、官方媒体煽动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等等;但整个中国社会迈向法西斯的可能性并不大。

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和人权机制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国内因素。公民社会在艰难的环境下已经逐渐得到发育,立基于草根民众和自身利益的维权运动在如火如荼地发展,虽然政府的打压从未放松,但官民的博弈格局在朝着有利于法治的方向变化,政府中的死硬派和反动派已经没有力量扼杀全社会、多方位的维权运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使得控制信息在技术上越来越困难,信息的开放和沟通的便利,又进一步促进了民主权利意识的觉醒和维权运动的组织动员。走向真正的共和乃是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大势所趋;现在还看不到一支力量强大到足以使奥运后的中国逆流而上、退回经典极权的程度。

但是民主自由的力量也没有强大到很快走向1988年汉城奥运的程度。共产主义反动派、既得利益顽固派不会自动推出历史舞台,旁边还站着野心勃勃的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好战派。一场奥运改变不了司法体制、新闻制度和政权性质。对中国的民主进程而言,最基本的是需要民权意识的持续发育、自由理念的持续激荡和社会运动的持续壮大。在这个过程中,弱者、抗争者和先行者肯定要承受苦难和付出代价。

——————————————

滕彪——人权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法律顾问。(更多信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