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回归以后,人们一谈到香港,讲的往往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倒退,很少涉及经济问题。然而这次关于“回归”二十年的评论文章,外国通讯社终于评论到经济问题了。

中资对香港经济渗透无所不在

彭博通讯社认为,香港“回归”中国二十年,中资对香港经济渗透无所不在,尤以银行、房地产、电信业和媒体等领域最显着。

如果不健忘的话,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中国的电讯、金融与媒体产业正是保护最力的其中三项产业,其中电讯与媒体完全不容外资参与,因为涉及“国家安全”,是中共监视民众与对民众洗脑的利器。中共当然也担心金融安全问题,然而既然号称“市场经济”,对金融却完全封闭说不过去,因此容许外资收购两成的股权,外资从中荣辱与共,却没有话事权。现在外资已经纷纷退出,然而电讯与金融这两项产业,不也是利益巨大的产业吗?至于媒体,则不讲经济利益,只问政治效果。

记得中英在有关香港前途的联合声明谈判期间及以后,为了贯彻邓小平“让投资者放心”的政策,中资参与接管一些有问题的银行,后来中国信托旗下的中信泰富就收购英资香港电讯,让香港人忐忑不安。九七后,不必收购了,央企的中移动就长驱直入,除了赚大钱,还可以利用各种手段掌控香港人的个人资讯。

至于银行,中资又岂会放过?九七前中国银行就参与发钞,与汇丰、渣打三角鼎立,其他中资银行无处不在。香港股市,更是中国企业的最大集资场所,今年就估计将集资两千两百亿元(港元,下同),这就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断注入新的资金。尤其在二○○九年三月,香港交易所正式委任李小加接替香港人周文耀担任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以后,中资企业在香港如鱼得水。然而对中资上市公司管理不严,伤害投资者的利益,也损害到香港金融中心的形象。

香港成为中国的集资中心

香港传统的言论自由,让香港媒体林立而多元,中共除了自己的喉舌之外,更千方百计渗透其他媒体,或收买老板与高层管理人员,也以华资或中资身份入股或收购华文媒体。中资的阿里巴巴收购英文《南华早报》,大概觉得连马来西亚爱中国商人也不够可靠,还得自己人来办。

一九七○年代以后到一九八○年代,香港本土华资崛起,开始收购英资大行,那是华资最风光时期。九七后,华资却被中资排挤。

今年五月中旬,新华社发表对香港股市的评论说,港股市值二十年涨八倍,上市公司数目增至二○二○家。文章自夸:“到二○一七年三月底止,合计有一○一三家中资企业上市,占全港上市公司总数百分之五十点四;中资企业占港股总市值比重百分之六十三点七,而占港股总成交金额比重百分之七十五。中资股地位举足轻重,在恆指五十只成份股中,中资股便占到二十六席。相对地,在回归前,只有中信股份(时称中信泰富)及粤海投资跻身蓝筹股行列。”

可是怎么没有问这些成就是什么人得益?为什么中国大陆的股市却是半死不活,多年来上海综合指数徘徊在两三千点之间,最近才勉强爬上三千点?就像中共决定收回香港时,吹嘘香港的繁荣全靠中国,可是没有问,为何北京、上海不繁荣,却繁荣了香港?那是共产党没有能力啊?现在北京、上海的繁荣,不也是外资(包括香港华资)带起来的吗?而中共却制造了成千上万的贪官污吏。别抹掉这个历史而吹嘘中共多么英明伟大。

华资地产商被排挤

地产业是香港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产生了包括新鸿基地产、长江实业、恆基地产、新世界发展、会德丰、信和置业及南丰发展等七大华资发展商。根据不久前媒体的统计,二○一六/一七年度七大发展商投地明显不及以往进取,涉资约一百五十亿元,占整体百分之十六点二,涉及面积约二百五十八万平方呎。反之,中小型发展商共斥三百二十三亿元投地,涉及三百七十五万平方呎面积,两者分别占整体近百分之三十五及百分之三十八,已抛离龙头发展商;其中中资更以四百五十三亿元投得三百三十八万平方呎面积,占比分别近百分之四十九及百分之三十五。可见香港本地的大地产商几乎被挤到边缘。

这几年,香港楼市几乎只升不跌。六月十七日香港媒体报道楼市已经连升十七周,打破新纪录,连香港紧随美国联邦储备局加息都吓不倒楼市。

为何中资与中小发展商如此胆大?华资大发展商还是按照老规矩看待市况经营;中小发展商或者有些特殊渠道与讯息。至于中资,当然比华资更加瞭解“国情”,瞭解在习近平“反腐”下,多少资金与赃款要外逃。来香港买楼是最佳洗钱方式,因为没有语言上的障碍,人脉也多。十三亿人口有多少贪官?有多少国企、民企?而香港有多少土地可以满足洗钱的需要?在这个情况下,各种经济规律失效,各种“辣招”失效。

今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国大陆《证券网》刊出一篇特约记者的报道“香港人民币派生存款消失之谜”,文中说:“近万亿元跨境人民币资金没有在境外银行的账户上停留,更没有发挥货币职能在市面上流通,担当起人民币国际化的重任,而是被贷款企业兑换变成美元和港元,成了在离岸市场中与中国央行进行汇率博弈的重要筹码。”

香港之谜:中国的洗钱中心

这不是贪官的黑钱,而是官方的明钱,如果再加上贪官的黑钱,哪里还有华资置喙的余地,哪管他们多“爱国”!香港的未来是正派经营,还是邪恶当道,港人应该一目了然了。

在这个情况下,香港的正派行业难以经营下去。最近香港统计处公布按去年人口统计编制的住户收入分布,当中反映贫富差距的坚尼系数达零点五三九,是四十五年新高。这个数字是不是低估了房价与租金?香港人生活越来越拮据,没有家底的年轻人更加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在这种情况下,无怪乎出现激进思潮与行动了。

争鸣2017.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