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香港回归二十周年。回归二十年来,香港渐渐趋向衰落,其中固然有多种因素,但香港的自由不断遭到限制和侵蚀,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香港以往的发展和繁荣完全是建立在自由体制的基础上,因而对自由高度敏感。自由的不断被侵蚀,香港的不断大陆化,不仅损害了香港,也导致了一个相关各方包括中共自己多输的局面。

港人移民人数再度上升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关于香港前途的《中英联合声明》公布后,许多担心回归后自由受限的香港人开始考虑移民,至回归前两年,港人向外移民达到一个高峰。虽然九七后移民人数有所回落,但港人向外移民一直没有停止。近年来,随着香港加速大陆化,港人向外移民的人数又再度上升。许多香港人甚至把一向认为不如香港发达的台湾作为移民的目的地。港人这种持续不断的向外移民也严重影响了资金对香港的信心。

九七前后,中共把香港富豪阶层作为统战的对象,给以各种优抚,使香港富豪阶层在回归后过了一段安心的日子,有些人甚至因回归而大获其利。但是,专制体制终究不能像民主法制社会那样给人们提供长期可靠的保障。随着香港的自由不断被剥夺,大陆化程度加深,香港富豪阶层日益感到不安。

多行业走向衰落

香港自由受限的恶果,是多个行业不断走向衰落。对自由最为敏感的文化产业首当其冲受到最大影响。

香港曾经是仅次于好莱坞的世界第二大电影制作中心。回归之后,香港电影业不断衰落。香港电视业曾经十分发达,目前被认为其黄金时代已经终结。香港报刊出版业也曾经十分发达,但最近二十年经历了一个持续收缩的过程。

香港近二十年来文化产业的大幅萎缩固然有受到互联网冲击的因素,但自由受到限制是最重要的原因。长此以往,靠市场生存的文化传媒业,难以避免衰落的命运。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香港的另一支柱产业金融业。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仅次于伦敦、纽约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但在二○一六年,这个排名已被新加坡超越。由于本地居民和资金逐渐撤离,影响到了投资者对香港的信心。如果香港持续走向衰落,其房地产业将难以获得支撑。

香港旅游业,以及与之相关的商业、餐饮、酒店、公共交通等行业同样受到影响。许多大陆人到香港旅游,一个重要原因是香港与大陆的不同,有着大陆所没有的自由,到香港有一种近似出国的感觉。如果香港完全大陆化了,那些已经去过香港的大陆人,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兴趣再来香港。实际上,近几年大陆人赴香港旅游的意愿已持续下降。

自由是香港繁荣的基础,香港的衰落很大程度上在于失去了这个基础。

“一国两制”对台示范效应破产

香港自由受限的受害者不仅仅是香港,也包括中共自己。

香港回归后因自由受限而不断衰落,使中共的管控能力受到质疑,也使中共“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承诺受到质疑,这些都使中共信誉受损。

但中共遭到的最大损失是“一国两制”示范效应在香港的破产,导致中共在统战台湾上严重受挫。统一台湾涉及中共核心利益,能大幅提升中共的安全态势、执政合法性和执政能力。中共为此不惜投入大量资源,以用于对台统战和在国际上维持“一中”的认同。但是,由于“一国两制”在香港的破产,致使今天统一台湾的前景变得渺茫。这是中共统战工作和核心利益遭遇的重大损失。

国民党成最大受害者

二○一六年台湾大选国民党遭遇惨败,有大陆官员在失望之余指责国民党“无能”、“扶不上墙”。这些大陆官员在指责时可能没有想到,正是香港回归后自由受限致“一国两制”示范效应的破产,使台湾国民党深受其害。二○○五年,时任国民党主席的连战率国民党代表团首访大陆,开启了一九四九年之后两岸的破冰之旅。国共两党在历史上的两次合作之后,再次开始了某种程度的合作。这种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岸的和平与发展,更有助于实现国家统一大业。但是,这一愿景要能够实现,需要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那就是已经回归的香港,还能够继续保持其繁荣与自由。既要限制香港自由以掌控香港,又想借香港“一国两制”的示范统战台湾,可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香港回归后的二十年间,对中共干预的各种抗议、游行、示威不断,严重影响到台湾人的统一意愿。二○一四年香港大规模“占中”,对台湾选情产生了重大影响,导致国民党在当年的台湾县市长选举和二○一六年一月的大选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利。在民主社会,一个政党的前途取决于民意的支持。“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失败使台湾抗拒统一的民意大幅上升,在青年一代中成为主流,且看不到逆转的希望。在这种情况下,秉持“一个中国”理念的国民党前景难言乐观。从这个角度说,国民党是香港自由受限的最大受害者。

暂时获益者终将受损

有两种人看似能够从香港的大陆化中获益。一种是与香港相关的大陆官员或商人,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或与权力的关系,从大陆化的香港获取种种不当利益。但是,利用权力从香港获取不当利益,难免会留下把柄,因而有可能成为反腐败斗争或政治权斗中的被清理者,这是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情。

另一种人是协助中共实施大陆化的香港政商界人士,可以因此获得一些个人的好处。但是,如果有一天香港完全大陆化了,这些人是否能适应一个完全大陆化的体制,能否在一个完全大陆化的体制下正常生存,都将是一个问题。

限制香港自由导致多输局面

中共,或者说中共内部的某些权势集团,部分出于习惯性的专制思维,部分出于借权力谋取超额利益的欲望,在香港回归后,非但没有维护和借鉴香港运行良好的西方现代社会体制,相反不断限制和侵蚀香港的自由,使香港大陆化,这种“极左”政策既使香港前景日渐黯淡,也使大陆社会失去通过借鉴香港实现向现代体制转型的机会。

中共若不能或不愿改变管控香港的思路和政策,继续限制香港的自由,继续促使香港的大陆化,则相关各方多输的局面还将继续下去。

争鸣2017.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