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5

虽然,国内媒体尚未详尽披露周永康案,但新华社的一则简讯已吊足读者的胃口,也许今年十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原则上通过对周的惩处,随后展开的司法程序,不能不涉及一些“政法王”违法犯罪的故事情节,进而将吸引海内外媒体的关注,从现在已知的一些线索看,周永康前妻离奇死亡案件,可能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焦点,近期路透社报道说,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被中纪委重新立案调查。《博讯》杂志2014年2月号独家披露周永康妻子车祸细节,其中透露,车祸现场还有另外一名女子死亡。笔者建议对此案件应当彻查严办,对媒体不要设限。

之所以要重视这一案件,是因为由政治体制的局限,以往对高官犯罪的处理,没有从根本上把他们还原成百姓,基于党内程序与司法程序的碰撞,念及执政党的地位和形象而多有取舍,比如,原本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案件,从法理意义上讲,应当从重处理的,但受周永康培植众多党羽和保护伞的影响,不得不由派别双方先商定彼此能接受的刑期,再从大量的犯罪证据里寻找和剪裁相应的故事,所以,薄案审理过程中已露出精心斧凿的痕迹,一方面看透党争实质的薄熙来不服而狡辩;一方面看不到全部真相的老百姓心存疑虑而抱怨,结果至今争议不断,遗患无穷。如果说,对薄的审理判刑有些意犹未尽,那么接下来对周的惩处就应当酣畅淋漓。

这不应当理解成习近平掌权后,对企图政变的对立派的报复与泄愤,我观察公众人物的言行,不拘泥于思想动机,关键看社会效果,从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对国家前程影响的角度看,虽然习李都有党内权斗的色彩,但拿下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力阻他们攀升中共及国家高层,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早在2009年笔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专访时,就警示人们,薄熙来权力上升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并预示其必将垮台,因为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尽管似孔雀开屏一样炫耀一时,必将黯然失色,后来发生的重庆一系列事变,就浓缩和证实了这一前景预期,总体上看,习近平代表的是党内一股新兴的顺应民意的,比较清廉的政治势力,战胜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既不靠阴谋,也不是偶然,是民心的选择和顺理成章,现在,已经由大张旗鼓的反腐抓贪而功成第一步,接下来的第二步是“依法治国”,而“政法王”周永康案首当其冲,将成为检验承诺的标杆。

显然,如何接受薄熙来审判时喧宾夺主的教训,把周永康的犯罪事实,原原本本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是对习近平等新的中共领导人的一次挑战,而流传很广的周永康杀妻一事,就倍受关注,既然周已退出领导层,并成为阶下囚,就应当先还他百姓的角色,在没有任何特权干扰和预定结果的前提下,将其全部罪行原汁原味的放在审判台上,让法官做出判断,尽管它可能血淋淋,赤裸裸,卑鄙无耻,令人发指,不可思议,但那都是事实,与以往会议上精心编织的谎言是完全相反的行为,这个作恶多端的罪人,较之“四人帮”,不知要坏多少倍,所以,最后应依据中国的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如果符合刑法有关死刑的条款规定,就一定要坚决地杀掉。

就我个人来说,根据辽宁省盘锦市新闻界接触过周的朋友所言,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虽然还不知道一些杀妻的具体细节,但我坚信思想性格的一贯性,必然导致丧心病狂的犯罪,我宁可相信他是杀妻的主凶,因为万变不离其宗,一个人的天性和本质不能变:早在盘锦的辽河油田,熟悉他的许多人就有了结论,周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流氓,地痞和无赖。在一个官员决定一切,各级官员主宰地方政权的国家,让这样一个坏蛋管理公检法司,可以想象结果会是怎样。实际上,十多年来,公检法司已堕落成徇私枉法,指鹿为马,权钱交易,祸害百姓,制造冤假错案的“大本营”,进而成为社会动乱之源。这正是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普遍富裕但多有怨气,纷纷移民的主要原因。

问题不是坏蛋残忍地杀害了爱妻,情节多么离奇曲折,而是什么人,什么机制,什么社会背景,能使这一个禽兽不如的坏蛋,一个个台阶地晋升,得到重用和提拔,成为压制民众的高官,而且执掌政法委大权长达十年,把国家搞得冤民遍地,囹圄成城,目前留给新一届班子的是积重难返,随时将沉没的一条危险又有希望的巨轮,所谓“危险”,是因为司法不公而使整个社会矛盾激化,可能触礁翻船;所谓“希望”,是由于习近平看清社会顽疾的症结所在,正在以反腐为切入点而力挽狂澜。总之,与1976年10月一样,中国又一次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

没有哪一个时期像眼下这样,人们怀念胡耀邦,油然想起他温馨的笑容和专注的眼神,而心里充满阳光,假如习近平能接受我的建议,大举纪念和学习胡耀邦,就能化解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保持社会的稳定,较正人心的向背,以周永康案的公正处理为契机,惩治坏人,弘扬正气,树立社会新风,让老百姓看到希望。毫无疑问,一个不爱妻子,甚至绞尽脑汁杀妻的官员,怎么会帮朋友,爱人民?怎么会做群众的楷模?十多年来,公检法司在这样的一个恶魔的领导下,怎么会不与人民为敌?不杀掉这样的恶人,社会怎能不动乱?近期,因儿子被杀而怨恨地方官,经常发表文章抨击时政的广东作家廖祖笙思想转变就是一个例证。

我建议焦虑的社会与论,多给习近平一点理解和时间;习也应当加快推动周永康案处理的步伐,必要的党内程序要走,但也切莫拘于细节,对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这样的恶官,要快刀斩乱麻一样,彻底根除隐患,宜粗不宜细,对各个省市的“小蚂蚱”要多多宽容;要尽可能团结更多的人,一同建设美好的未来;要尽快地以重庆的冤假错案平反为先导,带动整个社会的拨乱反正,把周永康乱法时代搞得所有的案件都要翻过来,比如,民企老板李俊,李修武案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该恢复名誉的要恢复名誉,该经济补偿的要补偿,把所有被挫伤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像胡耀邦那样,以海纳百川的胸襟包容社会各个阶层,稳妥而大胆地进行政治改革,凝聚共识向前看,只有这样,周永康杀妻案的处理才有意义,社会才能和平转型,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希望和梦想。

2014年9月12日于美国洛杉矶西来寺。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