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於︰2014-09-13

无数高高的银色喷嘴
守候在路边
洒下闪闪黄沙,夜晚
铺就金色海滩
在陆地深处蜿蜒

灯光湿漉漉的

海很乾燥
凝成一块蓝色果冻
一碰巍巍颤颤
而液态的大地
绿潮舒卷

小汽车是穿铁制比基尼的靓女
卡车是大块头的肌肉男
法律许可他们喝那种
叫汽油或柴油的啤酒
用排气管抽淡淡的烟

所有的桥樑都是冲浪板

在这无水的河床里
做洄游世界的大马哈鱼
踏平万里柏油波澜

冲刺,令人晕眩!

旅途当然要带上
足够的盘缠
也许只收取
不,只验看
贴着一寸正面免冠大头像的

我不会凫水
只好呆呆地蹲在百尺竿头上
分身做千只电眼
不是为了监视
为了把欧洲饱览

2014年8月22日初稿 赴欧旅游之后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9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