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13日在沈阳病逝,未能如愿与妻子刘霞和家人一道离开中国,前往欧美治病。尽管美、德等国提出要求,中国当局却以“不便移动”和“没有先例”为理由,拒绝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刘晓波去世后,当局又逼家属表态,同意迅速将刘晓波遗体火化,并实行海葬。在刘晓波遗体告别式上,当局也没有允许任何一位他生前好友前往哀悼告别。

这些做法凸显当局对刘晓波的憎恨与恐惧是何等大,甚至到死后都不让留下一丝痕迹,不给他一块墓地。中国政府为什么始终不放过刘晓波?为什么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给他自由和尊严?当局到底害怕刘晓波什么?

刘晓波是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被指是学运“黑手”。自六四事件后,刘晓波坚持推动民主,关注社会时事,“参与组结中国政治反对网络”(如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曾两度入狱,被判劳教三年。2009年,他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入狱11年。他的刑事判决书多次提及“零八宪章”,尽管刘晓波并非“零八宪章”首位起草人。据称,张祖桦才是“零八宪章”的第一起草者,刘晓波参与修改、征求意见和征求连署。但张祖桦并没有遭到关押,为何刘晓波会因“零八宪章”遭到严厉审判,而不是其他发起和签署人?

首先,“零八宪章”主张联邦共和,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这是最触碰中国政府神经的一条。正如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所称,“2008年刘晓波等人搞‘零八宪章’签名,与中国宪法严重牴触,是公然的违宪行为”,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对国家的领导地位”,刘晓波“在西方势力支持下示范对国家主流的对抗”。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表示,“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其次,刘晓波虽然不是第一执笔人,但“零八宪章”这个名字是他提出来。他不仅对内容详细修订,还联系徐友渔、崔卫平等很多学者参与,使“宪章”的内容脱胎换骨。刘晓波在收集签名工作中也起了很大作用,他征集的签名有70人。刘晓波被签署者认为是“零八宪章”的灵魂所在,“而当局清楚明白这一点,所以要打压刘晓波”。

另外,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当年和平奖,颁发给在狱中的刘晓波,更激怒中国当局,誓将刘晓波置于死地。当时“环球时报”社论称,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是“西方意识形态在中国人面前的一次傲慢展示”,刘晓波已沦为西方的反华工具,是想让中国分裂、瓦解。

当局极度害怕刘晓波,是因为他在追求民主中国的路上坚定的信念、执着的努力和巨大的号召力,再加上西方授予他世界最高荣誉的和平奖,触动中共神经。当局恐惧的是“零八宪章”所倡议的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实现真正意义的宪政民主共和。当局是想用对刘晓波的无情对待,来恫吓中国所有为民主自由抗争的人士,杀鸡给猴看。

因此,当局早已下决心,不让刘晓波获得任何自由。据中国人权信息中心称,早在2015年,刘晓波就开始有肝硬化,但当局刻意窜改医疗检查报告,以不让他保外就医。由于信息中心的调查,负责刘晓波医疗事项的锦州监狱副监狱长王洪博却离奇“自缢身亡”。

而且,监狱还一直不肯为刘晓波服食抗乙型肝炎病毒药物。这无疑是在蓄意加害刘晓波。另据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称,中国一位部长级官员很早就告诉他,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一定会死在狱中”,“这是已经决定的政策”。而当局对待刘晓波的种种冷酷行径,实际上证明了郭的这一说法的可信性。(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2017年07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