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一个尊重生命和人权的自由国家,堕胎的合法性在每次的总统大选之中都成为一个重要议题。对普通的美国人而言,中国残忍的人口政策是他们不能理解,也最不能接受的。美国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于2004年12月14日再度举行有关“中国的人权侵犯与强制实行一胎化政策”的听证会。主持会议的是委员会的副主席新泽西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 他指出中国实行强制性计划生育已有二十多年历史,中国妇女在计划生育这顶国策的大帽子下,何时怀孕、何时生育、愿生几个都不能自己决定。在农村地区,连妇女的月经周期都掌握在村干部的手中。一切“违规”或“超生”的行为都有严重的后果。不是破财罚款,就是被拆房、关押,甚至强迫堕胎或结扎。杀婴、弃婴、卖婴的事时有发生。史密斯先生提出中国人口政策中的“优生学”部分,跟纳粹所提倡的那一套是一样的,同时,中国也是一个没有(未婚的)单身母亲的国家。史密斯议员特别推荐劳改基金会近期所出版的有关中国计划生育的英文书 – Better Ten Graves Than an Extra Birth (宁增十座坟,不增一个人),他认为这是一本深入介绍计划生育的专著,对研究此一课题非常珍贵。

兰托斯(Tom Lantos)议员发言时说他认识吴弘达二十年了,他推崇这位人权活动家在揭露劳改问题和计生政策的非人道性方面所作的贡献。兰托斯呼吁国际社会和美国一道来关注并制止这种极端侵犯妇女人权的国家政策。他指出一个名叫毛恒凤的上海妇女,多年来跟政府官员所展开的一场悲壮长期抗战。兰托斯结束了简短的发言说:“很简单, 他们应该停止残害妇女。”

议员谭奎多(Tancredo)很感性地发言道:“这个政府在杀戮!它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地杀人!”我们必须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他鼓励国际特赦组织所提出来的建议,利用2008年的奥运会来对中国施加改善人权、特别是妇女权利的压力。

在作证席上的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的助理国务卿柯扎克(Michael Kozak),特别举出毛恒凤15年来不屈不挠为自己权利进行争抗的例子。她十多年前坚持生下两个孩子,第三胎被诱骗堕胎。为了抗议一胎化政策,毛女士多次上访申诉,被警方关押、吊打,甚至关进神经病院多次,最后于今年4月被判处劳教16个月。这样坚强不屈捍卫自己权利的女性,是值得我们高度的尊敬和支援的,柯扎克说。他并指出:布什总统每次跟中国元首会晤,都一定提出人权议题;鲍威尔外长同样地每次跟中国官员谈话时,都把人权问题放到台面上;美国在华府、在日内瓦和驻华的政府官员总是在公私场合不断对中国政府提出改善人权的诉求。

另一名副国务卿德威(Arthur Dewey)发言说他主事国务院的人口、难民和移民问题的三年以来,有些人说中国的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有所松动。美国应该恢复对联合国人口计划委员会的拨款,因为该委员会在中国协助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两年前美国派遣一个调查团赴中国,结果回来后建议恢复拨款。但是各种迹象证明中国计生依然是以强制手段执行的,所以按照美国的坎普卡斯顿法案(Kemp-Kasten)不拨款给任何支持强制性堕胎的项目。联合国人口计划委员会在中国的32个县推动所谓的模范计划生育模式,其实,其中仍然有强制性。何况中国三千多个县,哪儿能顾到那么多的地方。德威先生说美国政府将继续观察计生的实际实施情况。

另外参加作证的几位证人是中国信息中心发行人吴弘达、国际特设组织亚非部主任Kumar,计生政策受害者马东方女士、原美国人口局官员John Aird。每个人都从不同角度提出计生政策的非人道和残酷性,以及政策所造成的社会、政治、道德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吴弘达指出中国政府以经济的理由来剥夺人的生育自决权,这种理由是不能成立的,他举日本和新加坡为例,这两个人口密度高的国家照样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富裕。吴先生以广东碣石镇的计划生育工作实施文件为例,来否定计划生育有松动的趋势。这份2003年8月份的文件规定,人口只有20万的小镇规定于35天之内完成结扎1369人,上818个避孕环,引产108例,堕胎163人,好个磨刀霍霍,血光冲天。这份地方的红头文件之能保证100%的落实率,是有诀窍的。计生干部达不成任务,一律扣除50%的工资,难怪干部们雷厉风行,为保住自己的薪水袋,还怕他不卖命去要别人的命?吴弘达的证词为谭奎多议员的“政府在杀戮”那句话作了最好的注脚。一个只是把人命当成数字那样大笔一挥就划掉的政府是个什么政府?

听证会在一种令人情绪波动的状况下结束。可以想象,连任的布什政府今后会继续将中国的人权问题当成一枚秤石放在中美关系的天平上。

《观察》12/14/20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