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不恨中国人。我坐牢是中国政府作的事,和普通人不相干。”热比娅用带有维族口音的汉语清晰地说。五年半牢狱生活并没有夺去她的生命热情与活力。热比娅昨天在国际特赦组织为她在华盛顿举办的欢迎会上,神情生动、精神高扬,外表上看上去她甚至很健康。身材娇小的她,被家人和亲戚包围,同众多的宾客握手拥抱。她在狱中落下的霜白头发染成黑色,穿著浅蓝色的套装和高跟鞋,显得精神奕奕。从她身上应该很容易地找回当年做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的影子。她独立而自信,说话声音响亮有力,即便在说到伤心之处,眼泪涌现,却能控制情绪,平稳地继续说出要说的话。

热比娅感谢美国政府和每个营救她的美国人。的确,这几年当中,美国国会议员多次写信给中国政府和布什总统,要求无罪释放她。热比娅曾任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人大代表,是位成功的商人。美国《福布斯》杂志评出的中国20大民企富豪排行榜上居第11位。热比娅被判8年有期徒刑,罪名是“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其实1999年8月她被捕时,正在设法会见在中国进行访问的美国国会工作人员,想要跟他们讨论新疆的人权问题,并设法营救维族政治犯。

这几年热比娅成为美国中国之间人权对话的首要议题,也是西方人权机构密切关注的狱中人士。北京政权操作起“人质外交”来,不怕丢人不怕羞。这次赶上国务卿赖斯访华,借机送礼,并回报美国今年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不提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速速将热比娅给放了出来。

在新疆,中国政府仍然对政治犯判处死刑,并动辄给维吾尔族人冠上分裂主义、恐怖主义的罪名。热比娅在发言时说:“我要我的族人能有想说话就说话的权利。就象我现在,能跟我的孩子们在一起,可以笑、可以随便说话、想吃、想动,随心所欲。”

“我不担忧在美国的生活,我的五个娃娃都做事了。”58岁的热比娅的性格爽朗热情,她在华盛顿跟分隔多年的丈夫和子女重聚,幸福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她对新疆故土的眷恋和对维吾尔同族的浓厚感情处处流露于言辞之间。热比娅跟笔者所见过的刚刚走出中共炼狱的政治犯都不相同,她的脊梁挺直,神情愉快自若,态度温和亲切。笔者确信热比娅代表“流亡者新人类”,她今后在美国不会成为一个寄人篱下、悲哀的流亡人士,相反地,她会发挥自己的才能,如鱼得水,更好地替自己的民族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利。

北京的打压少数民族的政策,只会制造更多的英雄,各民族的士气在高压之下,会升华为一种延绵不绝、弥久弥坚的正义之气。汉民族“大一统”的美梦最终会变成恶梦。

《观察》
Thursday, March 24, 20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