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我的前半生》

Share on Google+

我的前半生这篇文章不知又要得罪多少女人,我的文章不是得罪女人就是得罪党国,什么时候来一篇得罪自己的。

——老酒题记

以前鲁迅说中国书有毒劝青年人少看或不看,只是一代代青年人都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青年变成了老年又教育他们的孩子继续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以至一百年前的大清人人有病,一百年后的今天关里关外大江南北依然是,举国放眼竟没几个健康体。

这部连续剧我没看过,本人一贯认为在中国被大众追迷的都没什么好事,就像一家餐馆越爆满其食材佐料越是可疑。后来因为看这片子的人多了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因为更多女人共鸣的貌似一夜间都找回了自己,我便知道这部电视剧肯定有毒,而且,她们都病了。

比如在任何国家爱国是一种情怀,独在中国一爱国就脑残。有人说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一个正常国家的女人不会视职场为她唯一的价值所在地,女人应该有更崇高的价值取向,那就是爱或被爱,还有孩子。

女人的独立不是狭隘意义上的经济独立而应该是人格的情怀的独立,妳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妻子情人还是母亲,无论情场还是职场,丽姐女权讲座的观点和我一致。八年前我认为女人的出路是回家,今天我依然觉得如果女人有价值,她们的价值一定在家里。

因为男人不可靠女人相信职业,再说男人真象妳或妳们认为的这么不可靠吗?有个说法什么样的政府造就什么样的人民,什么样的人民养成什么样的政府,是不是也可以说,什么样的女人兑现什么样的男人。

这部电视剧给本已身心疲惫的中国女性注了一次心理强心针,这一针或许能管十天半月,也许只能管一晚,中国女人的所谓觉醒多少年来都是伪觉醒,她们的独立是伪独立,她们的自信是伪自信。

当下中国女人不乏读书的,但很少有知道读什么书该怎么读书的,据说民国时有太太学堂,后来没有了,什么时候老酒葫芦办一个。

中国女人是不是集体迷路了,好像是,大概是,差不多是,其实的的确确的真是。

2017-07-27午后美兰湖

阅读次数:4,3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