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大业1次看主旋律电影就像偷情似的怕革命党人知道了说起你这一层不染的自由派士竟堕落到看这等电影。当年陈毅占领上海不久去听贝多芬英雄交响曲,这叫战斗在资本主义精神世界,司马南赴美叫捅美帝马蜂窝,本人看这样的电影为的是尝一口CCP当年的嫩豆腐。

一支国府逆军扛着一个主义立誓为整个天下抱打不平,两万人的队伍打的只剩八百,那些客死异乡的几人明白他们的主义为何模样,更多是活着不知怎么死死了不知怎么活,生命之轻贱上帝淡扫。

这部电影的这条人命让我想起不久前另部电影的另一条人命, 这场屠杀让我想起很多年后的另一场次屠杀,这次空前惨烈的自相残杀让我想起千百年来华夏儿女一次次空前惨烈的自相残杀。

设若这一伙热血青年照这等漫天血性,如果时光倒退三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他们会是谁,如果时光前进四十年六十年九十年,他们又会是谁?

所谓超主旋律拍到今天无论人物的象或不象形态的似或不似已不是问题,于是美龄开始象《围城》中风情万种的鲍小姐了,于是小超开始象方鸿渐的红颜知己苏小姐了,于是霞姑开始象某文学大师楚楚动人的初恋情人了。

那毛小孩在他主义的最低潮时突然迸出一句“总有一天我会拿下南京城”,这一派豪言比起“独立寒秋”果不逊色。22年后他如愿以偿,但只是,若没鬼子进村,他便是百年笑谈。

那年他刚20,还是处男。

看完电影的感觉是,所谓建军象一场游戏死去的是符号活下的是精英。这部电影告诉我们,三十年前那首名不见经传的小诗,那段将军的勋章和士兵白骨的文字,诗人白写了。

2017-08-02零后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