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ian

近日我的博客上,有不少关于春节与洛萨的讨论。有汉人网友说:“你过你的洛萨,我过我的春节,两不相关。至于你过不过你的洛萨,与我无关。”不错,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节日,不应强求其他民族都去过一个民族的节日。据查证,农历正月初一被设为春节,全国放假,始于1913年,袁世凯当中华民国大总统之时。因当时提倡“五族共和”,就没有把端午和中秋等汉人节日也列为全国节日。看来现在的中国领导人连军阀袁世凯的胸襟都没有。当“中华民族”的概念铺天盖地,中国的御用文人也呼应要有大一统的“中国表情”。

既然要有“中国表情”,其他民族的“表情”就可以被取消或被替代。但为了显得党的民族政策宽宏大量,常又需要其他民族的“表情”来点缀,所以像洛萨这样的民族节日,还是必不可少,不仅要放假,还要举办类似春晚那样的藏历新年晚会。而在部分藏地如安多和康,洛萨被春节取代已多年,尽管度过年节的方式基本上依循藏人的习俗,但也越来越多地掺杂汉人的习俗,如贴对联、挂灯笼、放鞭炮等。即便在放弃春节的呼声日渐高涨的今天,已经形成的习惯还是难以短时间内革除。这些年虽然也过洛萨,相比来说春节更要热闹些。

当然过春节也不是什么过错。有汉人网友说:“至于某些藏人也想过汉人的春节、或某些汉人也想过藏人的洛萨,那是他们的自由,其他人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去指责,就仅仅因为他们与自己是同一个民族?”这话听上去颇有道理,我也赞成。问题是,之所以有许多藏人纠结于今年的春节和洛萨,并不止是两个年节属于不同的文化系统,更是出于良心的忍受程度,以及充满悲悯的宗教情怀。

无论春节或洛萨,对于经历了2008年的藏地民众来说,并不想用往年那种欢庆的方式度过。正如去年四川大地震,成千上万的普通人因此丧生,而他们幸存的家人并不愿意在尸骨未寒的这个新年忘却他们。一位去灾区过年的志愿者说:“没有人可以规定春节之时的气氛必须是热闹的,必须是祥和的。真实的情感,无论是欢乐的还是悲伤,它都发自于内心深处。”同样的道理,在始于去年且至今未止的西藏事件中,有不计其数的普通藏人丧生于军警的枪口下,有不计其数的平凡藏人至今还身陷囹圄,而他们的亲人朋友,又怎么可能会有快乐的心情来度过伤痛犹在的年节呢?

荒谬的是,当局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很希望人民忘记他们制造的苦难,故而使出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花招。如在热贡,当地政府挨家挨户发文件,要求藏人签名按手印,其文件内容是:保证在今年绝不发生去年那样的抗议,保证听从党和政府的话,保证今年必须过年。在夏河、阿坝等藏地,当地政府给干部职工发鞭炮,要求过年期间燃放鞭炮。而在拉萨,竟还抓了在民间传言不过年的藏人。对此,有藏人网友在我的博客上讽刺道:“伟大的党很贴心,快不快乐,过不过年也要管”,“当他要你快乐的时候,你不快乐,那是思想上有问题,甚至可能会被弄成什么什么‘集团’的成员”。

身为公民,藏人们却连过不过年这起码的权利都没有,而藏人们仍在不屈不饶地坚持着今年不过年的权利,这已然构成了一种崭新的抗衡,其意义乃是伟大的“公民不服从”正遍及全藏地。

2009-1-2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0315-003-Xiahe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