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闭起嘴看起来像个傻瓜,也比开口让人家确认你是傻瓜来得强。

每条纬线都认为他只要获得了权利,就可以成为赤道。

——马克·吐温(美国幽默讽刺作家)

骂人今儿酒泡骂人之艺术,自己都觉得底气不够血气不刚色气不毒,因为本酒葫芦历来认为骂人不艺术,艺术不骂人,所谓骂人不带脏是自欺欺人,你只要骂了人就是自贬身价,哪怕你骂出的是月落乌啼,哪怕你吹出的是天籁之幽。

因为偶见洗博友偷学骂人术,因为梁实秋曾著有《骂人的艺术》之千古名篇;再因为广大芸芸众生想骂却不知怎么开骂;更因为,骂人可以治疗心理抑郁症,骂人可以让人安慰自己可以兵不刃血的战胜你的敌人,假如对方甘拜下风的话。

“假如对方甘拜下风的话”,这话经典的足以置我于死地。

若我把某人骂得甘拜下风,我一定没有班师回朝之快感,若我骂一个对方死一个,我也一定不认为自己是常胜骂将,靠骂人战胜对手,这样的胜利让我觉得,真正的败军之将是自己。

我不知梁实秋之《骂人的艺术》来自何方灵感,我相信既为骂人者,必不择手段而后烟,就象战争和杀人乃至偷情。骂人时还念念不忘艺术和风度,这优雅之骂风能助你取对方首级而后快吗?人家都都把你家祖宗十八代骂个血色昏昏狗血喷头,你还在人家的当代纠缠不清,你能算合格的骂手吗;人家是血口喷人出口成脏漫山遍野的绝顶之烈骂,你还在文绉绉斯潺潺波澜不惊水光不跃的轻吐浅骂,你能在百万雄师中骂取上将首级吗?

所谓骂人者,不把你的对手骂的七窍生云烟,不骂的他死不瞑目死无葬身之地,你的骂术算及格吗;连咱历久弥新之“国骂”你都不能驾轻就熟,你能修成绝骂之大家吗?

用拳头砸死人为匹夫,用双脚踢死人是村夫,用自己的头颅撞死人是莽夫,用舌头根嚼死人乃兵不刃血之孤胆骂夫。

梁实秋之《骂人的艺术》乃文人之骂,这样的“文骂”只能骂倒谦谦君子,洗博友之骂实乃留级生之“留骂”,这“留骂”只能骂骂文人雅士,老酒之酒骂更不入流,酒之“酒骂”只能骂破酒中红颜。所谓醉酒之红颜,老酒一个眼神就能收编在案,一个打翻的酒盅就能水漫红颜村。对待酒中红颜,酒爷爷说轻轻一骂,那千般怜惜翩然而至,其神魂之颠倒乾坤之扭扭,万水千山流转。

骂人不同于作爱,把你的佳人做死在床上,你就是一代天骄。而骂死人者,你都不如一条狗,疯狗咬死人,这条狗怎么也能名垂狗史,你不能,因为你不属于狗类。

我们的洗先生骂人还要做功课,可见先生之不胜骂力,出师不捷山水难流通,如此之拙骂注定阁下断然捣鼓不出人间绝骂,能把一朵玫瑰花骂枯萎阁下已经功成名就了,想成就千古之骂业,此生休想。

梁实秋也不行,别看他洋洋千言之骂术,就象个A片导演,我们的梁前辈也是个能说不能做的主。

老酒更不行,老酒的舌尖将佳人的遮掩剥落还能凑合,要让酒葫芦骂出个万紫千红的一片艳阳天,万万使不得,即便俺梦里巧得九玄骂书星夜得道成仙也不行,那样的绝骂咱永远玩不转,老酒的舌尖只为红颜生。

By editor

《老酒葫芦:也谈骂人的艺术》有5条评论
  1. “法學泰斗”,“法學教授”,“法學專家”,“法學博士”……一個個人模狗樣兒的,“先民主,後集中”是個什麽玩意兒,你們是不知道,還是害怕“閃電最”,不敢說?連自己的政治權利都不能保證,不敢爭取,還能指望你們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抗拒共產黨偽政府,爲民眾爭取固有自有与權利嗎?民脂民膏供養你們,誰應該率先放棄所有,坦然從大監獄步入小牢房,獲得閃電最榮譽?一個個跪在地上,捧著一張毫無政治權利,叫做“選票”的手紙,甘為群眾演員,粉飾虛偽民主?民眾養一條狗都比養你們強。
    五十七個法學博士,要是拉上法學泰斗,法學教授,聯名痛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共產黨非法偽政府,結果如何呢?共匪反人類,反人類文明的共匪犯罪組織,怎麽“抓捕”,怎麽“法”辦,又是怎麽“審判”?法學泰斗,教授,專家,博士,集體閃電最嗎?認可偽政權,認可偽政府,還想去五七幹校下放勞動改造,是嗎?沒有邏輯的國際笑話也就是了,充分暴露“‘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民主,無法治,一切“法律”只是狗屁。沒法律了,民眾當然有權利革命,起義,暴力推翻共產黨偽政府,武裝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
    罵你們,你們該不該被罵?

  2. 痛罵蠢豬是蠢豬,唾罵賤狗是賤狗,豬狗又聽不懂,自己卻徒勞生氣,枉耗精神,所以不才面對表示“賣服務”的協“警”,僅僅冷笑蔑視,連表示性服務也是服務都懶得講述;所以不才看到視頻表示“我也是納稅人”的“警察”,不過輕笑嘲弄,連什麽是稅收,什麽納稅人都懶得說明。對要繳掛牌費,掙些皮肉錢,讓仰着就仰着,讓撅起就撅起,讓擺什麽姿勢就擺什麽姿勢,“服從命令聽指揮”,如此愚蠢的失足婦女,不才還能說什麽呢?
    57個法學博士上書“全國人大”……民脂民膏供養你們,你們讀課本都讀到狗身上去了嗎?操你媽的,那些每年在人民大飯廳里舉手,鼓掌,吃飯,跳舞,佔座位的演員,戲子,臭婊子与你們有關係嗎?是你們選擇的嗎?你們五年一次的狗屁“選舉”,拿張狗屁“選票”當義務群眾演員,你們的立法權,任免權,彈劾權,審查權,決策權,創製權……種種政治權利呢?你們不該有,不配有,都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在押犯,不應該有嗎?既然你們不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在押犯,你們應該擁有一切做人的權利,那還給那些無需你們授權,不是你們選擇的演員,戲子,臭婊子們上個狗屁書呢?還你媽跪在地上,還認可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還認可禁止民眾選擇的共產黨非法偽政府,還你媽跟個“六四”小姑娘一樣無知,一步一磕頭上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二十多年過去了,沒有半點兒長進。指著鼻子罵你們,都是抬舉你們。真你媽的,一群蠢豬!

  3. 一群放棄人類靈魂,能為了一桶食用油,就把兒孫未來出賣掉的老豬老狗老孽畜,也能算是人,也配是人嗎?

  4. 每逢麗春院開股東大會,麗春院吃軟飯,拉皮條的伴當,賣春皮肉生意的小姐們就裹了紅穀,立起牌子,站街去了。

  5. 罵人,罵的是人,可以誇獎着罵,吹捧着罵,義正詞嚴的痛罵,即便不予理睬,不發一語,寂寂無言也就是罵。
    破口大罵“党和國家領導‘人’”不是罵人,而是以罵人的方式,唾棄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抗拒禁止民眾選擇的共產黨非法偽政府,乃至奚落,嘲弄叫做共產黨的反人類犯罪組織以及八千萬賣屁股,以皮肉生意爲業的娼妓,鴨子,大茶壺——老鴇子=大赤包=黨媽媽
    即便沒有公權力分置,沒有民選執法政府,沒有政治權利,沒有公民……但是你“納稅”了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