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杨建利博士从国外持他人证件回到自己的祖国,了解中国的民情,但是遭到了官方的囚禁。用他人证件,难道是杨博士没有法律观念么?不是!绝对不是!他多次申请回国,但是大陆政府因为他是个政见持异者而拒绝之。博士一向坚持理性原则,他要是持本人证件,大陆政府能容许他入境的话,他是绝对不会使用他人证件的。

他想了解国情民情,有什么错误么?没有!绝对没有!知情权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天赋的权利,而且当今文明世界公认知情权是人类珍贵的不可剥夺的权利部分。不容许自己的国民自由出入境,是不符合现代文明社会管理原则的。因此不容许杨博士这类人士正当地回国是大陆政府的过错。这个政府还没有文明起来。它仍然使用旧的观念和办法来对付政见持异者,视他们为敌人,真是达到了防民甚于防寇的地步了。

或许有人问,杨博士仍然在禁锢之中,对他的亲友,应该是个痛苦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可喜的局面呢?这样从几个层面来看。

第一,博士回国,试图冲破官方对海外民运与本土国民的隔绝政策的藩篱,表现出了很大的勇气,在同道中引起一定的反思,共鸣,直至效仿。这是可喜的局面。

第二,博士被囚禁,一石激起千层浪,举世尤其是西方民主世界对大陆官方抱有很多幻想的政要,因此而再次看到中共仍然在坚持错误的出入境管理制度;还有,中共因自己的非理性的做法,击破了自己平时对自己的包装和吹嘘,击破了很多人以为中共会加快改革的幻想,看请了它的所谓的与国际接轨不过是排斥民主的接轨。这是可喜的局面。

第三,博士被囚禁,所有的海外民运团体,站到了共同的立场之上,显示了前所未有的一致和团结,显示了民运的力量和呼声在不断增大,鼓励了一部分因长久听不到民运新声而徘徊观望的人。这是可喜的局面。我们希望更多的海外的朋友回到国内,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回来,都是合情合理的,在上帝的道德法庭——比人类任何政权的法庭更具有公正性和权威性的法庭面前,不但是无罪的,反而是应该受到嘉奖的。

回到自己的祖国来,与我们的国民生活在一起,即使是寻求庇护,也应该以寻求我们的国民给予的庇护为主,也只有得到了国民的广泛的庇护,这样的民运才有希望,才不会沦为虚浮的空中楼阁。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二00二年五月十日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