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张玉祥,一个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基层军官,一个因持不同政见遭到过中共判刑的大陆的普通国民,觉得再也不应当继续沉默。首先,我要感谢以刘青先生为首的中国人权组织以及其他朋友,在我和我的朋友杨天水等等于苦难的监狱岁月里,给予我们巨大的精神援助和充满深情厚意的物质帮助。这种无私的关怀和帮助在当时艰难困苦的牢狱生涯中,是多么巨大的鼓舞!它曾激励失去自由的战士们时时保持着追求正义的斗志。

其次,我和杨天水等在诸多英勇的民运战士的勇敢无畏的抗争行为面前,深感内疚和惭愧。

我们沉默的太久,也没有因此而在经济上翻身,去帮助那些落难的同志及其家属。对于从很年轻时候就想牺牲自己的所有,来推动中共政改由此而推动中共社会进步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巨大的令自己痛心的失职!

我和杨天水等近年来一直认为:民运的目标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即社会民主主义的伟大理想。由于执政者中的保守力量的顽固,由于民众中因体制的高压与精神恐怖造成的汪洋大海般的麻木和冷漠,由于我们自身中的商业主义的病症——自私和怯懦,还没有根除等等,民运还没有积累足够的实力,它的抗争仍然主要地停留在很初级的方式之上,因此它的成效还远离众所盼望的状态。

我们认为,我们是推动者,不是推翻者。民运在大陆自今而后的很长时期内,其基本的形式是推动中共政改。首先推动中共党内民主(即推动中共花五年时间完成党内的民主改革),其次是推动中共联合各党各派和向往民主的无党派的国民,按孙中山的训政设想,在大陆训练人民学习民主制度的操作技能(也可花五年左右的时间),最后推动中共和人民一道实施民主宪政,既实行各党个派公平竞争的平等监督的由国民通过普选制度选举或罢免自己的议会代表和行政首脑的,由此而按国际人权标准和现代法律制度来治理国家与社会的民主制度。这个时期也可以花五年左右,以便能够实现民主制度的稳健的确立和成熟。

我觉得我和杨天水等人的见解是非常温和的。但是中共警方没有因为我们的温和,而放松对我们的政治迫害。中共警方仍然抱着僵化的陈旧的错误的观念,不承认我们只是推动者,一味想过去一样,错误地视我们为推翻者或潜在的推翻者,由此而将种种侵犯基本人权的钳制加到我们的身上。

就在2003年1月18日夜里10:30左右,到次日上午11:30左右,南京警方对杨天水精心策划了一场没有法律依据的名为口头传唤实为非法拘禁的闹剧。那几天,有美国的议员来南京访问,据说还要会见异议人士。肯定是出于这方面的防范,南京警方才策划了一起非法拘禁。当时深更半夜,南京市秦淮公安局下辖的秦虹园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敲开杨天水的门,用警车将杨天水带到秦虹派出所。简单问完居住情况后。便强行将杨天水留在所内。杨天水一再坚持,警方没有任何合法的理由限制杨天水的自由。这时派出所的一位警察才编造了什么“你的驻地来人很多”,“你的驻地住过女人”。到次日左右临将放人时候,派出所的警察煞有介事地说:

“有人举报,你的住处来人很杂。我们是有警必接等等,我们这是口头传唤”等等。

南京警方这次编导如此非法拘禁的的手段是很卑鄙。首先,不讲明任何法律依据,就将一个公民带走,接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编造所谓的男女问题,强行限制杨天水的人身自由。

杨天水的私生活一向是比较严谨的。他在南京扇骨营小区35号大院07幢04门601居住的近一百五十天里,由于长期坐牢和几次长期绝食,以及警方经常软禁和传唤的刺激诸方面的影响,身体很差。曾经试图找个女友相互照顾。最近有个河北的来南京谋生的女子,有时候来杨天水的住处,因为她患有严重的哮喘。她发病了,杨照顾她。杨生病了,她照顾杨。

考虑婚配,男女交往,是人的天然权利。南京警方竟然以此为借口,掩盖他们随意限制公民自由的非法行为。你们那些警察由于彻底地向现行体制屈服,而拥有较好的住房,较好的婚配或女友,为什么如此刻毒,竟企图编造虚构罗织莫须有的男女问题,来陷害我们的异议人士呢?我们在此提醒南京警方,不要在那个外地来南京打工的无亲无顾的河北女子身上动坏心思,就是说不要企图对她诱供和逼供。以免你们在知法执法而同时违法的错误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真正拘禁杨天水的原因是什么呢?说来非常简单。2003年1月18日左右,西方世界的一位政府要员来南京访问,南京警方害怕杨天水等前往会见。于是便捏造了所谓的家里来人很多,有人举报的借口,非法限制杨天水的人生自由十二小时以上。堂堂的中共警方竟然干起了小偷和小骗子的颠倒是非的伎俩!这是何等的荒唐可笑!杨天水是光明磊落的,他敢于将自己的一切摆到公堂之上!他不畏惧任何莫须有的指控和任何来自极权制度的政治迫害。

去年下半年以来,杨天水多次遭到软禁和数十次的长时间的传唤。第一次的软禁的时间2002年6月3 日中午到6月5日的早上8点。主要的地点是在南京的金谷酒店。第二次的软禁是在2002年11月2日到11月14日,11月2日和3 日,是警察上门监视居住,11月4 日到11月14日软禁的地点相继是南京的珍珠饭店,淮安楚州区的淮安宾馆,泗阳县的金长城宾馆,宿迁的江海潮大酒店。不错,这次的软禁过程中,包括了警方帮助杨天水讨得债务2100元。另外,警方经常在杨天水驻地的出入的必经路口,停放监控车辆,经常监听他的电话,监听他的移动电话并到数据库查看他的短信息往来。

这样无端地软禁公民是对世界人权公约,对中国的宪法以及举世所公认的道德法则的侵犯。对受害当事人来说,是权利上和人格上的双重侮辱。

至于对我张玉祥,自去年以来,也同样经常遭到软禁和传唤。2002年5月3日到5日,就在杨天水被软禁在金谷酒店的同时,我被软禁在亚华酒店。而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期”。江苏警方都要以种种理由,进行口头传唤。2003年1月18 夜,江苏公安厅也将我口头传唤到江东门路的枫林茶馆,事后我才知道,这时杨天水已经被非法限制了自由。尽管对我的传唤地点和方式上有带内“温情”,但是我作为一个公民,基本的人权仍然是受到了不应有的侵扰,仍然说明中共根本上没有兑现它签署的几个世界性的人权公约中规定的它应该履行的责任。

我,以及我所代表的一些朋友们,在这里向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如下的呼吁:

一,尽快将政改提到日程上来,从现在起花五年的时间,实现中共党内的民主,既从现在起五年内逐步实现中共各级的党的书记由同级的全体党员通过公平竞争和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推选出来。或者说你们应该花五年的时间,训练贵党的所有党员通过真正的公选的形式选举或罢免各级党的书记,重要的是在这种选举过程中,每个党员都应该享有不可剥夺的竞选权。

二,停止对政治的宗教的异议人士的任何形式的政治迫害,包括追踪,鉴控,邮检,窃听电话,查看我们的手机短信息,干扰谋生,无端地传唤,拘禁,直到逮捕和判刑。释放王有才,杨建利,王炳章,刘荻等等所有因持不同政见而被关押监禁的人,停止对法轮功,中功,家庭基督教会等教会的迫害,释放所有的被关押的宗教异议人士。

三,在着手党内民主改革的同时,会同各党各派和其他追求民主的力量,制订并公布一个训政和宪政的改革方案,以兑现你们在贵党的七大前后反复申明的自己的党是真正的三民主义的实行者的说法以及今近年来你们通过签署几个世界性人权公约所表明的诺言。

四,开放报禁,党禁和教禁,容许人民享有真正的经办媒体的权利,真正的结社自由,以及真正的创教传教和信教的自由。这几种权利和自由是现代社会不可忽缺的部分,离开了它们,机会均等,社会公正便无从得以实现。

五,容许海外民主世界的政府或人权组织到中国大陆,自由地会见异议人士,不得为了隔断西方世界和大陆异议人士的交流沟通,而以任何莫须有的理由,象这次对待杨天水那样,将他们拘禁起来。

六,放弃武力政府中华民国的幻想,尽快本着平等公正的原则和国民党以及台湾其它党派展开谈判,尽快完成三次国共合作,以此为基础,会同中国所有的民主性的爱国党派团体等等,一道建设统一的自由的民主的均富的民主中国。

七,放弃你们僵化的陈旧的敌视异议人士的观念和做法,代之以对话,沟通,和解,合作的观念和方式谋求整个社会不同政治力量的彼此互补,共同遵守现代政治的法则和规范,共同推动中华民族的复兴事业。也只有这样,一党专政体制对社会人力和物力的巨大的损害,即对整个社会的创造力的巨大的损害,才能得到遏止。

八,取消对异议人士主刑结束以后的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限制,废止由此而来的加在异议人士生活中的种种阻碍和枷锁。

九,放弃你们的强权崇拜的过时的思维方式。现代社会,企图一味依靠强权,封杀异己的声音,封杀异议人士或民主力量对特权群体误国误民的行为的抗争,其最终结果只能是压迫愈深,抗争愈猛,只能加剧强权政治的危机。

当初贵党迷信过公有制,历史的经验证明了这样的迷信不是破产了么?我们真诚地希望,公有制迷信的破产,能够启迪贵党的有见识的领袖,清醒地看到迷信强权政治,它只会加剧社会的各种危机和贵党的统治危机,最终给中华民族带来更大的灾难,使我们堂堂大国,在世界上扮演落后的愚昧的蛮横的与民主科学文明背道而驰的角色。

最后,我希望我们的同道,无论在世界何地,都应该加强交流互助。不要因警方的干扰挑拨离间分化而相互猜疑疏远冷漠。我们的同志,无论他的能力有什么缺陷,无论他性格有什么缺陷,只要他坚定地保持民主的理念,他就是个有益于民运事业的人。我们的联系应该是大胆的公开的互信的。这样才能有利于我们更好地交流沟通,检讨方略,共享资源,进行有效的分工和合作,形成强大的势力,去推动中共的政改。

杨天水张玉祥合著于南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