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了五百多人逃离大陆

七月下旬与八月上旬,“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朱耀明牧师一行七人,来到北美洲访问,探望八九“六四”后流亡美国、加拿大的中国民运人士。海外民运人士把“香港支联会”的每一位成员都视为自己的亲人,他们把朱耀明牧师一行访问北美,称为“支联会”的“探亲”之旅。

朱耀明牧师是流亡海外中国民运人士“我要回家”运动的发起人,他此行也是要激励流亡人士,继续推动“我要回家”运动,向中共讨还回国的权利。

旧金山是朱耀明牧师一行访问北美的第二站。之前他们访问了加拿大的温哥华,之后访问了拉斯维加斯、纽约和首都华盛顿。

旅居旧金山的八九民运学生周锋锁、封从德、方政,“美国香港华人联会”副会长张志强,“北加州香港会”负责人陈国禧,接待了朱耀明牧师一行。王丹、杨建利、项小吉、滕彪等流亡海外的八九学生和民运人士,专程从美国东岸来与朱耀明牧师见面。朱耀明牧师倡导的“我要回家”运动与旧金山中国民运组织“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人道中国”、“北加州香港会”联合举办了“中国民主前路研讨会”,探讨中国将要到来的大变局和流亡海外民运人士的回家之路。一百多位旧金山华人和中国民运与维权人士参加了研讨会。

朱耀明牧师在研讨会上发言,他回顾了二十八年前“香港支联会”营救六四屠杀后遭中共政府追捕的民运人士逃离中国的往事。他说:“二十八年前,我们帮助了五百多人逃离大陆,他们中,一部分到了美国、加拿大,一部分人到了英国、法国和北欧的几个国家。”

关注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

一九九一年和二○○九年,朱耀明牧师曾代表“支联会”探望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他说:“我九一年第一次探望逃亡出来的朋友,那时大家都觉得中共政权很快就要垮台,大家可以结束流亡生活回国、回家了,但是几年过去,回家的路仍然遥远。二○○九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到来前,我们发起‘我要回家’运动,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

虽然漫漫的回家路仍未走到尽头,但朱耀明牧师说:“这一次再来探望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与前两次看到的大不一样:一九九一年,很多流亡人士没有工作,心情苦闷彷徨,而今都有了自己的家,有工作,有儿女,年纪大的人已经当了外公、爷爷。这次探望,对我本人、对支联会全体成员,真的是很大的激励,也是很大的安慰。”朱耀明牧师表示,他们将把这次北美“探亲”之旅的所见所闻拍成纪录片,在“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日时播放给香港市民看。

朱耀明是香港著名牧师和社运领袖,六四屠杀后是营救中国民运人士“黄雀行动”的主要策划及执行者之一。他曾任“香港支联会”副主席,目前仍是“支联会”重要成员。许多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是朱牧师参与营救出来的,并在滞留香港期间,受到“支联会”的安置和朱牧师的照顾,八九民运学生对话团团长项小吉便是其中一位。他曾在香港滞留三个月,朱牧师与“支联会”的成员不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还给他以精神上的安慰,所以项小吉对朱牧师、对“支联会”、对港人,感情格外深厚。项小吉现在是纽约著名律师,同时也是坚定的民运人士。他表示他会继续参与朱耀明牧师发起的“我要回家”运动。他说:“坚持不懈的从事民主运动,是我的回家之路。我离开中国已经二十八年了,但我心中只有一种信念,一种情怀:就是推动中国民主的实现,所以我的回家路,就是我的民运路。”

与朱耀明牧师见面的政治流亡人士都对中国未来的大变局表示关注,并表示将和“香港支联会”一起,积极促使变局的早日到来。

“香港支联会”与中国民运人士有着血肉般的联系,也许若干年后,朱耀明牧师又要率领“支联会”的成员,再进行一次“探亲”之旅。不过,那可能不来海外了,而去中国,因为那时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已经回国、回家了。

动向2017.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