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英雄主义,与历史上任何以一人一族一派一党的利益为目标的自我牺牲式的英雄主义有根本的不同,是一种以民权民生为目标的勇于牺牲自我利益的,与旧体制、旧势力、旧恶俗展开战斗的精神和行为。民主墙一代,实践了民主英雄主义。在黑暗专制恐怖笼罩国民灵魂的时代,西南的黄翔等、北京的魏京生刘青任畹町徐文立胡平等、南京的徐水良等、青岛的孙丰等,上海的傅申奇等,湖北的秦永敏等,广东的刘国凯何求王希哲等,云南的陈央潮等等,代表了那个时代我们中华民族的良知,面对当时世界上罕见的极权专制势力,勇敢地站在追求民权民生的前沿,揭露和抨击极权制度罪恶。那个时代,统治阶层普遍的麻木冷酷,极端地仇视民权民生,民众中普遍的恐惧和怯懦,极端地疏远公理正义。然而民主墙一代,继承了夸父逐日的勇猛,义无返顾地对抗邪恶制度,多数人因此受到十年乃至于近二十年监禁,饱受了专制铁狱的摧残,在当时这是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几乎和民主墙同时代,王炳章博士开辟了海外民运的战线,和国内的民运遥向呼应,不断激发民运的浪潮。

八九民运大潮前夕,大陆朝野涌动着两股民主英雄主义的洪流。在体制内,以胡耀邦赵紫阳为领袖的,以陈子明鲍彤包遵信王军涛严家祺陈一咨苏绍智等为主力的改革派,力求加快推进大陆民主化的进程;在民间,则有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为代表的一大批知识精英,在各地民主沙龙进行民主播种,致使蕴藏在国民灵魂深处的民权民生的热望,借悼念胡耀邦之机,喷发出来了,发出了电闪雷鸣般的怒吼,掀起了永垂人类历史的八九中国民运大潮。

即便遭到血腥镇压,民主英雄主义的火焰也没有熄灭。九十年代初期,刘青等在海外建立了有效的民权组织;王丹张铭等为代表的天安门一代,经历了专制铁狱之后,继续奋战在海内海外;李海等志士在1993年底签署了《和平宪章》,发出了89六四之后首次引起世人注意的群体性的政治呐喊;以丁子霖教授为首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血泪控诉,响彻全球;继而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等为首的中国民主党以惊世骇俗的力量和影响,在大陆国民中扩散了民主火种,这个队伍中的很多落难者,都显示出了无比的英雄气概,拒绝和专制守旧力量妥协,至今还被监禁在牢狱,其中比较著名的胡石根刘贤斌就是他们的代表;继而有杨子立等青年四君子不惧怕牢狱之灾,为民权民生而呼喊;继而王策、杨建利、王炳章、张林、魏泉宝等先后闯关回国,震撼了朝野;继而刘晓波、余樟法、杨银波、郑贻春等为代表的一代自由撰稿人,林牧许良英羊子为突出代表的老年民主精英等等,在海内外媒体上向专制制度发起攻击;香港不断的民主诉求,终于酿成了鼓舞人心惊动世界的二零零三的七一大游行,洪哲胜领导的《民主亚洲基金会》、张伟国主办的《新世纪》、李洪宽主办的《大参考》、《辛灏年主办的《黄花岗》,以及《北京之春》《大纪元》、《博讯》、《自由亚洲电台》等等,为传播民主人权思想,为推进海内外民主力量的沟通和联合,提供了坚实的思想阵地。

民主英雄主义还有几种力量容易遭到遗忘和忽视,他们同样是我们中华民族民主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力量。

第一种,是自由宗教运动的力量。共产专制力量控制大陆之后,自由宗教力量就立刻遭到了绞杀。但是八十年代以来,自由宗教运动渐渐抬头,基督教家庭教会不断抗争,穆斯林始终追求公理正义。而给大陆社会的精神世界造成强烈冲击的法轮功,则在短短的几年之内,显示了极其强大的生命力量。在官方不断迫害和自由宗教运动顽强抗争的对立中,信众们历尽磨难,要么身陷囚牢,妻离子散,要么遭到灭顶之灾。在他们勇敢无畏的牺牲中,我们看到了光耀人寰的民主英雄主义的情怀。

第二种,是知识界精英。有已经过世的李慎之老先生,公开讨伐中共宣传部的年轻的焦国标教授,揭露时弊呼求民主自由的作家刘晓波、余杰,为民权民生呼吁的胡星斗教授,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郑恩宠、刘路、张耀杰,为国民权益仗义执言的蒋彦永教授,撰写了《中国农民调查》的陈桂棣、春桃夫妇,等等。由于直接面对腐败分子,他们的处境就更加充满危难和艰险。

第三种民主英雄主义存在于在体制之内。这股力量也试图冲破旧的体制,走向民权民生。抵制虚报产量、拒绝逢迎上司的前合肥长丰书记黄同文,揭开三农危机的硕士书记李昌平,终日为三农焦虑的何开荫与杨文良等等,就是他们当中的优异的代表人物。他们同样面临腐朽落后的守旧派的压制和打击,同样拥有民主英雄主义色彩。

第四种民主英雄主义,闪烁于工农大众自发的维权上访的抗争之中。每年全国各地农民自发的抗暴,以辽阳和大庆的工潮为代表的时起时伏的工人阶级的抗争,尤其是河北沧州的不畏强权的民运斗士郭起真,唐山地区誓死揭发腐烂官府的硬汉郝树清,告倒河北原书记程维高的共产党人郭光允等等,都是以自我牺牲的精神,挟精卫填海的勇气,向腐朽落后的势力开战,赢得了局部性的胜利。他们的英勇行为,鼓舞了更多的国民。

第五种民主英雄主义的群体,主要是大陆以外的政党、团体和媒体。他们从未向大陆的极权专制主义的势力妥协,一直在帮助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遏制中共极权主义的肆意扩展。

十五年来,中国政治腐败加重,经济危机加重,贫富两极分化加重,国民道德沦丧加重。专制是所有这些问题继续恶化的总病根。为了避免中国社会的分崩离析,为了中华民族的新生,中国社会更加需要民主英雄主义。

我们呼吁,中共高层的改革派要勇敢崛起,效仿广受世人尊敬的德才兼备的胡耀邦和赵紫阳,拿出应有的民主英雄主义气概,大胆地抵制专制派,与特权生活方式决裂,与中华民国的各个民主党派、民运群体、大陆现有的各个党派、香港特区的民主党派和民运的各个群体、自由宗教运动的各个教会、达赖喇嘛等其它少数民族的民运力量,展开对等的沟通和谈判,以期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并实现中华民主宪政。

我们呼吁民运的各个群体,继续光大民主英雄主义,实行广泛联合,以期形成坚实有力的大陆在野党。这就要求大家在联合的过程中,以宽容谦逊的胸怀,遵守民主程序和规则。我们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难道就不能在相互的民主礼让中达成和解与妥协吗?如果希望六四英烈的血没有白流,那么我们首先就必须在内部联合上顾全大局,不害怕牺牲个人的名位;统一的更大规模的民运组织形成之后,还必须打破狭隘的“老子天下第一”的那种党文化观念,必须看到复兴中华民族,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实现中华民主宪政,不是任何一个党派团体可以单独完成的历史重任,必须谋求同各种追求民权民生的政治的和宗教的力量的结盟。我们呼吁:中国军队的官兵们,人民的血汗养育了你们,你们有责任效仿六四前拒绝开枪的那些坚持正义立场的,坚持军队中立的官兵,在未来的社会变革中,做军队国家化的推动力量,摆脱军队党派化的邪恶之路,拒绝任何要求你们干预政治或者向国民开枪的罪恶命令,做我们中华民族国家的而非党派的安全柱石。

我们呼吁:中华民国和香港以及海外侨民中的自由民主力量,光大民主英雄主义,在财经上更加积极的支援大陆民运战士和群体,以便他们能够更加有力地履行推进民权民生的神圣使命。

我们呼吁:名义上还站在体制内的自由知识分子或者干部,你们仍然要继续拿专制腐败势力的薪水,但也要继续坚定不移地挖专制腐败势力的墙角,更主要的是你们应该运用你们现有的优势大胆地,巧妙地支持民运。

我们呼吁:在这个无限悲痛的日子里,任何想推进中华民族复兴事业的力量,都必须明白,离开民主英雄主义道路,都必将无所作为。民主英雄主义道路,是走向民主联邦宪政的道路。民主墙和八九民运,已经吹响了进军的号角,愿意推进中国社会进步的个人、群体、党派,都有责任在这条充满惊涛骇浪的道路上,擎举民主英雄主义旌旗,与专制和腐败势力搏击,向自由平等民权民生的目标奋进!

张林(安徽)李国涛(上海)王庭金(安徽)戴学武(上海)支持签名人:东海一枭(广西余章法)杨银波(重庆)徐高金(江西)刘二安(河南)杨天水执笔(江苏)

附注:这是5月28日中午以前的集体修订稿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