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汽修工用千斤顶
把整个天空抬向原位
遗落的一片云,蠕动轻絮
却压坏他的脚趾

这一拨地盘工
在疑似上帝的泪水
砸出的深坑里
撩乱钢筋,静静地将混凝土
用另一种虹吸敛起

仅仅是传说,不够分量
上帝使出重体力
让人类变轻——
既然天空尚未归到原位
既然汽修工去了医院
既然那耀眼的缺口或伤口还在……

9.18.2014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