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思考录之六

感谢先生给予我太多的赞誉,鼓励,期待。我一已经很久没有安静下来,好好加强学养了。就目前的学养荒疏状态,是无法很好答复你的信件的。以下我只能谈谈我们的一些有关于有神论和无神论的思考,作为敬重您的一点回声。

我们很多人都认识到,马列主义是反基督的。或许有人说,无神论也是一种信仰,自由选择的权利,无神论者同样应该拥有,这样的人会继续说,马列主义反基督有什么错误呢?

马列主义是西方近代的韩非主义,韩非主义是中国古代的马列主义。这两种主义都受到中国的近代最大暴君毛泽东及其同党的推崇,它们共同特点是鼓动国家领导对人民和下级实行暴政,提倡暴君玩弄诡计,煽动人类之间互相仇恨和互相残杀。这样看,无神论本身并不见得异常败坏,但是马列主义这样的无神论,由于对私有制的仇恨失去节制,对当时人间社会的完全可以通过改良而矫正的弊病的仇恨失去节制,发展到了一种非常变态的境地,无止境地提倡暴力,煽动人间仇恨。自由平等的乌托邦的旗号,不过是它们发泄病态仇恨的旗帜而已。于是这样的无神论反基督,就是非常有害了,整个二十世纪的人类历史已经用血腥的,无数人民丧身的,无数人权受到践踏的,无数心灵日夜痛苦的代价,证明了马列主义这种无神论的邪恶结果。

其实,耶稣在世的时候,就预见到了后来的马列主义之徒的祸害,他警告过他的门徒,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过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很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以为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做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马太》二十四章1-14节)

只要考察一下马列主义,斯大林,毛泽东等等所有所谓的马列主义革命家的言行,就可以看到他们就是耶稣预见的那些假先知,他们使用不同的文字,说着大体相似的欺骗世人的乌托邦话语,鼓动人间互相仇恨,互相残杀,互相陷害,将人间沦入灾难和苦海。

耶稣召唤他的信徒,不要上当,提防假先知,在西方世界目前得到了广泛的呼应,马列主义早被抛弃。在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马列主义的危害性和救世幻想的虚假性。我们也正是这样的响应召唤的人员。我们完全能够“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就知道夏天近了”。当我们看到西方世界从普遍拒绝马列主义到自由民主制度日臻成熟,就知道我们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由于国民普遍地认清马列主义的危害性,而临近了。

我们同时也感觉到,上帝召唤我们,不光要我们识破马列主义这样的推崇暴力和诡计的假先知式的邪说,更要我们修炼自己的品行。用博爱的力量去战胜暴政,需要漫长的历史时期和惨痛的巨大的牺牲。而要战胜自己心中的暴君——就是那些私欲和嫉妒的心理,很多时候不比战胜暴政简单。

耶稣给了我们嘱咐:“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上帝要求人间相互爱护,当然爱这样的上帝永远对人类有利。爱上帝必然给人类带来福惠。相反你要是爱提倡人类相互残杀的马列主义,能够造福人类吗?绝对不能。

如果我们多数人,爱人如己,那么我们这些自由民主的使者,就能够凝聚成一个精诚合作的团队。那样,我们就会有力量展开有效的战斗,有效的救援,不至于仍然象目前这样,分散而弱小,随时受到中共专制派的任意的打压。

保罗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但你这属上帝的人要逃避这些事情,追求公义,虔诚,信心,爱心,忍耐,温柔。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我们真的希望包括我们和我们朋友,都打败心底贪恋钱财和个人享受的情结,让人类之中的窘困者,让我们的难友们,分享我们的钱财。缺少“追求公义,虔诚,信心,爱心,忍耐,温柔”,我们自己的阵营就会继续受到马列主义和共产党人的相互攻击,相互危害的阴魂毒化,最后所从事的自由民主事业,不过是个旗号而已,骨头里面从事的仍然是马列主义式的争权夺利而已。

保罗又说:“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气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不要自以为聪明。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要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

我们经常念叨这段嘱咐,如果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个个放弃心中志气高大的肤浅的傲慢,以同心和睦为原则,那么我们的力量就会在上帝的引导下,不断长大,直到压倒专制腐败的势力为止。

上帝应该容许我们为您祝福,祝福你多蒙上帝的恩惠和崇爱,愿智慧,仁慈,公义,永远是您的财富,并且运用这些财富,帮助中华民族尽快将反基督的马列主义完全驱除出境。

杨天水于南京

2004年7月26日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