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

Share on Google+

——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九

刘水是中国民运的主将之一,八九民运之时,在甘肃省西峰市,他以少年豪气,领时代风潮,为自由民主而战斗,遂遭到中共的政治迫害。多年的牢狱之后,他到了深圳,和很多的民运斗士一样,颠沛流离,备受政治的物质的精神的三种挤压。但是在艰难困苦面前,他并没有胆怯退缩,并没有放弃战斗,继续注意时政,关心民权,经常撰写文章,揭露专制腐败群体的罪恶,为民权而呼喊申冤。

正因如此,他得罪了深圳当局,也得罪了这个国家的专制腐败群体,于是报复追赶过来。大约在今年春天,深圳司法系统竟然以嫖娼为根据,裁定劳教刘水三年。

劳教制度本身是个罪恶的制度,即便是与目前的宪法、立法法,也是矛盾的悖逆的。这个制度下,一个公民的自由,可以任意剥夺,就是说,一个公民,有点小小的错误,或者什么错误也没有,便会在没有检察机关和法院的司法程序之下,就随意地被一个叫做劳动教养委员会的机构,其实是公安局,通过一纸裁定而剥夺掉自由,投入和监狱根本没有什么差异的监禁场所—劳动教养所。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画家严正学先生,对这个法律上没有根据的制度,都做过细致的深刻的解剖。即便是刘水有官方所构陷的过错,为什么别人罚款五千左右,就可以获得自由,而刘水就必须劳教三年呢?

如果刘水根本没有官方所构陷的过错,那么用非法的劳教制度报复刘水,就是罪恶上的罪恶了。用这种双重的罪恶,来迫害政见持异者,在自由民主文明的潮流席卷全球的时代,是多么卑污低劣的行径。劳教制度已经为千夫所指,众矢之的,而以此来对付追求自由民主文明进步的力量,则显得专制腐败群体的黔驴技穷了。

我们相信,刘水一定没有主观上的嫖娼故意。是谁引诱他去喝酒?又是谁指使那些引诱者,用酒灌醉刘水,然后诱使他进了歌厅的包间呢?稍微了解点大陆情况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正确的判断。有个常识,我们不能忽视,那就是在中国民运的每一个斗士周围,都有很多共特或他们的线人,这些人整天伺机捕获我们的可乘之机,很多时候他们会不择手段制造这样的机会。

尽管我们明白有人在刘水事件上做了手脚,使一员民运主将,受到了冤枉和监禁。因此我们有责任为刘水辩护。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民运斗士,都必须吸取刘水的教训,远离色情场所,使那些企图在这个方面做手脚或者抓辫子的人,无从下手,无法得到他们想得到的用来损害民运声誉或者限制斗士自由的机会。

色情场所是商业化的产物,也为商业化而存在。而我们所从事的事业,不是商业化的事业,乃是一种崇高的伟大的自由民主事业,这个事业的目的要在中国废除专制制度,实现政权转移的和平化理性化,实现公民的普选权和广泛的政治参与,最后实现民族之间的和睦和民生事业的进步。这个事业和色情场所没有丝毫的因果联系,不进色情场所,丝毫也无损于这个事关中国国民的权利、福利和安宁的事业。

我们所从事的自由民主事业,所谋求的是世俗性的义利,所以我们不是禁欲主义者。我们希望我们的朋友,即便是偶尔去色情场所,也应该将自己的行为节制在这样的范围:了解那里的物质水准,那里人群的生活方式和思维状态,那里的消费水平和普通国民的消费的距离有多大的差距等等,除此以外,尤其是进包间等,一定是要极力避免的。自制力是维新者图强者的武器,放弃这个武器,我们就会不战而败。兵法上所说的“致人而不致于人”的意思是要牵着对手的鼻子走而不要被对手牵着鼻子。如果我们不能远离色情场所,那么我们必将经常“致于人”,被对手牵着鼻子。这样的局面,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要远离就必须远离吃喝玩乐之徒。一个人,即使他不是共特或者共特的线民,只要他是个吃喝玩乐之徒,就不可能对自由民主的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和这样的人不份彼此,经常混迹一道,结果只能近墨者黑,受到很多不良的影响,生活上追求享受,精神上松懈斗志,最后不知不觉地走向自由民主运动的反面。

朋友们,我们为刘水先生呼喊的同时,必须意识到远离色情场所、远离吃喝玩乐之徒,是从事自由民主事业者的重大的责任。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1,1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