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

中国大陆自从沦陷于马列主义的统治之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以及所有符合人性的自由、自由的生活方式等,都遭到了灭顶之灾。我们反复说过,马列主义的无神论之下,结果必然是唯私我论、唯物利论、唯权力论、唯活命论、唯暴力论、唯强权论、唯弱肉强食论的普遍流行,国民应该享有的公民自由权利,在这样的制度和风气之下,哪里还会有存在的空间呢?

马列主义的本质是反自由的。尤其是在毛共绝对专制主义的统治时期,自由真的彻底被消灭了。邓小平开始了相对的即开明的专制主义之后,追求自由的潮流重新抬头了。

中国的自由主义,早期,多半的追求和西方古典时期的自由主义的追求基本相同,就是说追求的是思想的自由、言论的自由、结社的自由、信仰的自由,政府降低或减少对社会经济的、国民生活的、人的个性的干预等等。这类追求在巴鲁赫。德。斯宾诺沙(1632-1677)和约翰。斯图亚特。密尔(1806-1873)那里,是常见的主要的内容。

斯宾诺沙说—“天意赋予每个人以自由”,“民主国家应该容许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政治的真正目的是自由”,“自由判断之权越受限制,我们离人类的天性越远,因此政府越变得暴虐”,“思想自由本身就是一种德行,不能禁绝”,“自由比任何事物都珍贵。我有鉴于此,欲证明容纳自由,不但于社会的治安没有妨害,而且,若无此自由,则敬神之心无由而兴,社会治安也不巩固。”

密尔说—“所谓自由,是指对于统治者的暴虐的防御。”压制一种意见不能发表是“特殊罪恶”,“是对整个人类的掠夺。”“在精神奴役的一般气氛中,曾经有过而且也再会有伟大的思想家。可是在那种气氛之中,从来没有而且也永不会有一种智力活跃的人民。”“真理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立物的协调和结合问题”,“而一到人们偏注一方的时候,错误就会硬化为偏见,而真理本身由于被夸大变谬误也就不复具有真理的效用。”“个性的自由发展,乃是人类幸福的主要因素之一。”“凡是压制毁坏人的个性的,都是专制,不管它叫什么名字,也不管它自称是执行上帝的意志或者自称执行人们的命令。”

密尔认为,政府不但应该承认被统治者的自由权利,重要的政策措施还应该得到被统治者代表的认同。同时,政府应该减少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减少人民自治范围事务的干预,实行小政府大社会,避免政府包揽更多的社会事务。

民主墙以来的自由主义潮流,一开始就汹涌澎拜,到了今天的网络时代,更加是势不可挡。

我们应该看到掀起中国自由主义的潮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领军人物也不是某个个人,而是一群人。民主墙时代,贵州的黄翔等,北京的魏京生、任畹町、刘青、徐文立等,青岛的孙维邦(孙丰)等、南京的徐水良、西南的陈尔晋等,都是自由主义的勇猛的提倡者和追求者。那个黑暗的时代和政府,以漫长的牢狱压制了他们的挑战。

而后,八六学潮前后,自由主义学者王若望、方励之等,八九民运前后,胡平、王军涛、陈子明、苏绍智等,尤其是九十年代以来的,直到今天的北京的刘晓波、安徽的张林、陕西的颜钧、上海的李国涛、深圳的赵达功、重庆的杨银波、沈阳的郑贻春、北京的余杰、女性精英尤其是身居海外的有茉莉、盛雪、徐沛、何清涟,身居国内的有萧雪慧、不锈钢老鼠,等等。些人只是代表性的人物,他们的同道遍布五湖四海,到处都有他们战斗过的痕迹,到处都有他们的不惧怕牢狱的同道,他们高声呐喊,反对专制主义,呼求自由民主,个人的安危、个人的享受、个人的名利,并不在他们的追求之内,他们梦寐以求的是中国社会的自由和民主,以及于以之下的真正的繁荣、发达、和国民的富足和安康。

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自由主义潮流,和民主墙时代相比,更加丰富了。从前,人们主要以古典主义的基本的自由内容为诉求,思想的、言论的、出版的、集会的、结社的、信仰的、个性的等方面的自由,是目标;现在,人们的追求中,加进了新自由主义的色彩。

新自由主义,从英国格林、霍布豪斯到美国的韦尔、罗尔斯,都强调社会的变化,需要加强国家归经济和社会的干预,但是这种干预的目的仍然是保障和更好地实现人民的自由。罗尔斯强调保证平等的政治自由,是宪政的首要原则,而为了人民真正地享有自由,就必须在经济上照顾他们,以便他们有能力分享事实上的自由,同时“所有的公民都应该有了解政治事务的渠道”。

只要经常阅读以上提及的那类人的文章,就可以知道,目前的中国自由主义者,除了关注古典主义的自由之外,同样关注新自由主义的诉求。他们热切地关心弱势群体,呼吁国家增加政治的透明度,同时并不排斥国家通过经济的手段参与社会的经济的运行和发展。

我们的民族应该感谢这批自由主义者。他们以一种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坚韧和勇敢,不断地向世界上最大的极权专制主义势力发起冲击。他们的目标是中华民族的自由和民主。他们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着专制主义强加给他们的磨难。在这群优秀的中华儿女中间,我们挑选两个人,作为他们的代表。一个是刘晓波博士,他是海内外所有经历过牢狱之灾的自由主义者的代表;一个是余杰教授,他是所有尚未经历牢狱之灾,但是同样勇敢抗击中国极权专制主义的自由主义者的代表。总体上说,他们是真正的中国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性人物。因为有了他们,和他们身边的大群的追求自由民主的同道,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的希望才不会熄灭。正因为有了他们的无畏的战斗,自由主义战胜马列主义就成了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一个历史趋向。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