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思考录之十五

专制腐败是所有人的敌人,因此它遭到越来越多人的批判和抵制。近年来,除了风起云涌的如火如荼的公民的自发的上访、示威外,记者、学者、教授、律师等群体中,涌现出了很多杰出的斗士,诸如颜钧、胡星斗、焦国标、刘路和郭国汀等,他们不害怕失去已经拥有的体面的职业、稳定的收入、优越的社会地位,本着人类良知的神圣责任,不断地批判社会积弊,提出社会改新的方案,痛斥丑陋的违反人性和文明准则的专制制度。

颜钧是这个群体里一位英俊的斗士。这位只有三十岁左右的记者,一向以道义为己任。就是说无论在对待中华民族的进步阻力,还是对待自由民主运动的朋友,他都将真理和责任放在首位。按世俗的流行风气,一个记者,只要他和腐败潮流同流合污,在政治腐败和新闻腐败交叉感染的恶流中,他可以谋取很多物质上的利益,但是他拒绝这样的堕落。在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比保持良知和高尚的节操更加难能可贵的呢?要知道廉耻感的普遍沦丧,已经是目前中国大陆的一个庞大社会特征了。

颜钧的文章,有的充溢着炽烈的爱国之心,比如悼念袁崇焕一文如是;有的充满了对弱势群体的深切的关注和对社会冲突的担忧与焦虑,比如关于东北工人运动的思考一文如是;有的则完全是理性的渐进的意在推动中共加速政治改革的善意表达。同时他还是这样一个人,尽力节俭,将省下来的余财,用来接济困难的同道或者他们的家属。

即便是这样一个稳健理性的国民,中共的专制保守派也不放过,于两千零二年监禁了他,随后又强行判处他三年徒刑。真理遭受压制,良民遭受打击,这本来是专制国度里常见的现象。但是压制和打击,判刑和监禁,只会造就更多的更坚定的自由民主的斗士,而每一次打压,都等于是专制者为自由民主免费做一次全球性的广告,这样的广告,使得更多的人更多地了解民运,更多地受到自由民主运动的影响。

中共统治集团里的改革派,应该清醒了,不要继续向专制保守派妥协,你们应该看到国民的力量,正在蓬勃兴起,而守旧的力量,除了日益萎缩之外,别无出路,他们眼前的一点点物质力量的强大,在民主化势力不断增大的今日世界,转眼之间就会变的虚弱,直到土崩瓦解。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任何力量,尤其是在自由民主文明占绝对优势的今日世界的任何力量,只要它失去道义的性质,它的前景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专制的势力,具有道义的力量吗?谁不知道它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呢?监禁、监狱,能够长久维持专制保守派的利益吗?不能!它至多只能短期地压制住自由民主的运动。监禁和监狱,对于专制制度,不过是强心针剂,根本没有长久的效用。我们都知道,更多的打压,只会制造更多的更坚强的更成熟的斗士,就是说,专制制度越是努力打压自由民主,等于越是努力地制造更多更强更成熟的对手,知道专制制度众叛亲离为止,这不是在自行瓦解专制制度自身吗?

也可以说,我们没有权利害怕牢狱,因为目前专制保守派的任何残酷的打压行为,都等于是专制制度自毁长城的愚蠢行为。它只会造成民主的日益多助和专制的日益寡助。寡助者真的能够万世为王吗?只有对世界大势一无所知的傻瓜会如此认为。

有我们好弟兄颜钧并不孤立,他所从事的正义事业,离自己的目标正在靠近。有他这样的斗士,作为国人的榜样,又有众多的国民日益觉醒,专制制度告终的日子还会很遥远吗?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