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从安多、从拉萨、从康,开始传来2009年藏人不过年的声音,到现在已汇成强音,被境内外藏人响应,转化为实际行动。不过年,什么意思?如何才算不过年?这样的问题,许多不是藏人的人都不解地问到过。是的,只是一句“不过年”,太简单。而不过年,并不是说,在新年到来的日子,装着无所谓,让年节像平常日子一样地过,其理由以及方式,正如在藏地传播的一份倡议所言:“在拉萨3•10事件中,数以千计的同胞被捕入狱,数以千计的同胞惨遭迫害,数以千计的同胞下落不明,我们这些安生苟活的藏人,如果你还良心未泯,如果你愿意同甘共苦,就请做到以下两点:不纵歌欢娱;不燃放爆竹烟花。仅此两点希望大家都能做到,让我们缅怀逝者,祈福生者!”

我在上一期节目中,对这一行动的评论是:“……这已然构成了一种崭新的抗衡,其意义乃是伟大的‘公民不服从’正遍及全藏地。”目前,如安多的阿坝、热贡、夏河等地,康的甘孜、德格、左贡等地,民间没有贺岁的气氛,诸多欢庆性质的民俗活动一概取消,民众怀着肃穆的心情去饱经摧残的寺院供灯祈祷,而拉萨及卫藏许多地方亦复如是。事实上,这是一次了不起的行动,其意义甚至可能超过去年。因为去年爆发的大规模抗议,令世界为之震撼,认识到藏民族对中国政府五十年的统治并不接受、并不认可。而今年不过年,呈现的是藏人内部的觉醒,在连听首歌、传句话都会被捕、判刑的恐怖境遇中,那么多的农民、牧人、市民、学生、僧侣,甚至体制内的藏人,自发地、普遍地做出这样的选择,表达的是分布在中国行政区划中五省区藏人休戚与共的愿望,以及对当局的不迎合、不捧场、不服从。

本来过不过年是一种权利,而且是最基本的权利。而当局的反应,一是用行政指令的方式,要求各地藏人必须以隆重、喜庆的方式过年;二是用暴力手段,视“不过年”为严重的“分裂”行为,抓捕抵制隆重、喜庆过年的藏人,如最近在拉萨展开的搜捕。将藏人视为假想敌的当局,天天讲的都是什么“密切关注敌情动向,始终保持临战状态”之类,因此任何非暴力抗争的代价都是巨大的,付出的是鲜血、囚禁,甚至生命!如康地左贡走上街头喊口号的白马才华,就在上个月葬身于军警的毒打之下,没有比这更残酷的结局了,我看着他充满青春活力的照片心如刀绞。

把不过年归为“公民不服从”令我心酸。且不说,“公民不服从”本是西方民主法治社会的概念,而在极权中国,连中国人自己都如是质疑:“‘公民不服从’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本土资源,甚至在中国有没有‘公民’,都还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更遑论‘公民不服从’了。”中国人在中国没有公民地位,那么近六百万藏人呢?从身份证的含义来说,分布在中国行政区划内的藏人是中国公民,那么就应该拥有并可以行使中国公民的权利。但事实是,所谓的公民权利,如同成了与藏人格格不入的东西;所谓的法律,不过是以公正的名义行使不公正的手段。而不过年,与其说是“公民不服从”,不如说是“藏民不服从”!值得书写并且传扬的是,面对当局制定的恶法和暴力对待,各地藏人依然勇敢地坚持着自己的权利,这分明具有与其他“公民不服从”所不同的意义,从而为“公民不服从”提供了新的案例。

2009-2-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