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6

马克思(网络图片)

1831年法国爆发里昂工人武装起义,规模有数千人,他们成立工人委员会,一度占领了里昂,坚持3天后,被镇压。1834年,里昂工人再次举行起义,坚持了6天。此次起义是前次起义的延续,直接原因是,政府逮捕审判工人领袖及禁止工人集会。1844年6月,普鲁士爆发西里西亚纺织工人的起义,3000多人以简陋的武器对抗镇压的军队,坚持了3天,被镇压。

以上是法国大革命至1848年,欧洲最主要的三次工人暴力抗争事件,其规模和延续的时间都很有限,并且工人们的主要要求是保障工作和提高薪金,政治要求也就是释放工人领袖,抗议禁止集会。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将此作为工人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标志。显然,他们夸大了这几次工人起义的意义,也夸大了工人阶级的觉悟和力量。

1848年,法国先后爆发二月革命和六月革命。

1830年,法国爆发七月革命,推翻波巴王朝,建立奥尔良王朝,立路易。菲利普为国王,体制仍然是君主立宪制,但较前朝,议会的地位大大提升,民权也大大提高,宪政基本得以保障。奥尔良王朝的主要支持者是金融资产阶级。作为君主立宪制,奥尔良王朝算是不错的,路易。菲利普也算是很温和的君主,并且也很开明,他以“平民皇帝”自居,生活简朴,施政谨慎。作为开明贵族,他曾支持法国大革命,并参加了雅各宾俱乐部。

但是1847年,欧洲爆发大规模经济危机,这是资本主义首次国际经济危机,加之1846年农业歉,这场危机直接导致了欧洲1848年的革命。危机爆发后,法国产业纷纷倒闭,大量工人失业,物价飞涨,银行破产,信用缺失,大批民众无以为生,社会生活陷入混乱……,由而爆发二月革命。这是一场不应有的革命,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况且在法国革命已经成为习惯。这场革命推翻了奥尔良王朝,路易。菲利普国王出逃。以共和派议员拉马丁和赖德律。罗兰等人为首,成立了革命临时政府,11个成员中包括2名工人代表。其后,临时政府宣布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同年12月举行首次民选总统选举,,路易。波拿巴高票当选总统。

实际上,法国二月革命并没有什么意义,这是一场由经济危机引发的国家政治痉挛,并未给国家带来有益结果。革命成了法国的癫痫,每遇到事端就要发作。虽然赶跑了国王,建立了共和国,但并未解决任何实际问题,既没有解救经济危机,也没有改变政治上的弊端,动荡反而加剧了法国的经济危机及政治冲突。因此数月后,法国再次爆发革命——六月革命。更具讽刺意味的是,3年后路易。波拿巴即发动政变,再一年后称帝——拿破仑三世,法国又由共和国回到了帝国——法兰西第二帝国。

法国二月革命曾使马克思十分激动,其不仅慷慨地为之捐献数千塔勒,而且当下决定奔赴法国。但其后,他批判二月革命“自从国民议会开幕后,平淡无奇的时期来临了。……工人在二月革命中进行战斗是为了使自己陷入工业危机的深渊。”“国民议会的工作至少对工人来说就是把二月革命的成果化为乌有,把他们拖回旧的关系中去。但是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因为,像国王一样,任何议会都不能命令具有普遍性的工业危机不再向前发展!……它不是强迫17岁到25岁的巴黎工人参军,就是把他们抛到街头;它把外地的工人从巴黎驱逐到索隆,并且连他们在结算时应得的工钱也不发给他们;它临时建议成年的巴黎人到按照军事方式组织起来的工场中去寻求施舍,但是必须具备一个条件:拒绝参加任何人民会议,也就是不再当共和主义者。”(马克思《六月革命》)

二月革命中,法国工人也参加其中,罢工、游行,与军警对战。第二共和国建立后,临时政府为了安抚工人,设立了“国家工厂”,安置了10万失业工人就业,“国家工厂”具有一定的社会主义的性质。

局于法国当时的社会和财政的状况,“国家工厂”,实行军事化管理,薪金亦低;但是其毕竟为十万工人提供了生活保障。但是国家财政有限,保障“国家工厂”就要像农民增税,而且“国家工厂”影响到私人企业的经营,因此国会提出关闭“国家共产”,回复过去的劳资雇佣关系。(参见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在国会的压力下,政府于同年6月21日,宣布关闭“国家工厂”,18-25岁的未婚男子编入军队,25岁以上的男子到巴黎以外地域修筑工程。此法令激起工人强烈不满,工人涌上街头,举行武装起义,人数达4万余,六月革命爆发。他们的口号是,“没面包,就要战斗”、“保障劳动权利”、“不到外地做苦工”、“打到国民议会”等等。起义坚持了4天。政府派遣25万军队,将之镇压。马克思称这次起义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第一次伟大的战斗”。

在六月革命被镇压的第三天,马克思义愤填膺地写了《六月革命》一文,在《新莱茵报》发表。这篇文章以二月革命和六月革命为例,划出了资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界线,确立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由此案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什么是马克思所批判的资产阶级革命,什么是他所倡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共产主义革命。

此文开篇即宣布,对六月革命的镇压意味“二月革命的一切幻想和空想的破产,一切旧共和政党的瓦解,法兰西民族分裂为两个民族即有产民族和工人民族。三色旗的共和国今后只有一种颜色,即战败者的颜色,血的颜色。它成了红色共和国。”他还说“没有一个著名的共和主义者站在人民方面!”他批评资产阶级的博爱,说“用真实的、不加粉饰的、平铺直叙的话来说,这种博爱就是内战,就是最可怕的国内战争——劳动与资本间的战争。在6月25日晚间,当资产阶级的巴黎张灯结彩,而无产阶级的巴黎在燃烧、呻吟、流血的时候,这个博爱便在巴黎所有的窗户前面烧毁了。”

马克思否定了二月革命,也否定了之前全部的资产阶级革命,否定了宪政、共和、民主制度,也否定了自由、平等、博爱、人权之价值,认为这一切全是虚伪的,是服务于资产阶级的,需要全盘推翻。唯共产主义革命及制度乃是真理,是为人民的,是人类最高价值。马克思的学说是奠立在对人类以往全部的历史和文明否定的基础上的。不论马克思是否有意,他已经站到了一神教那里,将共产主义作为绝对真理,是人类的终极,排斥一切。由此以后,这也就形成了共产主义思想、政治及文化的传统,否定以往人类全部历史和文明,唯己至高。

在这篇文章中,马克思将社会的各种力量统统都划到无产阶级的对立面中:“学究们拘守1793年旧的革命传统;社会主义的空谈家曾为人民向资产阶级乞求施舍,并且被许可做冗长的说教和败坏自己的声誉,直到把无产阶级的狮子催眠入睡为止;共和党人要求全部旧的资产阶级制度,只是不要戴王冠的首领;王朝反对派从事变中得到的不是内阁的更换,而是王朝的崩溃;正统主义者不是想脱去奴仆的服装,而是仅仅想改变一下式样,——这些人物就是人民在实现自己的二月革命时的同盟者。”

《共产党宣言》中说,“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其实,是马克思将复杂的社会关系简单化了。首先,其将社会中种种不同的群体、阶层、势力简单地归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大阵营;再而,又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侍、博弈、共生的复杂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人性、文化、宗教的联系,简单专断地归为敌对关系。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以他的阶级斗争论为基础,而将人类的全部历史视为阶级斗争,实乃大错。人类社会之存在,乃在共生合作,自然任何社会均有族群间、阶级、意识间的冲突和斗争,但是其包容在共生与合作中,否则社会就将崩溃或解体。而且社会越发展便越多元月复杂,有更多的恶冲突和矛盾,从而也就越需要容纳及共生合作的关系。

面对“六月革命”遭到的血腥镇压,马克思的愤慨是正义的,他对受难的悲悯和同情也是值得赞许的。但是作为理性思考,以及他的论断则是错误的。批判是容易的,愤慨是容易的,昂扬理想也是容易的,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如何现实地解决问题,而人类所面临的许多困难是无法解决的,起码有些是当下无法解决的。按照马克思对法国二月革命及六月革命的评述,只要法国工人阶级力量足够强大,在六月革命中取得胜利,并按照他的理论,建立共产主义制度,法国的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人民就能过上美好的生活。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爆发“六月革命”的直接原因是政府解散了“国家工厂”,政府之所以解散它们,乃是国家无法负担庞大的国营企业,其拖滞经济。二月革命后,政府设立“国家工厂”是救济性的,以维持失业工人的生计。按照马克思的批判,“国家工厂”非常不人道,对待工人是“按照军事方式组织起来,寻求施舍”,并剥夺他们的参加人民会议的权利。(参见马克思《六月革命》)可是,当时法国工人的生计就指望“国家工厂”的这点微博“施舍”,他们是为失去这点“施舍”而不惜流血,发动起义。工人阶级的要求很实际很简单,完全不是马克思所想的。

就算六月革命成功,那么食不果腹的工人们,如何解救经济危机,如何变出足够的面包?他们又如何组建国家?他们是否有这个能力?工人阶级是劳动者,无论将工人和得如何神圣,他们实际均无能力主导,管理国家。

马克思想的是,夺取政权的工人,能按照他的蓝图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共产主义制度。而实际上,又有几个工人在意或知道他的《共产党宣言》呢?工人们的要求就是有工作、有面包,能养家,即使是军营般恶劣的“国家工厂”。

马克思不仅按照个人的思想当作人类的真理,照此设计人类的制度、社会、未来,并且他在这幅蓝图中,为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安排了他们的命运。即为实现这幅蓝图,不惜流血献身,发动全欧洲的暴力革命。这是多么可怕的图景。幸亏马克思没有掌握到权力。而数十年后,列宁则在俄国实行了这幅蓝图。再过数十年,希特勒也是思路,按照他自己的憧憬,安排了德意志民族的命运。再后,还有毛泽东……。

人类之存在是自然形成的,需遵循人类所逐渐积蓄的文明经验,偏此,而按照人头脑的设想——即使是最伟大的思想,去安排人类的命运,不仅是妄想,也是人类巨大之灾难。

1848年.是克思异常兴奋和活跃的一年,这一年马克思30岁。

法国二月革命爆发时,马克思正在布鲁塞尔,他为之甚是喜悦。3月1日,他收到法国临时政府的信函,欢迎他回到法国。

1848年3月5日,马克思一家回到巴黎。马克思在巴黎重组了共产主义同盟中央委员会。并当选为主席。其后,维也纳、柏林等地连续爆发武装革命,德国革命爆发。马克思备受鼓舞,他和恩格斯即时起草了《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并去德国创建支持革命的《新莱茵报》,该报的定位是民主派机关报。

《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是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下发给其参加德国革命的成员的指示,核心是建立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德国共和国”,具体内容有17条:

1.全德国宣布为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共和国。2.凡年满21岁的德国人,只要未受过刑事处分,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3.发给人民代表薪金,使德国工人也有可能出席德国人民的国会。4.武装全体人民。今后,军队同时也应当是劳动大军,使部队不再象以前那样光是消费,并且还能生产,而所生产出来的东西要多于它的给养费用。此外,这也是组织劳动的一种方法。5.诉讼免费。6.无偿地废除一切至今还压在农民头上的封建义务,如徭役租、代役租和什一税等等。7.各邦君主的领地和其他封建地产,一切矿山、矿井等等,全部归国家所有。在这些土地上用最新的科学方法大规模地经营农业,以利于全社会。8.农民的抵押地宣布为国家所有。这些抵押地的利息由农民缴纳给国家。9.在租佃制流行的地区,地租或租金作为赋税缴纳给国家……。10.成立国家银行来代替所有的私人银行……。11.国家掌握一切运输工具:铁路、运河、轮船、道路、邮局等等。它们全部归国家所有,并且无偿地由无产阶级支配。12.所有官员的薪金没有任何差别,只有有家眷的官员,即需求较大的人的薪金可以比别人高一些。13.彻底实行政教分离。各教派牧师的薪金一律由各个自愿组织起来的宗教团体支付。14.限制继承权。15.实行高额累进税,取消消费品税。16.建立国家工厂。国家保证所有的工人都有生活资料,并且负责照管丧失劳动力的人。17.实行普遍的免费的国民教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该《要求》是马克思为这场革命制订的纲领、目的,并勾画了德国共和国的蓝图。马克思的这些要求仍让人瞠目结舌,简直是艺术青年的异想天开。不要说当时诸侯分立的落后德国,就是当今任何政体任何国家也不能做到。

要注意,这不是一篇思想理论文章,而是共产主义同盟参与革命的指令。这是《共产党宣言》发布后,马克思领导共产主义同盟首次直接参与革命。这与其说是政治,不如说是行为艺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革命从启始就是妄想,无视现实,不顾后果,而又是暴力革命,其难道不比封建专制、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更为恐怖吗?

当时,德国尚是欧洲落后地区,工业刚刚起步。“在1848年以前,德国实际上是没有大工业的。手工劳动占优势;蒸汽、机器很少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九卷,恩格斯“俾斯麦先生的社会主义”)1846年,德国地区的工业人口仅占人口比例的12.2%,而且多是手工业工人,受雇于作坊。1848年,德国手工业人数为84.2万人,而工厂工人为55万人。当时,柏林人口40万,工人只有5万。大多数工人没有什么政治意识,也更谈不上共和要求。(参见:关勋夏《关于1848年德国革命任务问题》)

恩格斯评述“当时德国资产阶级还刚刚开始建立自己的大工业,它既没有力量,也没有勇气,更没有迫切要求去争得在国家中的绝对统治地位;无产阶级也是同样不发展的,是在完全的精神奴役中成长起来的,没有组织起来,甚至还没有能力独立地进行组织。它只是模糊地感觉到自己的利益同资产阶级的利益的深刻对立。”(恩格斯《马克思和新莱茵报》)“德国的产业工人一直是在中世纪保持下来的那些条件下混日子。”(恩格斯《俾斯麦先生的社会主义》)“……难怪革命刚爆发时,很大部分工人都要求立即恢复行会和中世纪享有特权的手工业行会。”(恩格斯《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

他还说,“在德国,大部分雇佣工人并不是受雇于现代的工业巨头,而是受雇于小手工业者,他们的全部生产制度,只是中世纪的遗迹。……无怪乎在革命刚爆发时,很大一部分工人都要求立即恢复行会和中世纪的享有特权的手工业行会了。”并且“在德国,由于大资本家和工业家阶级不发达,小手工业者小商人阶级人数很多。在较大的城市中,它几乎占居民的大多数;在较小的城市中,由于没有更富裕的竞争对手同它争夺势力,它完全居于支配地位。……这一阶级的观点是极端动摇的。”(恩格斯《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

就当时德国的这种状况,靠谁去实行马克思的伟大纲领?又如何去实行?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的共产主义同盟参加了1848年的德国革命,《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雄心勃勃。但其实际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两三百个分散的同盟盟员消失在突然卷入运动的广大群众中间了。”(恩格斯《马克思和新莱茵报》)1849年5月,革命失败后,马克思关闭了《新莱茵报》,流亡英国。

马克思夸大了工人阶级的觉悟和力量,夸大了共产主义同盟的作用,最终他是夸大了自己,他以为他可以像拿破仑指挥千军万马,而他实际只有个人激情和空泛言辞。

(未完)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30/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