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香港支联会以及多个团体,在刘晓波“尾七”当天游行到香港中联办,默哀悼念刘晓波

香港支联会以及多个团体,在刘晓波“尾七”当天游行到香港中联办,默哀悼念刘晓波。(王四维拍摄)

周三(30日)是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的七七49天,也就是民间传统的“尾七”。香港支联会及多个团体游行到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外抗议迫害并悼念刘晓波,并要求中国政府还刘晓波遗孀刘霞自由。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7月13日病逝,周三(30日)是他逝世的第49天,也就是中国传统俗称的“尾七”。香港支联会以及多个政党当天游行到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他们在中联办外为刘晓波默哀,同时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目前仍然不知所踪的刘晓波遗孀刘霞,并声援其他在中国参与悼念刘晓波活动而被捕的人士。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更戴上刘霞的面具。他说,刘晓波已经逝世、被迫火化甚至连一个灵位都没有,但中共仍然惧怕刘晓波。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则读出声明,她说中国传统的“尾七”预示在这天之后对逝者的哀悼就要结束,但她强调哀伤可以放下,但对公义的追求不能停止。她又说,刘霞已经被软禁将近7年,但当局对她的严密监控在刘晓波死后仍没停止。

邹幸彤:

“(刘霞)到现在无法自由地与家人、与朋友及外界联络,我们仅有的讯息就是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发布在YouTube这个中国被禁网站上的一些片段……刘霞一直都清楚表示,她想要离开这个不自由的国度,刘晓波先生生前的意愿也是和刘霞一起出国。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监控刘霞,尊重和保障她的行动自由、通讯自由和出国的权利。”

她又提到,中国大陆目前有刘晓波的支持者因参与悼念活动而被捕,当中他们特别关注诗人“浪子”吴明良、以及参与广东新会海祭的马强。吴明良曾经在香港《明报》发表纪念诗以及协助编辑刘晓波的诗集,而被当局以“非法经营”为由拘留。

邹幸彤说,刘晓波死亡一事疑点重重,中国政府对此也没有任何交待,她呼吁国际人权机构介入调查。

游行人士在离开前,在中联办门牌上贴上印有刘霞相片的“寻人啓事”。

特约记者王四维 责编:吴晶 网编:郭度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