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日上午9点,“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开幕式在马尔默市政府会议厅举行,整个仪式围绕着一个主题展开——献给刘晓波博士,瑞典笔会会长伊丽莎白-奥斯布林克、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共同主持,奥斯布林克女士致开幕辞中表示:“我们将本次会议献给刘晓波和他的理想,这崇高的理想把我们紧密地联系起来了。”廖天琪女士致欢迎辞时谈到:“中国政府将笔会会员看成是国家的敌人。革命正在吞噬自己的孩子。中国人民面对着一个极为残酷野蛮的政权,中国大地一片荒芜。然而,身处荒原,不论有没有敌人,有没有仇恨,我们不会停止去为国内的同仁们争取本当属于他们的言论自由的天赋人权。”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博士演讲时指出:我们有敌人和仇恨,它们是集权统治制度和集权统治政权,我们用手中的笔与之斗争,用文学平台宣传和传播自由人权民主精神,要坚持不懈!瑞典前国会议员约然-林德布劳德、日本前众议院副议长牧野圣修、维吾尔笔会会长哈米特彦-哈姆拉耶夫分别作了演讲。紧接着进行了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写作勇气奖”,身陷囹圄的作家胡石根先生,狱中伊朗女诗人马赫瓦什-萨比特女士。

29日下午,会议转至市政府档案馆继续进行。首先进行了“中国文学与极权主义审查”研讨,斯德哥尔摩大学汉学家史婀迷教授主持了专题讨论,演讲人马建、蔡楚、周勍和慕容雪村。慕容雪村谈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及中国审查制度的淫威,严酷限制了中国人文学创作。蔡楚回顾了“文革”时期参与两个地下文学群落的悲催经历。周勍讲述到因为写作入狱,遭致从活人到死人——饱尝了“活死人”经历。马建用亲身经历讲述了“文学与流亡处境——当流亡成为现实之后,文学如何作为作家的根基。”

由记者铁木主持了“藏蒙文艺,及香港问题”专题,演讲者是席海明、傅正明、蔡咏梅和宝音图。傅正明先生介绍了数位藏人诗人的文学之路故事。席海明谈了“殖民统治下没有蒙古文学前途”。蔡咏梅介绍了香港民主社会的秩序和环境呈崩塌现况。

晚上,在马尔默图书馆举行了公开演讲会,希林-伊巴迪、马建、塔里克-古纳赛尔、多鲁坤-阚白尔。

30日上午,由考古学家和翻译家、自由亚洲电台前维吾尔语部主任多鲁坤-阚白尔博士主持了“维吾尔文学艺术史”专题讨论,有世界维吾尔大会秘书长艾沙-多力坤、小说家瑟云菊尔-贾尼希福等。多鲁坤介绍了维吾尔民族苦难的两个特殊的“二”,其一是维吾尔民族经历了“两次文盲化”摧残,1962年维吾尔语的文字书写改变,维吾尔语文字原来是由“阿拉伯语+波斯语”,这场文字“政府令”,完全变更成“拉丁字母(按汉语说法拼音字母)”,这一变更,成了维吾尔民族文化“海啸”式灾难,遭致整个民族的“文盲化”;1982年,中央政府的再次命令,恢复1962年前的语言书写方式,维吾尔民族再一次遭遇“地震式”摧毁,再一次遭致了“文盲化”。其二,中共政府建政以来,维吾尔族的知识界遭到了“双重”迫害,除了“五七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以外,还要遭遇“少数民族”政策的歧视和压制。多力坤的发言谈到,“911”前视我们为“分裂主义分子”,“911”以后侮辱我们是“恐怖分子”,时下,中国政府的黑手伸向海外。多力坤介绍了今年7月他被意大利警察带走调查的经历。瑟云菊尔-贾尼希福女作家讲述了自己的苦难经历,1963年大学毕业前一年被捕入狱,以“反革命”罪判刑3年,当年她才23岁,一个青年知识女性当她背负了“牢狱”经历后,这样的遭遇大家都知道,她的人生前途彻底丧尽。她出国居住在澳大利亚后,写下了一生经历——沉浸在泪水中的国度。

接着还进行了“作家争取和平,语言权利和翻译”,“土耳其和阿塞拜疆问题”,“国际救助狱中作家和流离失所作家活动”等专题。几天来的会议气氛非常好,与会者们认真的倾听演讲,积极参与讨论。国际笔会副会长乔安尼女士特别指出,马尔默四笔会平台开创了一种笔会活动的新模式。

(潘永忠供稿)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1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2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3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4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5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6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7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8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9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简报10

转载自潘永忠脸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