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届台湾总统选举投票即将到来(2012年1月14日),在始终胶着缠斗的两大政党之中,民进党的声望好像已经由盛转衰,双方民调差距已经落在误差范围之外,国民党再执政4年大概没有问题了。

民进党势头的下滑应当与最近几次危机的处理不当有一定的关系。本来在选举期间,两党激烈攻扞属于常见,彼此中伤抹黑在所难免,特别是台湾选举,对立激烈热度又高,竞争紧要关头,造谣杜撰揭私爆料,甚至伪证收买栽赃陷害,也是屡有所闻见怪不怪。对于这些招数,当事者如果应对得当处置适宜,可以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甚至借力使力痛击对方,但是如果不知进退一味蛮干,就会引火上身自陷罗网。民进党最近就是犯了这种错误,面对危机不思急救,反而以拖待变,连连失误,结果造成社会观感失分太多,以至拖累大选前景堪虞。

比如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苏嘉全,被人爆出在任屏东县长期间违法占用农地兴建豪宅,此事引起全社会的轰动,不仅暴露了利用职权违法乱纪,而且与民进党自我标榜的平民形象严重不符。苏嘉全开始装聋作傻,一再否认,声称当初不知违法占地,而且并非豪宅只是普通农舍。但是后来照片录像纷纷公开,民众眼中看到的是明显的违法占地和豪华的欧式洋楼,舆情随之哗然,民众议论纷纷,连民进党内部也看不下去,很多人要求采取行动包伤止血。在数日拖延之后,苏嘉全公开出来道歉赔罪,但是仍然不能平息众议,苏家豪宅甚至成了新的景点,游客路人争而窥之。最终苏嘉全断臂求生,宣布无偿捐出豪宅用作社会公益,这才了断此事,但是对于民进党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又比如民进党推出的宣传海报——水果价格月历,本来是用以批判国民党执政期间的水果政策失误,导致价格暴跌果贱伤农,辛苦一年分文不得。但是在这个月历的柿子部分,引用了错误的价格(两元一斤)和错误的照片(进口品种),结果月历推出以后,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和果农的极大不满。柿子时价实际为几十元一斤,但是收购商家现在根据月历的价格进货,果农无端受损,群情汹汹如潮,一向自称代表农民的民进党在农业区的声望出现下滑,农民的铁票开始松动。面对这场危机,总统候选人蔡英文竟然浑然不觉无动于衷,只是在记者的追问下,才轻描淡写地说,照片用错了,有点遗憾啦。但是后来柿子风暴愈演愈烈,南部果农甚至准备携家带口北上台北民进党总部,起灶铺床安营扎寨准备长期抗议,蔡英文这才感到大事不妙,不得已举行专门记者会,就柿子事件引咎自责正式道歉。事后党内有人呛声,浪费了这么多天,党中央道个歉就这么难吗?

再比如最近爆发的宇昌公司案显示,蔡英文在扁政府时期即将离任行政院副院长时,批准以极密方式拨款投资生化科技,蔡英文卸任以后,将此投资转到本人家族公司,并且自己担任董事长,此后又多次要求政府追加投资,此举违背卸任政府官员回避条款,并且涉嫌利用公款谋取家族利益。尽管消息披露引起轩然大波,蔡英文仍然使用老神在在,极力否认并且反诬对方陷害,不过随着细节的明朗,事情的发展可能更加不利,蔡英文如果不能当机立断和盘托出,仍然虚与委蛇推脱敷衍,此案可能就像2000年宋楚瑜的兴票案一样,成为压垮蔡英文的最后一根稻草。

民进党的这类危机处置失误,其它政党通常也难以避免,不过对于民进党来说似乎更为常见,这与该党的民粹主义倾向有很大关系。民进党在建党之始,处在高压独裁体制下,代表下层平民与上层政府抗争,成功地推动了台湾的民主转型。由此产生了一种民粹主义心态,平民利益优先,平民永远正确,而且只有民进党代表平民,只有民进党热爱台湾,凡是与己不同的意见,就是不爱这块土地,就是出卖台湾人民。拒绝接受批评,更不能承认错误,一旦受到批判或者挫折,便生强烈的报复心理。还把与国民党的竞争,说成是平民对抗精英的斗争,挑动族群分裂,操弄地域差别,继续支持和鼓励平民的街头暴力行为(比如聚众鼓噪,围攻抗议,街头破坏,语言暴力等等,为此民进党又被称为草莽党或暴力党)。民粹主义在早期政治运动中能够集结下层平民的力量,有助于实现国家的民主转型和推动社会的进步,但是在民主化基本实现以后,一个政党如果仍然崇尚民粹主义,就无法变身为一个理性的现代政党,不能适应新的环境,也就难免频出政治上的错误,特别是在选民越来越理性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在上面提到的几次危机中,民进党延误时间,迟迟不肯道歉,以至造成不良后果,就是负隅到底死不认错的民粹特质的表现。

蔡英文在2008年当选为民进党主席以后,因为其清新理性廉洁干净,属于文官出身的专业人才,与民进党的渊源很浅,很多人希望蔡英文能够把民进党改造革新,成为一个民主时代的理性文明政党,蔡英文上台之初,也确曾呼吁民进党今后要理性问政和文明行事,但是几年下来证明,“不是蔡英文改造了民进党,而是民进党改造了蔡英文”,民进党原来的民粹主义思想依旧,仍然喜欢街头路线打打杀杀,蛮横任性无理纠缠,而蔡英文则改变了许多,更加强词狡辩,更多言行不一,甚至成了“暴力小英”。有两个原因促成了蔡英文的变化,第一是蔡英文不属于任何派系,没有自己的班底,上任之后完全依赖一帮民进党的老臣和基层骨干,而这些老臣和骨干全是典型的民进党人,蔡英文党内辈分和资历很浅,根本无法改变民进党的政党文化,反倒处处受到这些人的影响和操纵。第二是蔡英文自身潜在意识的有些方面,实际上是和民进党的某些特质非常相通的,比如狡言强辩攻击好斗,意识形态至上,谋事不择手段,特别是不容批评死不认错,与民进党的民粹主义作风不谋而合。因此在进入民进党以后,特别是担任主席以后,蔡英文性格的这些方面遇到适当的环境,更加发展膨胀起来,变得益发唯我独尊目中无人。

在台湾目前这样激烈的选举中,稍一不慎满盘被动,不犯错误就是胜利,马英九一向清廉自持戒贪防弊,慎重持国谦卑做人,因此没有落下很多的把柄,而民进党本来希望利用政绩不佳把国民党拉下台来,但是最近连犯错误失分不少,形象直直下跌,胜选看来已经没有多大希望了。如果马英九再能执政4年,两岸关系和台湾经济还会继续平稳发展,相信也是全球华人和国际社会所乐见的。而在这未来的4年中,随着民众理性意识的提高和判断力的增强,民进党如果不改变或者收敛一下民粹主义作风和草莽流寇习气,下一次大选可能还不能翻身,除非国民党再次出现分裂。

2011年12月11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