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理想主义的代表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最近在会见记者时,对于她是否出任2012年大选的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或者如果奥巴马能够连任,是否继续担任下一届国务卿,明确作出了表示——–明年一月本届国务卿任职期满后将会正式退休,结束公职生涯,回归山林隐居,如果此事属实,那就意味着几乎在一个时代以来影响着美国政坛的克林顿家族,将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希拉里最初名声鹊起之时,多是一些负面的报道,给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比如学生时代就有太强的政治野心,结识男朋友也希望对方须有将来要当总统的人生规划,为此还甩了几任男友,直到遇见克林顿为止。在成为第一夫人之初,不能依照惯例做一个低调本分,专注慈善公益事业的总统夫人,反而强势参政,企图主导政府健康保险改革,结果引起朝野各界的非议,改革最后也宣告失败,被迫灰头土脸地退回白宫去扮演传统的角色。尤其是克林顿桃色丑闻东窗事发以后,尽管遭受了重大打击,希拉里最终没有听从亲戚朋友的离婚建议,而是选择了原谅克林顿,很多人觉得女权主义者希拉里在道德问题上太容易妥协,实际上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治前途。

但是这一切在希拉里2009年担任美国国务卿以后发生了变化。以一介女流,在一个动荡不安和充满矛盾的世界里出任艰巨,主管全球最大国家的外交事务,希拉里以异常勤奋(有人称为“工作狂”)的热情投入,对于各项外交政策细节的事必躬亲,以及强势有力的领导作风,迅速地成为一位精明能干令人敬畏的国务卿。她不辞辛苦奔走全球,纵横捭阖折冲撙节,捍卫了国家的利益,维护了美国的形象,加强了盟邦的团结,遏制了恐怖主义,在欧洲,亚洲,中东,北非等各个地区都有守有为,成就不凡有目共睹,个人的声望因此也由黑转红,连续几年被评为最受敬佩的女性和满意度最高的政治人物(甚至高于总统奥巴马),比如最近(2012年初)的一份美国民调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高达60%,是美国所有政治人物中得分最高的,其次是奥巴马54%,国防部长盖茨52%,副总统拜登46%.

尤其令人注目的是,在一个物欲横流只讲实惠的时代(经济发展和民生福祉压倒一切,国际关系强调互通利益彼此交易),在一个利益取向似乎代替价值取向,忽视原则不重是非的世界,在一个西方陷入危机人们开始怀疑传统立国原则的背景下,希拉里仍然秉持基本的理念和信仰,高举道义大旗,大声振呼人权,奔走世界各地,宣扬普世价值,伸张社会正义,严厉批判独裁专制,支持各国政治改革,重塑了美国的自由世界核心和道义领袖地位,推动了全球的民主浪潮和自决运动,给广大受到专制奴役的人民带来了希望,其对人权的关注超过了近年来的历届前任,从这个方面来讲,希拉里可以说是继承了民主党的理想主义传统,接过了威尔逊(“十四点”),罗斯福(“四大自由”),肯尼迪(“和平队”),卡特(“人权外交”)等民主党总统的薪火,而成为当今自由世界的象征性的旗手。

北非发生茉莉花革命以后,希拉里积极奔走于亚非欧各洲,亲上前线访问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国,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抓住阿拉伯之春的机会进行社会改革,“六十多年来,来自中东、北非等地街道和广场为自由和尊严的呐喊声不绝于耳,而2011年,一些为了自己信仰而演讲、创作或和平倡议的知识分子则被监禁,至今仍在备受煎熬”,“突尼斯已经率先开始了变革,为当地人带来希望并且证明,伊斯兰政治和民主能够相容,并无冲突”,“美国将同那些维护人权、反对镇压的人们站在一起,并向他们提供支持,共同努力营造更加民主和平的世界”。

希拉里在2010年年初发表了堪与丘吉尔“铁幕演说”齐名的“信息屏幕演说”,指责独裁国家封锁互联网络,禁止人民接触外部世界,“一种新型的信息屏幕政策正在全世界蔓延”,包括中国在内的少数国家实施了严厉的互联网络审查,网络世界出现了新的“柏林墙”,人们将这次演讲称之为希拉里的“铁幕演说”。2011年2月,希拉里再次就此议题发表了历史性的演讲,强调互联网络自由与普世人权紧密相连,信息自由是新世纪网络世界的通行规则,“自由表达、自由联接和无权干涉”是互联网自由价值观的三大支柱,任何企图封锁互联络的政府,都是违背历史潮流,注定徒劳无益的。

希拉里国务卿生涯中最出色的一幕,可能就是最近前往缅甸,会见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了。那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是自1955年以来美国国务卿的第一次进入缅甸,两人的会见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世界各报都给予了头版大幅报道。这次会面代表了全球人权运动的一大胜利,展现了国际社会的长期努力所取得的巨大成果,缅甸的民主化也令全世界的进步人士激动鼓舞。那一刻,希拉里不仅是代表美国,而是代表整个国际社会,向这位遭受软禁二十余年的,当今全球头号政治犯致上最高的敬意,对表示要进民主改革并允诺举行大选的缅甸军政府表示公开的赞许,这是何等的光耀崇尚,国务卿希拉里实在是众望所归独有荣焉。(当世界最有权势的女人会见世界最为著名的政治犯时,希拉里显得更为激动一些—–‘thrilled’—–因为昂山素季是她心目中的传奇英雄)

而对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专制巨人,这个正在假借所谓“中国模式”畸形崛起,威胁世界和平的邪恶帝国,希拉里更是嫉恶如仇不假颜色,甚至不顾双方巨额经贸往来和彼此间的国际事务合作关系,屡次公开痛斥中国政府侵害人权。在刘晓波获奖以后,希拉里就立即敦促北京尽快释放刘晓波。她在一份声明中称赞刘晓波“不懈地争取中国人民的自由和人权以及中国和平的政治变革”,并说“政府应该承认像刘晓波这样的公民所起到的建设性的作用”,“压制人权的政府迟早是要垮台的”。在2011年国际人权日,希拉里再次呼吁中国政府释放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我们呼吁每个政府立即和无条件地(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释放所有政治犯,包括伊朗牧师纳达克哈尼,越南天主教神父阮文黎和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对这个红色恐龙的沉重一击出现在2011年5月,当时希拉里在接见记者谈到中国时说,“我们并不因为中国人权纪录恶化就拒绝与其打交道——–他们试图阻止历史,这是‘a fool’s errand‘,他们办不到,但是他们尽可能要坚持长久一些”,“压制人权的中共体制,迟早是会垮台的”,如此尖锐的公开指责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特别是用了’a fool‘s errand’一词),让正在做春秋大梦的中共在国际上颜面扫地狼狈不堪,因此引起了党国极大的愤怒和歇斯底里,痛斥希拉里的讲话是对于一个有尊严的主权大国的公开侮辱,是严重的外交失礼,与其美国最高外交官的身份完全不相符,“希拉里在辱没自己的国务卿之尊,她应当向中国人民道歉”。中共控制下的媒体也同声讨伐希拉里,指控她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的轻慢态度足以简直令人震惊,“美国官员过去只是批评中国,现在开始斥责甚至辱骂中国了”。内心充满浩然正气,信念坚定大义凛然,希拉里在与独裁国家打交道时表现出来的轻蔑和勇气,简直不输当年拒绝与周恩来握手的杜勒斯国务卿,难怪中共舆论对其恨之入骨,破口大骂希拉里为“国际大泼妇”,“疯狂老女人”。

希拉里的下一个外交成就可能就在前面,如果发展顺利,或许更加引人注目,那就是一直困惑远东地区的朝鲜问题。最近朝鲜和美国几乎同时发布双方第三次高级别对话结果——朝鲜外务省表示,朝方决定暂时中断核试验、远程导弹试射和铀浓缩活动,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作为条件,美国则宣布同意向朝鲜提供24万吨营养食品,并会努力提供更多的粮食。希拉里随后发表声明指出,朝鲜暂停核活动是朝着和平路径的正确方向迈出的第一小步,同时也提醒我们周边的世界正在发生改变。希拉里并且透露,在金正日过世的第二天,美国就开始了与朝鲜新领导人的试探性接触,“我们希望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新领导人通过遵守朝鲜的承诺、改善与邻国关系、尊重人民权利而选择将国家引入和平之路。美国准备帮助朝鲜人民,敦促新领导人与国际社会合作,以迎接朝鲜半岛和平、繁荣和持久和平的新时代”。朝鲜是个封闭国家,目前尚不得知新领导的政治动向,有人认為在西方接受过教育的金正恩,可能会另起炉灶,推动內政外交的一系列改革,將北韩帶出遭遇制裁孤立的困境,也推动朝鮮半島局勢的根本变化。如果那样的话,这次在希拉里主导下的美朝善意互动应当就是一个开端(最近朝鲜宣布发射卫星又让外人感到吃惊,不过金正恩将来的政治动向仍然有待观察)。

美国实行总统制,总统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和军队统帅,总揽一切指导全局,其他阁员部长只是助手而已,所以一般国务卿都在总统权力的荫影之下,鲜有较大作为,难得历史留名,是故在六十多位国务卿中,吾人记得住的,也可能只有起草“门罗宣言”的亚当斯,发布“门户开放政策”的海约翰,宣布“不承认主义”的史汀生,制定“马歇尔计划”的马歇尔,和推动“缓和外交”的基辛格等寥寥数人,希拉里虽然尚不能与这些名声显赫的前辈同列庙堂之上,但是力倡人权外交,重振了美国的道义领袖地位,唤起了国际社会的良知,推动了当今世界各国的民主运动,成绩卓著有目共睹,也可以算是历任国务卿中的出类拔萃之辈了。

2012年03月31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