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7月,我因为“中国民主党”案被关押。期间,我数次被带往老东岳杭州公安局五处(预审处)提审。针锋相对的唇枪舌剑经常发生。其中有一段对话,至今想来感慨良多。

那天,在经历了一番攻防战后,场面呈现胶着状态。突然,那个陈姓公安提了一个不作记录的问题:“你们中国民主党如果上台的话,我们共产党就成了伪党,就要被你们镇压了?”我当即对他说:“看来你对民主理念非常无知。民主社会不是排斥而是包容。二战后美国一度出现的麦卡锡主义,成为美国社会一段不断反省和检讨的历史。请你看看东欧和前苏联吧。有几个共产党人因为参加共产党而遭到镇压?叶利钦本人还曾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你们年纪还轻,只要不出卖良心、不为非作歹,到了民主社会还不是靠本事吃饭。只要你有能力,发展的机会更多。”

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和我健康状况的恶化(在关押处晕厥),不久我就被释放回家“监视居住”了。王炳章先生来电慰问。我向他提到了这件事,并对他说,恐怕持有这种冷战思维的人在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中不在少数。这种几十年欺骗、灌输所造成的愚昧僵化观念,已经成为在中国推行民主政治的障碍。王先生也有同感。

几十年来,当局出于那狭隘的目的,一直称自己是“人民的大救星”,封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屠杀、迫害了许多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份子和持不同政见者──“右派份子”、“反革命份子”──后,它更剥夺了全体人民“知”的权利。从孩子刚懂事起,它就灌输“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全人类等待我们去解放”、“如果资本主义复辟,人民就要人头落地、重吃二遍苦了”。陈姓公安显然是这种欺骗宣传的牺牲品(我想他可能也是心知肚明的)。

国门洞开,讯息难阻。几十年的残酷现实唤醒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良知。人民终于发现自己被欺骗、被愚弄了;愤慨之余,环视世界,发现“我们的朋友”并不“遍天下”,而只是为几个无赖、流氓小国张目;发现现代民主社会已经成为世界的“大气候”(邓小平语)。可是,谁对昨天的欺骗行为负责?那些既得利益者什么荒唐事都敢做,但是什么责任都不敢承担。于是,文过饰非,把责任推给“四人帮”、推给权力角逐的失势者,自己乾干净净。

大凡专制独裁者,都追求自我的一时之逞。他们没有良心、没有勇气、没有历史责任感,为了自己或寡头政权的利益,不惜驱民于水火。“在我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路易15就是一个明证。那种欺骗只不过是狙公之术。利益驱动下的喽啰或许暂时会从恶如流,一旦人亡政息,也会对主子抛之如敝履:当年高喊“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东西在哪里?苏联“用特殊材料制作”的东西在哪里?也不过是一哄而跑,作鸟兽散罢了。

唯有民主社会会容忍、会容人所不能容者。美国政坛最近的风波给中国人民上了一堂生动的民主教育课。领袖不是从火星上下来的十全十美的完人。他们也是普通人,会犯和普通人同样的错误。既然如此,对他们不加强监督行吗?民主社会容忍了生活不检点的、权倾一时的克林顿,也同样容忍了“妩媚惑主”、无权无势的莱文斯基。

冷战思维是见不得太阳的东西。1970年马丁.路德.金遇害后,从不干涉别国内政的中国政府发表了著名的“5.20”声明。中国人民真的以为美国黑人都被三K党虐杀了。殊不料1972年尼克森稀里糊涂地带来一支黑人篮球队,完了还没有一个黑人要求在“世界革命的中心”得到政治庇护,谎言不攻自破。到了今天,我们的报纸还在宣传,美国的人权有什么、什么问题;相形之下,中国的人权虽有问题,却要好得多。细心的中国人又要问了,写进宪法的那个邓小平,当年不是说“中国没有人权问题”吗?!死了那么几年,中国怎么冒出人权问题来了呢?看来,又有人在说谎了。

(1999.3.25)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