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抗,2017-7-14

殉道者的名字躺着离去
腾出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
一间顶部开敞的房间
一口看不到底的井

没有人听说过井里的名字
如果二十岁没听见过
就再也听不见,也听不懂
那是震耳欲聋的静音

那个没有敌人的人走了
那个被当作敌人的人走了
他已经化成烟,飘出井口
不用再为那个名字担心

他成功地从太平洋非法越境
到达那把空的椅子
井底会出现下一个名字
连一把椅子也没有的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