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明:自由写作奖答谢词

Share on Google+

欣闻获得2013年度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本人深感荣幸。并借此机会向独立中文笔会的同人和理事会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在1980年代,主要从事学术组织、函授教育以及经营开发活动。虽然有写作的兴趣和能力,但苦于没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其中。是“六四”的枪声和坦克的轰鸣,使我走上了写作的艰辛之路。

由于我在监狱中采取了一系列的绝食和其他斗争方式,以及当时国际社会强有力的支持,我在服刑期间获得了自由阅读的权力,并撰写了许多写作计划和写作大纲,还在秦城监狱期间撰写了一部二十万字的著作。幸运的是,由于我的保外就医是中美两国政府商定的事,事关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在我出狱的时候,监狱当局不敢检查我的东西,生怕我节外生枝,我得以将在监狱中写的每一片纸带出。

两次保外就医在家软禁期间,我开始按照在狱中拟定的写作计划从事写作,并开始用笔名发表文章。

2002年刑满释放后,国保在我家对面购了200平方米的大房子,作为监视用房。只要我一出门,国保的汽车、摩托车就全程跟踪。这重高强度的监控和干扰,使得我无法从事其他事业,只能坐在家里当一名职业作家。

这样持续不断的写下去,不知不觉已经写了五六百万字的作品(2010年以前的部分已结集为《陈子明文集》十二卷,香港世界华文传媒出版机构出版)。这些作品小部分是用本名在海外媒体上发表的,大部分是用笔名在国内媒体上发表的。个别敢于用本名发表我的文章的纸媒,后来都被官方封闭了。编辑们给我起了五花八门的化名,其中一个化名叫陈吕蒙,因为三国名将吕蒙字子明,用这种曲折的方法来蒙骗历史知识不多的新闻监督官员。

对于一名独立作家来说,光有阅读自由、写作自由是不够的,他们像禾苗需要阳光照射一样需要出版自由。有没有出版自由,是辨别一个国家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的首要标志。俄罗斯虽然有大选,但反对派无法平等地利用电视、报纸等媒体来宣传自己,所以它没有充分的出版自由,就不配称为一个民主国家,只能算是一个半专制国家。独立作家要为中国的宪政民主而奋斗,首要的目标就是实现充分的出版自由。

我还有许多写作计划没有完成。但不幸的是,我现在被最凶险的癌症缠身。我现在的愿望就是,战胜癌症,使我得以完成写作计划。请朋友们为我祝福和祈祷。

最后,再次向颁给我自由写作奖的独立中文笔会表示感谢。

阅读次数:12,5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