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爱国”已经是一种时髦,可是“爱”到如此“无条件”、如此“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如此“纯”,真让人为其精神状态担忧呢。

“你看,我使用的打印机和电脑是联想的,空调是格力的,电视机是海信的。冰箱是海尔的,楼下的汽车是红旗,” 在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林治波指着自己办公室的各种电器,又晃了晃自己的酷派手机,“你看我屋里,哪有一件日货?我是一个从内心里爱国的人,我呼吁别人抵制日货,首先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国货”林治波:一个无条件爱国者》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万佳欢2014-09-18 13:54)

都知道“爱国”已经是一种时髦,可是“爱”到如此“无条件”、如此“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如此“纯”,真让人为其精神状态担忧呢。

如网友所言:“他不问问,手机、电脑、汽车都是谁发明的,都是洋鬼子呀,应该坐驴车,用毛笔,信息则用烽火传递。”

其实,也不用追问到这番极端的地步。只要打开他那些联想的打印机和电脑、格力的空调、海信的电视机、海尔的冰箱、红旗的汽车和酷派手机看看:难道没有一只发动机、机芯和芯片沾洋字的?做得到吗?沾了怎么办,统统砸了?

“爱国”“爱”到如此“纯”的地步,那非但不能用洋货,应该连带有洋味的空气也不能吸入、带有洋味的水也不能沾到身上吧?可是,从洋外吹过来的风包围着你了、从洋外飘过来的云朵落下了的雨水淋在你的身上了,你怎么办?为了“爱国”,宁憋死自己、甚至灭了自己带有洋味的身体?

这已经不是通常的和正常的爱国感情了,这是一个走进了牛角尖的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了。

在当今的市场经济环境里,科技含量越高的商品,就越不可能是什么纯粹的本土的,可以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这位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如若不信,可请到即使是目前世界上最关闭自守的那个地方去看看:连那里都做不到什么商品都是纯粹的本土、不沾洋字的。

不要说在实行了市场经济的今天,就是在中国曾经关闭自守的往日里,那个“伟大领袖的夫人”、中央文革负责人,是以“爱国”和最猛力地反对“崇洋媚外”而闻名的。请这位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去查一查:就这么样的她,可曾少用过沾洋字的玩意儿了吗?

假如有这么一个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生活在我们的社会的某个角落里,不妨碍他人偏偏要这么做,那也无关紧要,他爱怎么就怎么去吧。而可怕的是:这么一个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竟然被任命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为人师表,首先要执行好国家的宪法、法律和中央的精神。精神偏执的“纯爱国”者的作为,怎能与国家的宪法、法律和中央的精神对得上号?

我真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莘莘学子们担忧。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