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一支黄色的香蕉

Share on Google+

穿过欲望之夜,我的身体渐渐肿胀成了大象。

“你怎么越来越像一只大象了?”枕头边的女朋友说。
“是吗?”我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她的身体是那么丰满而修长,让人看见,立刻就心生荡漾。但很快,我发现她的身体变成了一支黄色的香蕉。我再也听不见她说话的声音了。

“我变成了一只大象。”在镜子面前,我终于认清了自己。蒲扇一样的耳朵里,听见的都是洪水一样欲望的声音。我立刻感到惶恐,本来想去思考这一切的缘由,但很快,心里想的便都成了食物。

“巨大的饥饿!”“太饿了!”“这饥饿仿佛黑洞一般!”于是,我四处寻找香蕉,不管是黄色的香蕉,还是绿色的香蕉,我都用长长的欲望的鼻子把她们很快地递到脸盆一样大的口中。也没吃出什么味道,就进入了那长长欲望的食道。

我再也听不见内心的声音,只有饥饿在驱使着我把一只只香蕉扔进那无尽欲望的虚无之中。

“你在想些什么?”女朋友把我推醒:“你做梦了吧?”“我们能聊一聊么?”“我觉得你从来没听我说过话。”
我从惊讶里醒来。我摸着自己的鼻子:“原来自己并不是大象。”
枕头边其实也并没有女朋友。以前的女朋友早就分手了。我几乎快记不清她的模样,也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
“可,刚刚明明有人在对我说话。”我看着枕边床头柜上有一支黄色的香蕉。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卧室里曾经放过一支香蕉。我看一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继续睡吧,或许是梦。”我这样安慰自己。

“你能把我掰开么?”“你能和我多说说话么?”一只黄色的香蕉张开口。仿佛是在梦中。她就在我蒲扇一样的耳边说:“在吃我以前,你可以先掰开我么?”

作为一只大象,我终于听到了她近乎苦苦哀求的声音。我用我笨拙的长鼻子,撕开她黄色的香蕉皮,原来,香蕉是乳白色的。我虽然吃了那么多的香蕉,但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香蕉的心是白的。

“你或许只看见我黄色的,修长丰满的欲望,可你从来没有打算去掰开她,去尝一尝那白色灵魂的内核……”香蕉仿佛在发出撕裂般的声音,又仿佛在哭泣。

我一下子傻了,呆呆地伫立,像一堵墙。作为一只笨拙的大象,我努力想去听她还说了什么,可慢慢地越来越难以听见。

2017年9月24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4,6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