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三十日《华夏快递》上的《余杰印象记》用讽刺、嘲笑的言语评论余杰的生理缺陷——口吃。

作者在该文第一段里说,“文章可以少写一点,第一要务是请下点苦功夫,先把十分严重的口吃毛病改掉!”

也许作者是真的不知道。口吃是一种天生的生理缺陷,而且无药可治。口吃不是象抽烟喝酒吸毒赌博一类的毛病,后天染上,下决心就可以改掉的。一个人有生理缺陷,不仅给他的生理,也给他的心理造成常人难以想像的创伤。

我弟弟也口吃。小时候,他经常因为在学校别的孩子叫他,“结巴,大舌头,”而哭着回家。长大以后,他的口吃稍好些,但着急的时候,还是结巴得厉害。

作者自己也说,“当时我坐在台下面,看着他在台上回答问题时,每一次都是张口结舌,满脸通红,几乎说不出话来的窘迫样子,心里真替他十分难过。”既然已经看到他被这个“毛病”痛苦折磨的情形,怎么忍心再往这位“我一向十分钦佩的年轻学者”的伤口上撒盐呢?作者心里的“十分难过”,有几分是真的呢?

作者说:“像他这样口吃,如何能在海内外各大学和公共场所到处演讲,回答问题?”这点,作者到大可不必担忧。余杰经常受“海内外各大学和公共场所”邀请演讲(包括作者去听讲的文革纪念大会)。世界各地的邀请人不会象作者那样因为余杰的口吃而邀请或不邀请他。几个星期前,美国总统副总统会见余杰,后来香港某大学又在会见消息传出后,单方取消原来去那个大学的邀请,都与他的口吃无关。

如果作者觉得余杰不配有“那样好的文笔,那样敏锐的思想,还有那名满天下的‘北大才子’的桂冠!”,完全可以讲道理、评写作、谈思想,而不是嘲讽余杰的生理缺陷。

请以宽容同情的心善待每个人,无论他(她)有什么大大小小的缺陷或与众不同的地方。特别是在美国,一个对残疾人,少数族裔人如此尊重,人人平等的国家,不要再拿别人的生理缺陷来做文章了。

原载2006 华夏快递 kd060603.

××××××××××××××××××××××××××××××××××××
附: 悲歌的《余杰印象记》

不久前在纽约纪念文革结束三十周年大会上第一次听到余杰演讲和回答问题。休息时又看到他在我的附近为别人签名。当时真想走过去给这位我一向十分钦佩的年轻学者一句忠告:文章可以少写一点,第一要务是请下点苦功夫,先把十分严重的口吃毛病改掉!

注意到他在匆匆给别人签名时表情严肃,似乎并没有一般明星人物在这样场合下那种真也好,假也好的和蔼笑容,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走过去。一来这样说太冒昧, 二来大概说了他也未必会认真对待。毕竟,盛名之下,能听得进一个陌生人的批评意见的人大概不多。

该说的话没有说出来,在回家的路上我总是觉得有些遗憾,而且忍不住一直在想, 上帝就是这样不公平。给了余杰这个年轻人一支犀利非凡的笔的同时,也给了他一个很严重的口吃的毛病。真不知道有没有人认真提醒过他这一点?或者有人提醒过,他又是怎样做出反应的?当时我坐在台下面,看着他在台上回答问题时,每一次都是张口结舌,满脸通红,几乎说不出话来的窘迫样子,心里真替他十分难过。

相比之下,坐在他旁边的王怡就截然不同。大概是兼任传教者的缘故,只见满面红光的他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和余杰的木纳拘谨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以后我要是有时间,很想写一篇“听余杰演讲”的小文。别的不说,只说这一点——像他这样口吃,如何能在海内外各大学和公共场所到处演讲,回答问题?仅仅说这一方面,真的是连一个小学老师的水平都不如。可惜了那样好的文笔,那样敏锐的思想, 还有那名满天下的“北大才子”的桂冠!

但愿下次有机会再听他演讲的时候,会是另一番景象。

□ 寄自美国

刊登在 2006 华夏快递 kd0605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