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先生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

尊敬的各位先生和女士:

杨天水先生12月23日下午15:30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本人(侯文豹)当时与天水先生在一块。我们刚刚在南京市江宁区给郑贻春先生的弟弟郑小春转汇澳洲的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的孙立勇先生的捐款,回到位于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太平花苑的楼下,即被早已守侯在旁边的国保便衣十多人围住。我和他当即被便衣们隔离。三个便衣和一个治安员推搡着我进一辆面包车,随后把我带到江宁开发区的派出所羁押。当时没有任何人向我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

本人在开发区派出所被一位名叫彭崇喜的警察询问进行笔录。在笔录前他们强行拿走了我的身分证和移动电话及钥匙。他们并没主动出示证件,在我的要求下才出示警官证;询问约持续了两个小时,随后把我羁押在一间约15平方的小房间内,两名治安员守在旁边。

他们在晚上7:00左右才向我宣布传唤书。传唤原由是网上文章言辞激烈,也就是在洪哲胜博士所主持的《民主论坛》12月上旬刊发的两篇评论性的文字。他们竟然程序颠倒,先讯问后给传唤通知书。随后他们叫人给我拿了一小份盒饭,约一两劣质米饭配上三、四块豆腐。我吃了几口实在吃不下去。然后他们就都消失了。

期间,我向他们表示抗议:我的腿有关节炎,那个小房间没有取暖设备,钢窗还透风,冰冷的寒风持续地涌进来;我越呆越冷,腿也开始疼痛。他们不予理睬。我要求见律师也不予理睬。持续到约晚上11:30,安徽警方来人。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安徽警方同南京警方协调,才有安徽警方带我到外面住旅馆。12月24日早上安徽警方把我从南京带回,下午三点钟我回到家。

我于11月20日下午由安徽宿州抵达南京江宁。26日天,水先生查出患病。28日,动手术开刀。手术后,他的身体一直比较虚弱。我也就留下来照顾他的饮食。尽管天水先生的身体很虚弱,但他还是坚持写作和帮助许多同道和朋友:赵昕在四川被暴徒群殴至重伤的事件,在狱中的郑贻春先生及张林先生的困境,他也一直特别关注,并和流亡台湾的燕鹏、贵州的陈西、山东的车宏年、北京的李海等朋友发起了《中国警方必须严惩打人凶手──就赵昕遭到暴虐殴打的群体呼吁;12月8日和高智晟律师、燕鹏及陈西等朋友发起了《作家郑贻春狱中亟需经济援助》的紧急呼吁,并在12月上旬给狱中的张林邮寄了冬天穿用的衣物。近一个月里,他先后接待了四川、陕西、山东、浙江、上海等地的10多位朋友,和许多朋友进行友好理性的探讨。他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为浙江丽水的法轮功学员樊中庄寻找代理律师。在很多朋友们的心目中,天水先生一直是一位易于相处、平和理性的朋友。我近期在和他的许多交流当中,较多地探讨了彼此对民运现状的思考。

2005年的12月23日下午,也就是平安夜的前夕,南京警方突然对一位秉持自由、理性的异议知识分子实施刑事拘留,不能不使我们感到极大的愤慨!他已经遭受过十年的牢狱之灾。我们想问也有理由质问南京警方: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对于你们的倒行逆施,我们表示强烈的谴责!强烈的要求南京警方尽快地还杨天水先生以自由!新年就要到了,春节也快要来临了,这本来是中国人居家团聚合家欢娱的时候,南京警方却再次限制了杨天水先生的自由,给他的亲人和朋友制造痛苦和恐惧,是不是企图再一次地制造文字狱?

新年即将到了,我们又想起了因言获罪的师涛、张林及郑贻春等优秀的中国公民。南京警方是不是欲再次冒天下之大不韪,再一次地玩弄早已用烂的无耻伎俩,对杨天水先生进行文字陷害?!请海内、外的主持文明正义的朋友们对杨天水先生表示声援,对南京警方的倒行逆施予以最强烈的谴责!!!

文豹 敬启

0557-4084881

民主通讯
http://www.asiademo.org/gb/news/2005/12/20051224.htm#art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