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一寸自由一寸血

Share on Google+

——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寒冷的冬天总有死亡在哀嚎。2010年的最后一天,浙江异议诗人、作家力虹先生(张建红),英年去世。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六年、服刑三年后因病危而保外就医仅半年,享年52岁。本文关切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残酷迫害;普通异议人士二十多年被忽视的命运。

中国大陆不少人抱有“你批评中共政府,就应该受到迫害”奴性思维定势,所以异议人士不管言行如何温和地呼号自由民主,为弱势群体发言,在大陆的声音总受到封杀。互联网让大批普通异议人士浮上水面,但被逐渐逼退到海外发表文章,这就给当局创造了逮捕异议人士的有利舆论环境,绝大多数普通人因信息不对称而显得冷漠,另一方面当局不惧怕民意压力。而大陆媒体和文化界自律噤口,当局划定的“高压线”,成为他们闭口的托辞。

力虹先生当过知青,参与过“79民主墙”和“89北京民运”,并因后者陷狱两年。中共的公开判决和通缉令,曾让少数民运人士一夜成名,但绝大多数参与者默默无闻,许多人在清贫和孤独中坚守自由信念,力虹即为其中一位。2006年在他当总编的“爱琴海”网站,为“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器官”公开辩护并是民主党党员,网站被封杀成为公众事件,力虹也因此走入公众视野,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力虹早逝无疑是重大悲剧,而这个残酷悲剧却是浙江监狱当局一手制造的。据辩护律师撰文透露,力虹在审判法庭“气宇轩昂,精神抖擞”。但在看守所和监狱关押数月之后,被送进监狱定点医院。坐过牢的人都知悉,犯人不到生命危险程度不会送进监外医院救治,都在监狱内部医务室就医;同为疾患政治犯的严正学先生,在监外医院与力虹相逢,严出狱后撰文披露“力虹生活不能自理,连衣服都不能洗。”我们无法猜测力虹遭受了何等折磨,但折磨摧残了他的肉体却是事实。

力虹坐牢三年始保外就医,朱虞夫探望在重症监护室的力虹,体重只剩下4、50斤。这个时刻,亲属开设的两个民间捐款银行帐号被当局封锁,颇有赶尽杀绝的狠毒。运动官能症造成力虹肌肉严重萎缩,此病因营养不良和运动不足等原因造成。同时监狱方限制家属送食品和书籍,监狱医院救治不力。肉体摧残加上精神迫害,死亡气息笼罩住一个曾经健康的政治犯,力虹的生命在随后几年的监禁中渐渐凋零。这是看不见具体执行人和犯罪情节的一场公开谋杀,但除了亲属和浙江同道眼睁睁看着他在生与死边缘挣扎、捐款呼号之外,集体冷漠加速了力虹的早逝。这是普通中国政治犯的宿命,深深打上自我牺牲烙印。“监狱人性化管理”后被他的一个同道在法庭上赞美,但是人道主义没能庇护力虹。

记住力虹的诗句“一寸自由一寸血”,他不幸践行了他的诺言。为求自由失去生命,在犬儒和功利盛行的时代,力虹等普通知识分子秉持良知,肩扛中国社会底线。

在悼念力虹先生为自由献身的时刻,呼吁大陆文化界、海内外媒体和异议人士,多多关注那些没能制造重大新闻事件、数十年坚守大陆的异议人士。是他们在第一线对抗专制,撬开暗夜之门。

原载《动向》月刊2011年第一期

阅读次数:1,5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