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将于十月十八日召开,与前几届党代会相比,本届中共党代会有三大不同看点。

集权专制的先兆:党主席制、习思想、肉麻吹捧

恢复党主席制,从“总书记”升格为“主席”可能是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最想实现的目标。总书记与常委之间的关系比较平等,以前有称“九龙治水”,意即由“九常委共同治国”。当年为了贯彻邓小平提倡的“集体领导”体制,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称谓从“主席”改为“总书记”,就是要避免毛时代“主席”一言九鼎的历史再度重演。十九大后是仍沿袭总书记制,还是改为主席制;常委人数是维持现状,还是增加或减少,都是衡量习近平是否走向集权专制的风向标。

海内外盛传“习近平思想”将被写入新版党章,《澳洲人报》最近报道:中共要求其八千万党员在十九大前人人拜读“习近平思想”的“经典之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毛时代人人必须阅读的《毛语录》。在亚马逊中文网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被列为最畅销的商品,对该书的评分竟高达四点六分(满分为五分)。当局为给习造势,不惜公然造假,令人匪夷所思。

地方诸侯竞相吹捧习

八月七日,被习近平越级提拔的新任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声称“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实现党长期执政、国家长治久安的科学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该文还说:“我们一定要把习总书记的重要思想作为案头卷、工具书、座右铭,带着感情深入学习,深刻把握其精神实质、思想精髓和核心要义……”。

被习近平“带病提拔”的新任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也立即于次日即八月八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这位被中央办公厅人士讽为“党内一号马屁精”的李诸侯肉麻地吹捧习:“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之所以能够实现伟大的历史性变革,最重要的是有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全党的核心,有习近平总书记理论创新、实践创举、人格感召的引领,这是核心之核心、关键之关键、根本之根本。……(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执着前行。”

习的亲信、新任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九月四日也在《人民日报》撰文,称习近平的讲话精神是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强大思想武器和坚强政治保障!这“四个伟大”与林彪著名的吹捧毛的“四个伟大”是否如出一辙?

以上这些肉麻至极的超级吹捧,自“九一三事件”后已绝迹很久了。读者诸君不妨票选一下:蔡奇、李鸿忠、陈敏尔三人中,谁才是“林副主席”的转世灵童?如果三人难分伯仲叔,那就是“林副主席”的阴魂同时附着在三人身上。当全人类都在追求普世价值、都在步向自由民主社会的今天,只有中国的这些政治吹鼓手还在争先恐后、不遗余力地重拾“林副主席”的牙慧,为中国掉头重走集权专制的老路大造舆论,这种历史大倒退是所有中国人的悲哀。

朝鲜核/导危机

影响十九大的最大外部事件是朝鲜核/导危机“不识时机”地爆发,从不按牌理出牌的金正恩向来就是“大麻烦制造者”。今年五月十四日,中国举办的“一带一路”峰会论坛在北京开幕,当天朝鲜发射了导弹予以“热烈祝贺”。九月三日厦门“金砖五国”峰会召开的当天,朝鲜又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其再次痛打中国脸的意图毫不掩饰。金正恩于九月二十一日发表声明,称特朗普要为在联合国大会演讲中针对朝鲜的妄言付出代价,并誓言朝鲜将采取最强的应对措施。朝鲜外相李勇浩立刻解读说:金正恩可能是指在太平洋地区进行氢弹试验,规模可能空前。如果金正恩于中共十九大召开当天再进行一次核试验或发射导弹,届时习近平和中共的尴尬和窘况可想而知;如果十九大期间朝鲜半岛爆发冲突或美韩发动对金正恩的“斩首行动”,对十九大也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习近平与特朗普分别于九月十二日和十八日举行了电话会商,一周内两次通话很不寻常。中国官方在报道习特第二次通话时,没有按惯例重复“中方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冲突”等陈词滥调,或说明中国已放弃了对朝鲜的最后一层保护;白宫就习特第二次通话发表的声明称:双方承诺“通过强力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更大限度地施压北韩”。特朗普九月二十一日中午说:“我很骄傲地告诉你们,正如你们几分钟前可能已经听到的,中国央行已经告诉他们的其他银行,一个很庞大的银行体系,立即停止与朝鲜交易。我要再一次地感谢中国的习主席,(他使中国)今天做出如此强硬的举动。我们并没有预料到,而我们很感谢。”当日下午特朗普又感谢习近平一次,并说习近平“今天做了伟大的事”。一向桀骜不驯的特朗普多次高抬习近平,说明中国对美国的对朝立场作出了妥协退让,这将有利于阻止还是促使朝鲜半岛爆发冲突?谜底不久就会揭晓。

展望未来

五年后,中共将召开二十大,而“二十大”在国际共运史上是一个超敏感词。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所作的反对斯大林个人独裁专制的秘密报告,是国际共运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历史拐点,是国际共运开始出现大混乱、开始走下坡路的源头。对中共而言,“二十大”是不是一个诅咒?中共召开二十大时还是不是执政党?如果二十大时中共仍是执政党,中共会不会在那时被迫启动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些问题现在谁也无法断言。

争鸣2017.10

By editor